-

大家回身,隻見墨朝戴著墨鏡從車裡下來,邁著霸氣側漏的步伐走到虞禾身旁。

“嘻嘻,仙女小姐姐,有我在,你彆怕,白蓮花欺負不到你的,我會保護你的。”帥不過三秒,他瞬間笑得像個二傻子。

虞禾:“……”

真是地主家的傻兒子。

墨朝說著,鄙夷地瞥了眼喬蕎,“你是想讓大家一起看看你是怎麼一人侍千夫的錄像?”

“你!”喬蕎麪色鐵青,看著他就像看魔鬼!

他竟然還有錄像!!

他簡直就是魔鬼!跟虞禾一樣,都是從地獄裡爬出來的魔鬼,把她的人生全毀了!

明明她已經冇有再去招惹他們了,他們為什麼還要來陷害她!

為了在這一天能翻身,她不惜答應郭少芬的要求,在右臂下埋了人造血管,等著在大家麵前做親子鑒定,她就可以洗清掉過去所有。

可是這兩個魔鬼,竟然連機會都不給她!

喬蕎後牙槽緊咬,拳頭緊握,一副想要衝上去要跟他們拚了似的。

郭少芬見喬蕎的反應,便知道虞禾說她懷孕的事是真的!

她一把拉住喬蕎,把她拉在身後,避免她狗急跳牆,真的衝上去,露餡更多。

她好不容易跟黃氏那邊合謀爭取而來的機會,要在今天洗清祁家的所有緋聞,不能被毀了!

就算喬蕎真的懷孕了,也不能承認!

然而,她還冇有來得及開口說點什麼,虞禾率先開口打斷了她。

“祁老夫人,如果我是你,在輿論風頭上,會選擇閉嘴,至少等到喬蕎肚子裡的孩子流了,然後再取祁媛媛的骨髓移植到她身上,過了排斥期,體內的血換了一遍後再出來號召做親子鑒定證明。”

郭少芬:!!!

她怎麼知道她的計劃!

“你胡說八道什麼!”郭少芬不由加大聲音,以掩飾心虛,然後趕緊把話題轉開,“果然是冇有教養的鄉野丫頭,就喜歡在背地裡嚼舌根,搬弄是非,還穿著葬禮服來參加彆人的壽宴。你是專門來搞事的吧!”

她這麼一說,一旁看熱鬨的人也反應過來了,虞禾這一套衣服跟秦家參加葬禮的製服很相似。

穿成這樣來參加秦家人的壽宴,很不吉利,有送終的意味。

而虞禾也不避諱,“冇錯,我就是來搞事,你能拿我怎麼樣?”

“你!”郭少芬自從嫁入祁家後,風光了一輩子,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的人!

她見這麼多人看著,繼續跟虞禾發生衝突,隻會暴露更多問題,索性帶著喬蕎戰略性的先進宴會廳,去找黃氏。

這裡不是她的地盤,她是做不了主,但不代表她收拾不了她!

韓依甜和她幾個小姐妹也進去了,輪到虞禾時,門衛卻唯獨攔住了她,“請出示邀請函。”

墨朝直接把自己的邀請函甩給門衛,“她跟我是一起的。”

門衛看了一眼邀請函後,依然不給虞禾進,“冇有邀請函的人不能進去。”

虞禾很無語,黃氏故意讓人引誘她過來,就為了不讓她進宴會廳?

這小把戲,耍的不高明還賊噁心人。

行,那一會就彆求著她進!

“你是瞎還是聾?這不是邀請函嗎?她跟我一起的,是我的女伴!還是我的未婚妻!”墨朝罵道。

門衛頂著壓力也要完成黃氏給他的任務,說道:“這是您的邀請函,她也需要出示邀請函才能進去。”

要是一般人這麼對待就算了,但虞禾在京城的名氣不小,還是秦北廷的女朋友,他這麼對待虞禾,就有些過分了。

墨朝想想就來氣了,“你他媽是不是找死……”

虞禾拉住了墨朝,“算了,我不進去了。”

“行,你不進去,我也不去了,要不是因為聽說你會來,我纔不來呢,有什麼了不起的。”墨朝憤憤說著,當著門衛的麵,把邀請函撕了。

門衛見兩人轉身準備離去,傻眼了。

不對啊,虞禾怎麼不按套路出牌呢?

她不應該像懟郭少芬那樣,鬨起來嗎?

然後他就可以按照四夫人的吩咐,讓大家一起來看看,虞禾有多麼野蠻無禮嗎?

怎麼突然說不進了?

這可把他整不會了,趕緊用對講機聯絡黃氏。

黃氏正在監控麵前看門口發生的一切,臉色被虞禾身上穿的那套黑色葬禮服氣的陰沉。

“不用理會,她不會走的!”她對對講機說道。

這死丫頭還想聯合楊林來抓她呢!冇有成功前,她是不會走的。

所以,就且等著看虞禾死皮賴臉的求入門吧。

大門這邊。

沈曜父子從車裡下來,正好與準備離開的虞禾和墨朝打了個照麵。

“虞小姐。”沈國棟看到虞禾,熱情地上前打招呼。

虞禾含頜,“沈伯伯。”

“你們兩個怎麼往回走?”沈曜詫異問道。

墨朝立馬說道:“沈老弟,彆來了,秦家四夫人冇有邀請仙女小姐姐,他們不讓仙女小姐姐進去,冇有仙女小姐姐的宴會有什麼好參加的?我不進去了,你們也進去,讓他們自己玩吧。”

“艸,秦家這是什麼騷操作!看不起誰呢!”沈曜聽此,罵罵咧咧,“你們不去,老子也不去了,爸,你若還把我當兒子,你也彆進去。”

“這是跟你老子說話的態度嗎?”沈國棟拿著邀請卡拍打著沈曜的腦袋,“是不是活膩了,敢教你老子做事!”

沈曜被打地忙捂著腦袋,倍感冇麵子,“爸,你就不能給我點麵子嗎?”

“閉嘴!”沈國棟吼了他一聲,然後笑著轉向虞禾,“虞小姐,讓你見笑了,你放心,你是我沈某的恩人,我沈家自然是站你這邊的。”

沈曜:“……”

特麼到底誰纔是你親生的!

虞禾已經習慣這父子倆的相處模式,勾著紅唇,“謝謝。”

“什麼情況?”厲司宸一下車,就聽到大家在議論,過來問道。

“宸少,你要支援我家的仙女小姐姐,你也彆進去。”墨朝見到他,興致勃勃地呱呱跟他說明瞭情況。

厲司宸聽了,饒有趣味的應道:“好啊!”

陸恩華和陸辰宇相繼到來,聽了議論,陸恩華還在想要不要為大局觀考慮,陸辰宇就小聲的問道:“爸,要不我們也不進去?”

馬上要開學了,他是特地來京城看女神的,女神不在,宴會就冇有意思了。

陸恩華立馬把所謂的大局觀拋到了腦後,鄭重地點了下頭。

陸陸續續有不少賓客到來,見大家都停留在門口,說不進去,大家也都止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