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什麼?”

虞禾不解,之前秦北廷跟她說的時候,我還不相信,養父是被人冤枉的,怎麼可能會不希望被平反呢?

如果他不想平反,當年養母又怎麼會因為幫他收集證據,最後被黃氏謀殺?

所以當她親耳聽他這麼說,她很不理解,甚至懷疑是不是秦北廷威脅他這麼說的?

可是剛進來這裡的時候,她就留意過,牆上冇有裝攝像頭。

“是不是因為秦北廷?是他不讓你說?他可能是凶手?”虞禾忍不住問道。

見她誤會了,秦永毅解釋道:“不是。這事跟他沒關係。”

聽他親口說當年的事與秦北廷無關,虞禾心裡暗暗鬆了口氣。

可跟秦北廷無關,他又為何不讓她繼續查?

他想包庇凶手嗎?

“那為什麼?”虞禾蹙眉。

“這件事涉及的太多人了,查下去,隻會讓秦家很多人都進來……”秦永毅說道,“我想爸和三哥肯定都不希望看到這樣的情況發生,所以就這樣吧,這件事到我這就結束了,彆再查了。

“除了不能出去,我在這裡過的也清閒自在,用我一個人的自由換秦家一片安寧,也不錯的。”

虞禾難以置信地看著他,這張臉在記憶中明明是那麼的熟悉,在這一刻突然變得好陌生。

“可芸兒姨呢?她為了給你平反,她受了那麼多罪,最後還被陷害死了!你就讓她這樣白白死了嗎?”

“就是她已經因為這件事死掉了,我纔不想讓你再查下去!”秦永毅蹙眉,低吼道。

他見虞禾眼眶紅了,才意識到自己過於激動,語氣重了。

他一直把她當成掌心寶,以前是連句重話都不捨跟她說的,因為這事,他一時失態,冇有控製好自己的情緒。

他深吸一口氣,放輕語氣,繼續說道:“繼續查下去隻會給秦家帶來更多的傷害,家族名聲敗壞,甚至家破人亡,斷子絕孫,何必呢?

“這件事情已經過去了,一家人和和氣氣,平平安安不好嗎?”

“一家人?和和氣氣?”虞禾哂笑,“哪來的一家人?就秦家裡的那些勾心鬥角,明爭暗鬥,也叫和和氣氣?”

“一家人難免有些矛盾,隻要秦氏現在能團結一致,讓秦氏在國內穩拔頭籌就好。”秦永毅說道,“這件事情已經過去那麼久了,現在再翻出來,除了影響秦氏的聲譽,並不能改變曆史,芸兒也不活過來,所以冇有必要。”

“所以,秦家的臉麵,表麵的和氣,比命都重要是嗎?”虞禾眼眶控製不住的濕了。

為了還當年一個真相,養母被害死了,外婆帶著她苟且偷生,好不容易走到今天,眼看著要查明真相,當事人卻跟她說,“彆查了,我很心甘情願地當替罪羊”,這讓她怎麼接受?

活該外婆這些年帶著她受的苦?

活該養母為這事而死?

活該信耀哥裝傻這麼多年?

活該她自作多情,自討苦吃,自以為是的給他平反?

虞禾鼻子發酸,第一次感覺到明明很氣憤,卻很無力。

“家族的利益大於個人的利益,隻要秦家現在能順順利利發展下去,我背這個鍋不算什麼。你現在還小,可能理解不了,等你長大了,你就會明白我說這話的意思。”秦永毅說著拍了拍虞禾的肩膀。

虞禾緊咬著下唇,不讓眼眶裡的淚水流下來,“我並不想懂你說的,我隻想要一個真相!”

“乖,彆倔了,是我辜負了芸兒和你,來生再彌補你們。”他繼續說道,“你也彆怪你小叔,他之前也想查,是我求他彆查的。

“爸爸不能出去陪你,隻能托付北廷多照顧你,你以後有什麼事拿不定注意的,可以多和他商量一下。尤其是終身大事,你是女孩子,要謹慎,彆被壞男孩騙了……”

會見室外的走廊上。

秦北廷讓北冥和羅廣白去忙他們的,自己坐在走廊的椅子上,打開隨身帶的電腦放在腿上開始乾活,直到關閉的門從裡麵打開。

虞禾出來時,眼眶有點紅,麵無表情地對在門口守著的獄警道了聲:“謝謝。”

然後直接走人。

秦北廷見她臉色不對,忙收起電腦,去追她,“寶寶……”

“你先回去吧,彆管我。”虞禾說完,悶頭走路。

她的記憶力不錯,來的時候已經記住了路,冇一會就出了監獄大門。

北冥的車已經走了,這邊是嚴管區,很少車輛經過,打開約車APP,附近也冇有司機接單。

她見附近有個公園,便邁步過去。

秦北廷怎麼可能不管她,見她悶悶不樂的樣子,眉頭緊蹙著,“寶……”

“你彆跟著我!”虞禾突然吼道。

她現在不想看到秦家人!

秦北廷看著她難受的樣子,心裡也跟著難受。

正是因為猜到她知道真相後,肯定會受傷,他纔不想讓她繼續查。

可見她為了查出真相,連命都可以不要,他妥協了。

結果還是讓她受傷了。

他快步過去,拉著虞禾的手,把她摟進懷裡。

“彆碰我!”虞禾拚命掙紮,想要推開他,但手上有傷,並冇有什麼力氣。

秦北廷緊緊地抱著她,不放手,“難受就哭出來吧,不管發生什麼,我都會陪著你。”

虞禾被他按在懷裡,掙紮幅度越來越小。

天空陰沉沉的,四周空氣異常的悶熱,似乎即將要迎來一場大暴雨。

自從養母去世,虞禾認清現實後,就很少哭了。

每次受了委屈,她都會在心裡不斷的告訴自己,要堅強,不許哭,哭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但在這一刻,她再也忍不住了,埋在男人的胸膛裡,由低唔聲到崩潰大哭。

秦北廷感覺胸膛上的衣裳一片濕熱,撫摸著她後背,幫她順氣。

他半磕著眸,眼皮底下掀起一片驚濤駭浪,這讓他更加堅定要摧毀秦家!

——

晚上。

虞禾回到協和的住院部,在走廊上看到守在她病房外的秦管家。

秦管家見隻有她回來,秦北廷不在,禮貌地問道,“虞小姐,方便說個話嗎?”

“什麼事?”虞禾推開病房門,語氣淡淡。

“虞小姐,能不能麻煩您幫忙勸勸七爺,讓他回秦氏總部任職?”秦管家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