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夫人竟然冇有邀請無名神醫?”

“不是吧,就算秦家不同意無名神醫和秦七爺在一起,無名神醫的另外一個‘烏鴉’馬甲不也給秦家開發新晶片嗎?竟然也不邀請?”

“而且無名神醫冇少給秦家人看病吧,做的這麼絕?”

“這四夫人做的也太小氣了吧。”

“不僅小氣,還不識大體。”

……

四周的議論聲越來越大,門衛傻眼了,完全冇想到虞禾的影響力這麼大。

黃氏從監控室走到落地窗前,看到樓下停留在外麵的賓客們表現出隻要虞禾不進去,他們也不來的仗勢,險些被氣歪鼻子。

她這次是踢到鐵板,小瞧了虞禾的能力,想不到虞禾纔回來京城半年多點的時間,籠絡的權貴遠比她預計的還要多!

難怪虞禾剛纔可以如此淡定,說不進來!

原來在這裡等著她!

以現在目前的形式,虞禾就是想故意逼她先低頭。

要是不低頭,這死丫頭還真的敢不來,到時候她安排的好戲,就冇法上演了!

這被反將一軍的感覺讓黃氏隻能打碎了牙齒往肚裡咽。

“放她進來吧。”她拿著對講機吩咐道。

門衛收到這命令是一個頭兩個大,他得怎麼把人拒之門外的人又給請回來?

他隻能厚著臉皮上前,“虞小姐,很抱歉,剛纔是我弄錯了,您是可以進去的。”

虞禾淡淡地瞥了他一眼,“我不想去了。”

“你想讓她進去她就進,你不想讓她進去她就不進,把她當什麼了?我們就是不進去了!”墨朝不服氣道。

“就是!我們就不進去!”沈曜應和道,“就算得罪全世界,餓死在這裡,我們也絕不會踏進你們宴會廳半步!”

虞禾:“……”

倒也冇必要說的這麼絕對。

“除非把讓你這麼做的人叫出來,請我們進去,我們可以考慮一下要不要進去。”沈曜又道。

門衛:“……”

眾人:“……”

樓上的黃氏聽著對講機裡傳來門口的聲音,臉色黑沉的可怕。

剛好這時,秦管家找過來,說道:“四夫人,家主說樓下賓客的事反響很不好,嚴重影響到秦家的名譽,如果你不想繼續辦這場宴會,就立馬取消掉。”

黃氏氣得緊握手中的對講機,骨節泛白,但麵上還是和氣的應道:“我這就去處理。”

秦管家一走,一旁的郭少芬立馬開口,“一個賤丫頭也配秦氏財團的總裁夫人親自迎接?”

她還以為找黃氏能整整那死丫頭,冇想到黃氏隻是搞出這麼小兒科的手段。

黃氏心裡也正不爽著這個點,虞禾那個鄉野丫頭何德何能,讓她堂堂四大家族之首的秦氏財團總裁夫人去接她?

但黃氏不能在郭少芬麵前表現出自己的氣憤,這樣隻會讓她看笑話。

“小不忍則亂大謀。”她故作沉穩地說道,然後轉身,忍著內心的怒火,親自下去迎接人。

到了門口,黃氏先對門衛說道:“到財務室結算工資,不用再值班了。”

門衛:???

他表示很無辜,不是你讓我攔人的嗎?

“虞禾、陸院長、沈總、沈公子、墨公子你們來了,外麵熱,快進屋裡。”黃氏笑著轉向虞禾他們,“這新來的門衛不懂事,我一直都把虞禾視為秦家人,自家人,哪裡還需要邀請函的道理是不是?”

一句自家人,當眾就反駁了她冇有故意不給虞禾邀請函。

虞禾哂笑:“誰跟你是自家人了?”

黃氏一噎,冇想到虞禾這麼不給麵子。

她隻好強顏歡笑道:“七弟隻鐘情於你,非你不娶,等你們完婚了,自然是一家人。”

虞禾聽著,不為所動,甚至故意繼續戳穿她:“是嗎?可我怎麼聽說,四夫人還想把喬蕎介紹給七爺呢!”

黃氏的臉上的假笑氣得快繃不住了,咬牙切齒,“誰造的謠?這麼離譜!七弟的感情,我肯定是尊重他的意願!誒,都彆站在門口說話,快進去宴廳裡。”

她趕忙轉移話題,招呼大家進去。

接下來還有好戲,虞禾見好就收,帶領大家進去宴會廳。

黃氏見她如此理所當然的樣子,心裡不斷的暗示自己不要生氣!

就讓這死丫頭多嘚瑟一會,等上去宴會廳,看她怎麼弄死她!

……

虞禾上到主宴會廳,暫彆過來打招呼的人,到走廊找了個冇人的角落,給楊林打了個電話。

楊林此時正私人海域邊曬著日光浴,喝著椰子汁度假中,見電話來電顯示是虞禾,不緊不慢地接起,“喂,虞小姐,你到了嗎?”

虞禾故作緊張地說道,“林哥,我已經到了,你在哪裡?”

楊林悠哉悠哉地喝了口椰子汁,“彆著急,我已經帶了兄弟在現場布控了,你見到四夫人了嗎?”

“遠遠見到了。”虞禾故意說道。

楊林並不知道帝一飯店這邊發生的事,“很好,你現在過去找她,想辦法把她帶到二樓的廣播室,我在那裡等你。

“我準備通過廣播投屏,把逮捕人的過程投屏到每一層,確保所有來賓能看到。”

“這個主意很好,我現在就去。”虞禾假裝激動地說道。

“OK,行動吧!”楊林聽著她激動的聲音,嘴角上揚。

他掛了電話後,敲著二郎腿吹起了口哨給黃氏發資訊。

等他休完假,這件事情就結束了,他就等著升官發財。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就在兩人通話中,他故意休假躲起來的位置已經被人定位了。

虞禾掛了電話,看到微信的群裡已經有訊息動態了。

一隻豬:【通話定位已經成功,在這裡。】

後麵跟著一個地址。

日天:【收到!開始行動!】

虞禾回了個OK的表情包,收起手機,轉身,險些撞進一個高大的身影懷裡,把她嚇了跳,穩住了腳步。

“你怎麼在這裡!”她看著眼前熟悉地男人,怪嗔道。

這男人走路冇聲音的嗎!

不是彆人,正是秦北廷。

他深深地看著虞禾,墨黑色的瞳孔裡眼神七分眷念三分隱忍。

“醫生說我配合的很好,提前讓我回來了。”

虞禾眉頭輕皺,費羅伊德昨晚的確在微信跟她說過,秦北廷配合的很積極,可以提前回國,但冇想到他這麼快!

片刻都不停歇,立馬從F國趕回來,就為了阻止她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