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回頭,隻見一個穿著白色修身西裝的男人站在巷子中間。

男人長相無與倫比的帥氣,神色冷峻,雙手插在褲袋裡,鞋尖正墊著一顆雞蛋大的石頭。

虞禾看到來人,內心泛起一瞬的漣漪。

是秦北廷。

摘下眼鏡的他,渾身散發出冷冽的寒氣。

幾個社會青年本能的有些怕,但轉念一想,對方單槍匹馬,還穿著西裝皮鞋的,也就隻是唬唬人罷了。

“你他媽誰啊?多管什麼閒事。

”其中一個瘦不拉幾的青年罵道。

“不想死的話,就滾!”秦北廷冷聲道。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