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老太一般晚飯吃的不多,今天吃的更少,冇一會就放下碗筷。

陳東見此,忙問:“是不合口味嗎?”

虞老太哪裡是不合口味,隻是想著秦北廷和囡囡兩個人才經曆了生死,需要獨處的空間而已。

“不是,我吃飽了。我突然想起忘了給提拉米蘇放糧了,囡囡,我先回去。北廷,你在這陪著囡囡吧。”

聽她說要走,秦北廷心裡有些小開心,巴不得他們快點走,這樣小姑娘就是屬於他一個人的。

但他突然又想起斯金納的提醒,要控製自己的佔有慾,不能過分的占有虞禾,要尊重她,要給她自由時間。

讓陳東送人的話到嘴邊,他換了:“那隻豬多餓一會也冇事。”

“留下多陪我一會好不好?”虞禾也不想外婆這麼快走離開,她雖然嘴上說已經放下,但其實有關於舒芸兒的訊息,她還是會偷偷關注。

“餓不得,它一餓,就會亂翻東西吃,明天診所休息,我早點過來陪你。”虞老太找了個藉口。

為了給他倆獨處空間,她也是操碎了心。

見留不住,秦北廷隻好說:“陳東,送外婆回去。”

“好的。”陳東還冇有吃飽,連忙多扒了幾口飯,擦了嘴巴起身送人。

病房門剛關上,兩人的眼神碰撞在一起,火花四射,秦北廷放下手中的碗,狠狠地吻住了虞禾的唇。

虞禾也不再抑製自己的情感,熱情的迴應他。

耳鬢廝磨,難分難捨。

眼見著虞禾的病服被脫到一半,秦北廷突然刹住了手。

虞禾被他撩的渾身發軟,情到濃處突然停下來,她有些難耐,“怎麼了?”

“你身上還有傷,還要喝藥,不可以做劇烈運動。”秦北廷說著,依依不捨地幫她把病服穿好,把釦子扣回去。

“……”

虞禾渾身燥.熱,在這種事上,她不會太壓抑自己,拽著他的衣領,在他耳邊說道:“我不動,你動。”

秦北廷也是渾身難耐,聽了她這話,更加難耐,但還是強忍住了,摩挲著她的臉頰,“乖,等你康複了,通宵都冇問題。”

“…………”

誰要跟他通宵了!

“你是不是不行了?”虞禾陰惻惻地瞥了他一眼。

秦北廷勾起她的下巴,懲罰性狠狠地一番蹂躪後,“彆隨便質疑一個男人行不行。我行不行你不是最清楚嗎?嗯。”

虞禾被吻得氣息微喘,眼神迷離,格外的迷人,看得秦北廷喉嚨愈發的乾燥。

他彆開視線,重新端起碗,“好了,彆磨我了,不是不想,你身體情況不允許,來,先吃藥膳。”

“……”虞禾吃的有些悻悻然。

喝完藥膳湯,兩人體內的燥血也平靜了不少。

“以後不許再這麼任性!”秦北廷忽得說道。

虞禾知道他說的是她擅自野蠻阻止炸彈爆炸的事,“可不那麼做,我們都會死!我不想你死。”

秦北廷的心被她這話觸動到了,恨自己不能護她周全。

這是這個世界上,第二個願意為他去死的女人,第一個他母親,已經死了。

他不想再失去她。

“你還是很愛我的對不對?我們不要再分手了好不好?”

男人富有磁性的聲音微拖著尾音,帶著濃濃的祈求,聽得虞禾小心臟一陣陣發蘇。

怎麼可能說冇有愛過他,但他們之間,還隔著養父的事。

見她不否認,秦北廷就當她默認了,“寶寶,說你愛我好不好?我想聽。”

虞禾嘴唇翕動,正要開口,忽得看到門口有身影,抬眸一看,剛走的外婆和陳東不知道啥時候返回來的,身後還跟著陸一銘和陳昊。

虞禾:“……”

虞老太和陳東剛走出住院部,正好遇到陸一銘和陳昊過來問虞禾的病房號,她索性轉身帶他們直接過來了。

哪知一回來,剛還勸她留下來的兩個人瞬間就變了個樣。

尤其是秦北廷那低三下四、卑微哀求的語氣,她還是第一次見,完全重新整理了她對他的印象。

這真的是平時總是渾身散發著寒氣,讓人不敢輕易靠近的秦七爺嗎?

之前虞禾跟她說是秦北廷先動的手,她還不相信,覺得除非是火星撞地球纔可能發生這麼奇幻的事,現在親眼目睹,還真的是火星撞地球了!

“咳,是不是打擾到你們了?”陸一銘乾咳一聲。

“要不我們明天再來?”陳昊問道。

“可以。”

“不用。”

秦北廷和虞禾同時開口,虞禾隨即睨了秦北廷一眼,後者立馬問向陸一銘,“什麼事?”

陸一銘:哦豁,廷哥,你這求生欲可以啊。

“嫂子,這個是在帝一飯店廣播室機房清理現場時找到的,是你的吧?”陸一銘說著,從公文袋裡拿出一個透明袋遞給虞禾。

袋子裡裝的是斷掉的手鍊,四顆孔克珠隻剩下兩顆,正是虞禾一直珍藏的幸運手鍊。

“是的。”她接過,倒在手心裡,鏈接著孔克珠的白金鍊子分了好幾段,其中一顆孔克珠還被熏焦了。

秦北廷見她細細摩挲著孔克珠,眼裡滿是不捨,抬手把她手中的珠子裝回袋子裡,“等我把它修好。”

“還能修嗎?”虞禾問道。

斷成這樣,不管怎麼修,都修不回原來的樣子了吧。

“可以!”秦北廷肯定道。

即使知道是不可能修好,但虞禾卻相信他。

“小禾,方便說點事嗎?”陳昊問道。

虞禾知道他要說的是黃氏案子的事,看了眼秦北廷,有些不想讓他聽見,但轉念一想,陳昊是他的人,他想要知道案情情況,也不難,便點頭。

“黃瑛招了,承認十二年前舒芸兒的死,是她買凶造成的,這是她具體交代的筆錄。”陳昊說著,從公文包裡拿出一份檔案袋遞給虞禾,“但關於當年秦三爺的事,她一個字都不願意說。”

虞禾左手纏著繃帶,右手打著點滴,不方便,秦北廷接過,給她打開。

虞禾一目十行的看了一遍,筆錄內容跟他之前看的審訊視頻一樣,末尾還蓋了章和黃氏的簽字和指紋,做不了假。

她把看完的檔案轉給虞老太,虞老太看完後,眼眶都濕了。

她女兒的死終於有真相了。

“如果冇有什麼問題,法院那邊下週就會判決她,死刑。”陳昊提醒道。

虞禾明白他的意思,執刑之前不問,執刑之後,就問不出來了,死人是不會開口說話的。

“明天我想去見見她,可以安排吧?”她問道。

陳昊剛要說可以,秦北廷率先開口打斷了他,“後天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