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個小時後。

虞禾給秦北廷檢查完身體,並在他的通天、懸鐘、太沖、穀合等幾個穴位上施了針。

秦北廷的脈象比她預想的還要嚴重。

他的深度慢性頭痛是長期服用毒性藥物所致,而且,還不是一種藥物……

看來,秦家裡不止一個人想要他的命!

這個男人,果然是在秦家混地不好。

就連他引以為傲的這具身體,也不是很好。

秦北廷見虞禾看著自己的眼神滿滿的是同情:“……”

虞禾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彆難過。

秦北廷:“……”

虞禾:“……”

秦北廷:“……真冇救了?”

虞禾:“……”

秦北廷:“……”

“找到黑靈珠,還能搶救一下。

”虞禾收完針,起身。

這幾針,讓秦北廷這幾天緊繃地大腦放鬆了,大腦不再時不時地抽疼,整個人都變得輕鬆了。

上次吃了虞禾給的藥,他難得睡了兩晚好覺。

但回了一趟秦家後,又被打回原形。

頭痛的毛病又開始犯了,痛地晚上睡不好,白天頭會更痛,噁心循環。

虞禾見他呼吸有序,睡過去了,放輕腳步離開。

她打開房門,便看到守在門口的小香豬。

小香豬開心地用豬腦袋蹭了蹭她的腳,然後又對房間裡的男人嚎叫了兩聲,以表示不滿。

因為秦北廷從不讓它進他的房間,還把房門關地死死的。

“噓~”虞禾抱起小香豬,輕輕關上房門,離開了。

翌日。

窗外的陽光透過窗簾,灑在床上男人完美無瑕的容顏上。

他安靜的沉睡著,宛如童話裡的睡美男。

突然,一陣手機鈴聲打破了這一份安靜,把床上的男人吵醒了。

丹鳳眼猛然睜開,冷冽的氣息四溢,周遭的氣壓瞬間降了下來。

電話在快要自動掛斷的時候,才被接通。

“老大,你終於接電話了,你冇事吧?”陳東著急的問道。

“什麼事?”

陳東聽到電話裡男人的聲音帶著沙啞,難以置信的問道:“你……剛醒?!”

秦北廷看了眼時間,八點。

昨晚一夜無夢,他竟不知不覺睡到了八點。

他已經很久冇有睡過這麼長時間了,以前天剛破曉,他就起來了。

不是不想睡,而是睡不著。

這再次證明瞭虞禾的治療方式是有效的,這次比上次在校醫裡睡了二十分鐘更久。

“廷哥,昨天那幾個混混全被送進去了,也招了幕後指使人,韓莉莉。

”陳東繼續說道。

“我查了下她的資料,是副市長韓大雷的獨生女,平時仗著父親的官職,在學校裡經常欺負同學,結果被虞小姐教訓了,她不服氣,所以雇人傷害虞小姐。

不等秦北廷開口,他主動問道:“怎麼處理?”

秦北廷薄唇輕啟:“養不教,父之過。

六個字,陳東立馬領會該怎麼做了。

“另外,昨天下午五點,祁媛媛去了凱威學院,祁楠懷疑,她可能就是無名神醫,要不要約她見一麵?”陳東又道。

“不用。

”秦北廷想起昨晚虞禾說的話。

“你去趟星闕,讓找樣東西。

“什麼東西?”陳東問道。

秦北廷:“黑靈珠。

陳東愣了一下,黑靈珠可是傳聞中能治百病的藥材,但冇有人證實過它的真實性。

老大怎麼會放棄無名神醫,相信這種不切實際的傳聞呢?

秦北廷掛了電話,纔看到昨晚十幾個未接電話。

可見這一覺,睡得有多踏實。

韓家這邊,可就冇有這麼踏實了。

“都中午了,還在睡,給我起來!”

韓大雷一腳把韓莉莉從床上踹到了地上。

“爸,你乾什麼?!”

韓莉莉剛被父親從被窩裡拖起來,大腦發矇,接著又吃了一腳,摔在地板上,這下清醒了。

“乾什麼?老子的官途全被你毀了!”

一大早,韓大雷收到了他市長候選人的資格被取消了!

他反思總結了兩個小時,都冇有發現自己哪裡出現了紕漏。

於是找人打聽了一下,卻被告知,“你家人是不是得罪了什麼人?”

韓大雷想了很久,最後發現最大的問題可能性,就是整天惹是生非的韓莉莉!

新一屆的市長評選正在進行中,他和楚石是候選人,他的資曆各方麵都比楚石好,有很大的概率成為下一屆的市長。

為了這一刻,他準備了十年。

結果關鍵時刻,這個不爭氣的女兒給他掉鏈子!

韓大雷生氣地操起房間裡的棒球棒,韓夫人立馬攔住了他。

“大雷,這事不關莉莉的事,她前幾天還在學校被同學欺負了,纔出院,你彆再傷著她了!”

“活該!這都是你寵出來的壞毛病!我說過多少遍,不要在外麵惹是生非!”

韓大雷甩了甩棒球棒,指著韓莉莉,怒目圓睜命令:

“你給我仔細想想,你最近都得罪了什麼人?!”

韓莉莉一哆嗦,她在學校裡橫行,但在家裡最怕的是父親。

韓大雷一生氣,彆說她了,連她媽都一起打!

最近她得罪的人?

虞禾那張清冷美豔的容顏浮現在韓莉莉的腦海。

一個山旮旯裡出來的鄉巴佬,不可能!

之前派去找麻煩的小混混被抓了,是虞禾僥倖!

她絕對不可能有能耐威脅爸爸的官途!

“老爺老爺,不好了。

”這時,傭人拿著手機慌慌張張跑上來。

“什麼事?慌慌張張的。

”韓大雷訓斥道。

“您受賄的證據全被人發到了網上了。

還有小姐欺負同學,差點鬨出人命,私了的事也全被爆出來了。

“什麼?!”

三人打開微博,北市副市長韓大磊受賄1.2億,為女兒公報私仇在熱搜上赫然在目。

點進去,還是幾個大v的新聞平台同時報道。

報道內容裡帶著聊天記錄、視頻、照片等現場證據。

“怎麼會!這些視頻是誰錄的?!”韓大雷看得冷汗直冒。

他明明記得交易的時候是很安全的……

怎麼還會有這些證據?!

他突然想到老師說過的話,“你在這個世界上做的所有事都是有跡可循。

韓大雷感覺此時正有一雙眼睛在暗處盯著他,盯得他毛骨悚然。

“你到底在外麵得罪了誰?!”他握著韓莉莉的肩膀,用力晃。

虞禾那張清冷美豔的容顏,再次在韓莉莉的腦海裡浮現。

不可能!

那個鄉巴佬不可能有這個能力!

一定是楚穎的爸爸做的!

他在跟爸爸爭奪市長的位置!

“韓大雷,我們是檢察院的,有人舉報你受賄、公報私仇,請跟我們走一趟。

這時,十幾個穿製服的男人突然衝了進來,把韓大雷扣上手銬,帶走了。

韓家外麵,擠滿了記者媒體;韓家裡麵,幾個檢察官翻出了大量非法現金、古董等,最後連整棟彆墅都被封查了。

收到風聲的親朋好友都紛紛斷開與韓家人聯絡,怕引火燒身。

一天內,韓莉莉和韓夫人無家可歸,露宿街頭。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