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祁楠,快過來。”陸一銘立馬對呼叫機呼喚。

跟在後麵的祁楠,很快趕來,檢查虞禾的情況,現場做了除心顫緊急搶救後,再緊急送到醫院手術室。

送走他們,陸一銘到定時炸彈麵前,即使戴著防毒過濾麵具,還是能聞到一股嚴重的燒焦味。

隻見炸彈的每一條線都還在,但顯示器的外殼已經嚴重燒燬,與之一起燒燬的還有旁邊的服務器。

硬生生用服務器的電流,把定時炸彈弄成短路燒壞電源,防止炸彈爆炸的強行手段,很野蠻,也很危險,他還是第一次看。

嫂子也太威猛了吧!

這種行為,一旦掌控不好,會直接引爆炸彈,被炸得粉身碎骨;但就算成功了,短路帶來的電流對人體的危害很大,隨時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一想到虞禾剛纔的樣子,他肅然起敬。

如果她冇有阻止炸彈爆炸,以這個型號的炸彈威力,整棟樓都會崩塌,樓裡幾萬名的賓客和服務員性命堪憂。

他在心裡默默祈禱,嫂子,你可一定要撐著啊!

——

黃氏五十壽宴的爆炸案,上到了國際新聞,因為這次事故,黃氏憑著一己之力,把全國上上下下的豪門世家得罪了一遍。

次日,股市一開盤,秦氏財團的股票就開始猛跌,連續三天跌停。

秦氏財團總裁,秦永豪被董事長停職調查,總裁夫人黃瑛被撤職,以嫌疑犯身份被警察拘留調查,財務總監秦信暉下落不明,秦家已經亂成了一團。

三天後,協和醫院。

重症監護室門外。

“秦氏財團的股票價又創新低了,這個價格很適合入手,哥,你要不要買點?”葉子正刷著手機裡的股票走勢。

葉啟晨透著玻璃窗,看著病床上戴著呼吸機,身上插著各種管子的虞禾,她的左手包紮著繃帶,一動不動已經躺了兩天多了。

監控器上的心跳和血壓一直維持著最低的數據,隻有呼氣罩上的霧氣證明著她還有氣息。

祁楠說雖然搶救的很及時,但電流對她身體已經造成了傷害,七十二小時後醒不過來,會很可能成為植物人。

眼見著著七十個小時已經過去了,他心裡正擔心著,完全冇有好心情欣賞秦氏財團的股票跌的有多難看。

“跌了你還買?補貼他們嗎?”

“是姐讓我買的。”葉子正一本正經的說道。

他墊著腳尖,看著玻璃窗裡的人,姐姐明明很厲害,為什麼這次這麼久還不醒?

是不是因為他還冇有買秦家的股票,所以她還不能醒?

葉啟晨聞言,狐疑的看他一眼,葉子正見他不相信,較真道:

“上次我買了祁家的股票賺了一百萬,分了她一半,她還誇我很厲害,讓我關注秦氏的股票,說過段時間會跌,到時候幫她買些,現在秦氏這個低值可以入手了。”

他說著,開始操作,“等姐醒過來,就能躺賺幾千萬。”

虞禾說秦氏股票會跌,葉啟晨還會信,但誇葉子正很厲害,他完全不相信。

葉子正分了三筆買入後,抬頭對葉啟晨說道:“你不買,借我點錢唄,我要再加點倉,到時候分你一成。”

給姐姐是五五分,給哥哥竟然隻有一九!

小氣鬼!

但看在虞禾的份上,葉啟晨打開銀行APP,“要多少?”

“幾個億吧。”葉子正開口道。

葉啟晨:????

葉啟晨以為自己聽錯了:“多少?”

“一兩個億。”葉子正說了個大概的數。

見葉啟晨一臉“你逗我玩呢”的表情,葉子正嫌棄道:“冇有?不是吧!你都出來創業工作多少年了,竟然一兩個億都拿不出?”

“誰這麼蠢,手頭上放著幾個億的現金流?隻有五百萬。”

葉啟晨很無語,他個人資產加起來,兩三個億還是有餘的,他纔沒那麼傻,資產不配置,拿那麼多現金在手上,等著貶值?

“我姐之前就給我轉了三億。”葉子正陰惻惻地說道,“等姐醒過來,我要告訴她,你罵她蠢!”

“咳,我那意思是彆人那是傻,小禾這是財大氣粗!”葉啟晨立馬改口道。

“嗬,晚了,我已經錄音了,等姐醒過來,我要給她看!”葉子正揚揚手機,“除非你給我五百萬,我就不告訴她。”

“……”

葉啟晨看著玻璃窗,突然沉重地說道:“隻要她能醒過來,你說什麼都行。”

葉子正聽了,小臉上對他威脅的表情瞬間垮了,轉身,趴在玻璃窗上,看著裡麵的人,嘴唇緊抿。

他都買完秦家股票了,姐姐怎麼還不醒過來?

祁楠過來時,正好看到葉啟晨、葉子正和程麗珠三個人排成一排,趴在玻璃窗前,眼巴巴地看著監護室裡的人,畫麵是即搞笑又心酸。

“媽!哥!我剛看到姐姐的手指動了!”葉子正忽然大喊道。

“我好像也看到了!”程麗珠瞪大雙眼。

“我去叫醫生。”葉啟晨剛轉身,就見到祁楠,忙讓他快開門進去看看。

祁楠去換了防菌服,又帶了幾個醫生護士匆匆趕來,打開監護室的門。

經過一番檢查,換藥,下午的時候,虞禾終於醒過來了,從重症室監護室,轉到了普通監護室。

“禾禾,你終於醒了,有冇有感覺哪裡不舒服?”程麗珠守在病床邊,看著臉色蒼白的女兒,心疼的眼淚控製不住的流了下來。

她實在冇法想象,女兒當時麵臨的恐怖場麵。

差一點,她就永遠都見不到女兒了。

“媽,我冇事,你彆哭。”虞禾抬手,想幫她擦掉眼淚,才發現左手被繃帶纏住了,改為右手。

“媽媽隻是太高興了,幸好你冇事。”程麗珠胡亂的擦掉眼淚,小心翼翼地握著她的手,生怕弄到了她手背上的點滴。

“姐,我就知道你會醒過來的!”葉子正湊到病床邊說道,“我跟你說,秦家的股票已經連續三天跌停了,我已經幫你買了三億,哥還說你……”

葉啟晨冇想到這臭小子這麼快就告狀,妹妹還需要休息,他還需要保持好大哥的形象,立馬把葉子正拉到一邊,小聲道:“五百萬,一會給你轉過去。”

“六百萬!”葉子正乘火打劫。

為了保持妹妹心中自己的形象,葉啟晨咬牙切齒,“行!”

“你現在就轉!”葉子正又道,一幅你不轉,我就立馬告訴姐的眼色。

葉啟晨忍辱負重拿出手機,一番操作。

葉子正確認收到前後,回到病床邊,“姐,哥說你還有那麼多錢冇花完,一定會醒過來的,不然冇人幫你花錢。”

葉啟晨:!

我什麼時候說過?

虞禾看著他們兩個嬉鬨的樣子,突然覺得,活著真好。

她笑了笑,環視了病房一圈,冇有看到最想見的那個人,她想開口,卻發現喉嚨乾燥,沙啞的可怕,發不出聲音。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