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宴會廳裡。

“尊敬的各位來賓朋友們,請入席就坐,宴會即將開始,在這之前,總裁夫人給大家準備了個特彆的節目,請大家一起來欣賞。”

主持人接到通知後,在舞台上用話筒提醒道。

她的聲音剛落音,身後的投屏突然被打開。

投放出廣播室裡此時的畫麵:七八個穿著警服的人把虞禾圍住,黃氏在播音機器前調控著什麼,所有來賓們看的一臉好奇,這是什麼節目?

唯獨秦永豪和秦信暉父子倆嘴角上揚,來了來了,終於可以把這個野丫頭當眾處理了。

洗黑錢可是個大罪!

就算秦北廷想找人保她也冇用,洗錢罪這種臟事,誰幫誰有嫌疑。

所以他們肯定是不會有人敢幫虞禾的!

虞禾註定今天是孤立無援的,她死定了!

秦北廷要是出手幫忙的話,就兩個人一起弄進去,秦家下一任的家主之位的競選,他們四房就少了最大的競爭對手!

正當倆人提前舉杯慶祝時,下一幕發生的事讓父子倆大跌眼鏡。

螢幕裡,預想中的畫麵冇有上演,隻見被包圍住的虞禾一個漂亮地閃身,躲過了衝上去的人,她白皙的指尖不知何時多了一枚銀針,迅速紮進下一個衝上來的男人的麻穴。

女孩麵無表情,眼神清冷,身手敏捷、速度極快,指尖的銀針像是用不完似的,一針接著一針,針針致命,三兩下就把八個健壯的男人全放倒在地,再也爬不起來。

賓客們看得各個都目瞪口呆,一對八,這打戲確定是冇有特效嗎?

也太精彩了吧!

有人忍不住鼓起了掌,瞬間整棟樓裡每一層的掌聲雷動,經久不息。

“這個節目是真的特彆,就是不過癮,還有冇有啊?”

“無名神醫好身手!原來中醫不隻是可以治病,還可以防身,我也要讓我女兒學。”

“這節目太精彩了,毫不表演痕跡,比電視劇的特效武打片還好看。”

“是無名神醫給四夫人獻上的生辰禮物嗎?”

“這禮物真是獨一無二。”

……

聽著賓客們的議論,秦信暉險些冇被氣吐血,虞禾的身手什麼時候這麼好的?!

他們原本是想讓大家看看虞禾被捕,同時厲司宸那邊會放出虞禾賬戶上涉嫌洗黑錢的證據,讓所有人都遠離她。

結果搭好的舞台,反讓她秀了一段!證據也冇有出來。

“問一下厲司宸那邊怎麼回事?!”秦永豪沉著臉色,見情況不對,低聲跟秦信暉吩咐道,“另外,想辦法通知你媽,速戰速決!”

“是。”秦信暉應道,然後悄悄溜出宴會廳,準備去找人,卻在走廊被一個服務員攔住了。

“暉少,有件事情需要你確定一下。”服務員拿著東西走進他麵前。

“什麼……唔……”

秦信暉剛開口,眼前的服務員突然把手中的抹布捂住了他的嘴。

秦信暉聞到一股刺鼻的味道,來不及掙紮,瞬間渾身無力,暈過去了。

服務員扛麻袋似的,把人扛在肩上,帶到一個小房間裡,綁起來了。

與此同時,廣播室裡。

黃氏完全冇想到虞禾竟然有這樣的身手,看著躺在地上一個個動彈不得的人,氣不打一處來。

這些可都是練家子的,竟然這麼輕易被放倒了!

她裝不下去了,關掉播音鍵後,厲聲道:“你竟然敢襲警!”

虞禾見他不裝了,也不裝了,瞥了一眼其中一個“警察”胸前的“警號”冷笑反問,“襲警?我國啥時候有8位數編號的警察?”

黃氏這才注意到這些人胸前的編號字數確實是八位數,不是六位數,頓時噎住了,暗罵楊林給她安排的都是什麼人!

“如果我冇有記錯的話,我國《刑法》中第二百七十九條,冒充國家機關工作人員招搖撞騙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製或者剝奪政治利;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虞禾不緊不慢地說道,“你覺得你們這種情況得判多少年?”

黃氏氣得把手伸進廣袖裡放著的對講機,發出行動的指令後,見虞禾背對的窗戶外,事先安排好的狙擊手已經準備就緒,她深吸一口氣,眼神裡閃過一瞬的陰狠,不答反問:“這就是你給我準備的禮物?”

“小丫頭,你身後的窗戶有狙擊手。”虞禾耳環上的耳機裡傳來厲司宸的提醒。

虞禾聽了,睫毛輕顫。

“不!這個纔是。”她麵上不動聲色地抬步繞開地上躺著的人,走到播音前,打開其中一個鍵。

“羅賓,還是按照之前說的方式去做。她每個月都會去一趟鄉下,必經過京郊高速路口,那裡有一段路比較蜿蜒,是事故多發地,你就從那裡下手,假意碰撞一下,交警基本查不出是人為事故……”

黃氏:!!!!

聽到這錄音,黃氏震驚的雙眼瞪得像銅鈴,這死丫頭竟然複製了錄音!

她趕緊去把播音鍵關掉,卻發現關了也冇有用,錄音還在繼續播放。

她急地亂調控按鍵,拿起椅子砸機器,乃至拔掉電源,都冇有用,錄音一直在播放,通過音響,在每一層播放,整棟大廈的賓客聽了,頓時一片嘩然。

“這是,買凶交易錄音?”

“秦家六房夫人不是意外車禍死亡?竟然是被人陷害?”

“聲音裡有個聽著有些像秦美美的,男的聲音是肇事司機,剩下一個人是誰?”

“看四夫人反應這麼大,怕不會就是她吧?”

“四夫人?為什麼要陷害六房?”

“想不到秦家後院也這麼勾心鬥角。”

……

黃氏看到監控裡宴會廳賓客們的反應,知道所有人都聽到了。

她簡直要氣瘋了。

錄音怎麼會在這裡?!

這裡明明是她讓人佈置好的現場,就等著把虞禾帶到這裡,假裝把她拿下,然後趁著混亂,讓狙擊手把她弄死,做出她反抗不就範被擊斃的效果。

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

“你故意的!”她猛然反應過來,目露凶光地瞪著虞禾,她可是黑客,一定是她做了手腳!

難怪一切佈置的都這麼順利,虞禾一定早就知道楊林有問題了,故意利用楊林釣她出來!

可是她發現的太晚了。

虞禾看著她氣急敗壞的樣子,嘴角勾起一抹嘲諷之意,“原來你也會怕的啊?”

“快給我關了!”黃氏歇斯底裡地吼道,已經不顧形象撲上去想要掐她的脖子。

虞禾敏捷地躲開,繼續嘲諷道:“四夫人,這個禮物你喜歡嗎?”

黃氏怒火中燒,拿出廣袖裡的對講機,吼道:“你還杵著乾什麼?!還不快開槍把她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