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哦,恭喜。我還有事,先走了。”虞禾淡淡地說著,繞開他,準備離開。

秦北廷看著她冷漠的樣子,心裡隱隱難受,連忙抓住了她的手,“那是陷阱……我陪你去。”

他想說彆去,但以他對小姑孃的瞭解,她是不可能不去的。

虞禾看到他抓著自己的右手上還纏著紗布,心有不忍。

她抬眸,看著男人棱角分明的俊顏,幾天不見,說一點兒都不想念他是不可能的。

可是一想到他回來就是阻止自己,她就不想看到他了。

虞禾抽回手,淡漠的拒絕:“謝謝,不用。”

“仙女小姐姐,原來你在這裡呀,我找你了好久。”剛好這時墨朝找過來了,他看到了虞禾身後的秦北廷,有些悻悻然,以為接下來,她都會留在秦北廷身邊。

卻見虞禾走到他麵前,“剛接了個電話,走吧。”

墨朝覺得有些奇怪,但還是笑嘻嘻地跟她一起走了。

秦北廷看著他們雙雙離去的背影,心就像被撕碎了般,恨不得立馬衝上去把虞禾搶回來。

“廷哥……”

這時,喬蕎從樓梯口出來,看了眼走廊那邊,虞禾已經離開了。

秦北廷乜了她一眼,嫌棄地走人。

喬蕎見此,心裡特彆的難受和妒忌,上天怎麼可以如此的不公平,虞禾明明就不愛秦北廷,甚至對他的愛肆意糟蹋,自己那麼喜歡他,他卻視而不見,甚至殘忍的對待。

不過,她堅信,隻要自己一直堅持,他一定能看到自己的。

“廷哥,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跟你說。”喬蕎提著裙襬小跑著去追秦北廷的步伐,“我剛纔聽人說一會整棟大廈會停電,虞禾她怕黑,得提醒她一下。”

秦北廷的步伐一頓,斜睨她一眼。

喬蕎知道他在乎虞禾,隻有關於虞禾的事,他纔會分出一小份耐心聽她說話。

可即使是這樣,也能讓她甘之若飴。

她一臉誠懇地繼續說道:“我剛聽飯店的經理傳話說的,不確定是不是真的,我隻是擔心虞禾她,要是真的話,她會被嚇到的……這事我原本是想跟她說的,可是她對我有意見,不想見我……”

秦北廷拿出手機,給陳東發了條資訊:【查一下帝一飯店今天的供電情況。】

喬蕎嘴唇翕動,還想說些什麼,但秦北廷已經走了。

“廷哥……啊……”她還想繼續追,但穿著高跟鞋不習慣,不小心崴了腳,摔倒在地上,她本能用右手撐地。

這一撐,手臂上還未癒合的手術傷口瞬間爆開了,裡麵埋的人造血管移位,痛的她雙眼發黑,直接暈過去了,趴在地上一動不動,傷口的血溢位來,染紅了袖子。

“啊……喬蕎,你冇事吧?你怎麼流了這麼多血?”從洗手間出來的韓依甜看到倒在血泊中的喬蕎嚇了一大跳,趕忙叫來服務員。

服務員把喬蕎弄到了休息室,叫來了醫生,醫生剪開她的袖子,發現她的傷口很奇怪,正要仔細研究時,喬蕎醒過來了。

她見傷口暴露了,不顧手疼,立馬把醫生推開了,跌跌撞撞地逃離休息室。

但剛跑出休息間,就被收到訊息的郭少芬帶人過來,帶走了。

——

虞禾和墨朝回到了主宴會廳這邊。

“秦北廷欺負你了嗎?”墨朝突然問道。

虞禾下意識地回頭看了眼,見秦北廷冇有追上來,鬆了口氣,“冇有。”

“但我感覺你好像不高興的樣子。”墨朝又道,“而且,你們兩個是分開來這裡的,你們是不是在鬧彆扭?他冇有欺負你吧?他要是欺負你了,你可一定要跟我說,我的未婚妻怎麼能讓彆的男人隨便欺負,我要揍他一頓!”

他說著擼起袖子,一副準備找秦北廷打架的架勢。

虞禾被他滑稽的樣子給逗笑了,提醒道:“法治社會,不要打架鬥毆。”

“那我找他切磋切磋。”墨朝改口道。

“……”

好像冇有什麼區彆吧?

虞禾遠遠看了眼被賓客圍著的黃氏,拍了拍他肩膀,“好了,開始乾活吧。”

墨朝也看到了黃氏,應了聲“好嘞”,然後轉身走了。

黃氏看到了楊林發來的資訊後,端著香檳,在道賀的賓客間穿行,目光時不時看向四周,終於在角落找到了虞禾。

她正要過去,蘭姨叫住了她,在她耳邊說道:“夫人,賓客都到齊了,吉辰也快到了。”

黃氏滿意點頭,“好。”

“另外,剛纔門口那邊的人發來訊息,說外麵有便衣警察把帝一飯店包圍了。”蘭姨擔心的提醒道。

黃氏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冇事,那是我的人,去準備一下,宴會馬上開始。”

“是。”

蘭姨剛走,虞禾從路過的服務員酒盤裡端了杯香檳,款款走過去。

“四夫人,生辰快樂。”

女孩精美的容顏上揚著自信的笑容,一身黑的套裝襯得她皮膚白的發亮。

黃氏看到她身上的黑色喪服,心裡氣得牙癢癢的,但一想到馬上就可以弄死這個死丫頭,她嘴角不自覺地上揚,甚至看她身上的葬服都順眼了不少。

她一定是給她自己送葬!

“虞小姐不會是空手來,隻帶了嘴上一句祝福吧?”黃氏故意問道。

暗示的不要太明顯。

虞禾假裝並不知道她已經知道自己的計劃,說道:“當然不是,我特地給四夫人準備了一份大禮,隻是不好拿上來,需要四夫人隨我下去二樓看看。”

“好啊!”黃氏很爽快地應道,然後把手中的香檳杯放在服務員的托盤上。

兩人各懷心思一起走到電梯,下了二樓。

黃氏跟著虞禾往二樓的廣播室,故作疑惑,“是什麼禮物,要放在廣播室?”

虞禾配合著她的表演,“一會你就知道了。”

黃氏早已事先安排好,所以兩人暢通無阻地到廣播室門口,冇有工作人員攔著,連門都冇有上鎖。

虞禾打開門,廣播室挺大的,有好幾個房間,廣播和監控設備等東西都在這裡,她們所在的廳子裡,除了各種設備,並未看到人。

黃氏跟著進去後,反手把門給反鎖了。

“噠”的一聲反鎖聲響起,突然從湧出七八個警察,把虞禾圍住。

“虞禾,你被舉報洗黑錢,請跟我們回去調查!”

黃氏趁著混亂,閃身到設備麵前,把整棟樓的播音和視頻都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