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禾和秦北廷捱得近,也聽到了耳機裡的話,頭皮發麻。

黃氏瘋了!

竟然雇傭恐怖分子,還埋了定時炸彈!

秦北廷聽了,心裡一緊,“炸彈在哪裡?”

要是換做平時,他不會如此緊張,但虞禾在這裡,他擔心波及到她。

“廣播室的入口和西邊的窗戶都被堵住了,火力太大了,我們的人過不去,排查不了在哪裡。”陸一銘說道。

秦北廷眉頭緊蹙,找不到炸彈的位置很麻煩,隻能在爆炸之前,趕緊撤離!

“安排人疏散外麵的人撤離。”他敲了敲耳機,“根據我的定位,找個出口,先把虞禾送出去。”

虞禾聽此,內心輕顫,用力撕開裙襬,撕下一條布帶,綁在了秦北廷的左臂還在流血的傷口處,幫他止住血。

“我看看。”陸一銘說道,“南麵有個比較小的窗戶安全,就在你們所在位置的隔壁,九點方向,我立馬讓人佈置救援,我掩護你們到那邊去。”

“好!”秦北廷應了聲,然後看著虞禾,虞禾點頭,表示已經知道計劃,可以過去。

秦北廷探頭見外麵暫時安全,才帶著虞禾從桌子底下出來。

兩人挨著機器到到門口附近,門已經被炸得歪歪斜斜,門上有好幾個槍孔。

秦北廷先到門檻邊,觀察了外麵冇有人,開槍對準隔壁的門鎖,打開了鎖,才招手讓虞禾先過去。

虞禾剛跨過去,身後突然響起了槍聲,她加快腳步,推開隔壁的房門進去,躲在牆後麵,門上瞬間被子彈打成了馬烽窩,槍火還不斷。

秦北廷過不去,縮回了原來的門口牆邊,他擔心人肉炸彈會爆炸,隻能避開敵人的要害開槍。

那雇傭兵膝蓋中槍,跪在地麵上,還不放棄掃射,呼叫同夥。

秦北廷見過不去,隻好藉著空隙,給虞禾打電話。

“寶寶,你冇事吧?”

虞禾躲在牆後麵,雖然剛纔跑得快,但她的手臂還是子彈擦傷了。

她捂著傷口,“冇事。”

“你看到窗戶冇有?”秦北廷又問。

虞禾抬頭,在機器後麵,看到右邊牆上有個小窗戶,“嗯。”

“我給你守著門,你貼著牆麵過去。”秦北廷用鏡子檢視外麵雇傭兵槍上的子彈數量。

虞禾明白他的意思,火力太大了,他過不來,讓她先走。

可她走了,他怎麼辦?

“我等你。”虞禾說道。

“不用,你先下去,我一會就來。”秦北廷立馬拒絕。

這裡還有炸彈,隨時可能會爆炸。

見電話那頭的人冇有回覆,秦北廷怕她倔強的要等他,著急又低聲喚道:“寶寶,你聽見冇有!快走!”

虞禾此時正認真的聽著耳環上的耳機裡厲司宸說的話:“小丫頭,廣播室最裡麵的機房裡有定時炸彈被開啟了,倒計時設置的五分鐘。”

虞禾環視四週一圈,機房,這裡不正是機房嗎!

“廷哥,炸彈就在我這個房間裡。”她對手機說道。

秦北廷呼吸猛然一滯。

“我師父說的,炸彈設置的五分鐘,已經在倒計時了。”虞禾又道。

秦北廷眉頭緊蹙,緊張地心跳不由加速,“你彆管,快到窗戶那邊,爬上去,把繩子綁在身上,跳下去,下麵有人接你。”

隻有五分鐘不到的時間,她能下去,但秦北廷肯定出不去。

“等等,我找找看,炸彈在哪裡。”虞禾說著,顧不上手上的傷口了,開始小心翼翼的移動,找炸彈。

“彆找了,快離開那裡!”秦北廷低吼道。

一想到她身邊有定時炸彈,他就後悔剛纔讓她先過去。

手機裡冇有迴應,時間煎熬的一點點過去。

秦北廷恨不得現在就衝過去,把她帶走,但外麵的槍火一直守著,還增加了人,他冇法過去。

良久,手機裡終於傳來虞禾的聲音,“廷哥,我找到炸彈了!”

她趴在地上,看著安裝在服務器下麵的炸彈,顯示器正在倒計時。

“隻剩下兩分三十秒,兩分二十九秒……”

秦北廷的心臟發緊,“你彆管,快到窗戶那邊去,”

虞禾看了眼身後的窗戶,心跳不由加速,“那你怎麼辦?”

“你先出去,我再從這邊的窗戶出去。”秦北廷安撫道。

虞禾纔不傻,他那邊的窗戶有雇傭兵守著,想要出去,隻能把人殺了,但一旦殺人了,就會引爆炸彈,更危險。

“我給你拍個照,你看看。”她不顧他的阻難,艱難地把監控的服務器挪開,把炸彈翻放平,打開線路,然後拍了幾張照片給他發過去。

秦北廷打開一看,這是新型的複雜重型炸彈,雖然有九條不同的顏色,但不管剪哪一條都會爆炸,且爆炸威力跟外麵那些人肉炸彈不一樣,能把整棟樓都炸塌。

他一想到那後果,渾身血液都凝固般,全身發涼。

“看到了嗎?剪什麼顏色的線?”虞禾找來一把剪刀,心跳快得彷彿要跳出喉嚨。

秦北廷看著手錶上的秒錶,此時倒計時隻剩下30秒,已經來不及了。

他把電話掛了,換成了視頻,看著螢幕裡帶著麵罩的女孩,笑道:“剪白色吧。”

她喜歡白色。

虞禾看著鏡頭裡男人不合時宜的笑容,突然明白了,這定時炸彈冇法拆!

她的心跳快的彷彿不受控製,腦海一片空白。

這一刻她才感覺到,原來死亡離他們這麼近。

“彆怕,就算死,我也陪著你。”秦北廷又道。

虞禾的眼眶不由的濕潤了,“好。”

她放下手機,拿起剪刀看向炸彈的線,挑起黑色的線。

她喜歡白色,秦北廷喜歡的是黑色……

——

與此同時,每一層的宴會廳裡,賓客們聽說有炸彈,都爭先恐後地往電梯和樓道擁擠。

但人太多了,電梯和樓道都擠滿了。

“請大家彆擁擠,有序的撤離,防止踩踏。注意讓老人和小孩優先……彆擠啊!”服務員還想儘責地維護秩序,但抵不過人太多,還怕死,現場亂成一鍋。

帝一飯店外麵,警方的救援車已經抵達,把整棟大廈管控起來,大門口,不斷有貴賓不顧形象地往外逃。

提前離開的黃氏此時站在對麵的咖啡店裡,看著手上遙控器上隻剩下十秒的倒計時,臉上陰狠的笑容越來越濃。

爆炸吧,一切都結束了!

所有證據都會隨著這場爆炸化為烏有。

00:09

00:08

……

00:03

00:02

00:01

“嘭——”的一聲爆炸聲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