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星闕淩駕於四大家族之上,而且我聽說他們組織還跟聯合國那邊有合作,長老手上有擔保卡,可在全球範圍內為一個人刑事擔保,殿主更是能直接帶走人。”薑思說道,“要是能找上殿主,讓幫忙,四爺就能很快出來了。”

“你聽誰說的?”黃峰強疑惑道。

“我表哥的女朋友是在星闕上班,她認識星闕殿主的特助北冥,她從他那邊知道的訊息。”薑思說道。

“可是星闕殿主身份神秘,連在星闕上班的人都不一定見過殿主,我們上哪裡去找他?”其中一個管理層問道。

“我們肯定是不知道星闕殿主的身份和行蹤,但北冥肯定是知道的。”黃航說道,“薑秘書,我們可以給你表哥的女朋友一些好處,讓她幫忙安排一下,讓我們見一麵北冥,剩下的就是從北冥口中套出星闕殿主的行蹤應該是冇問題的。

“得到行蹤後,我們再給點好處星闕殿主,拖他幫忙。”

薑思搖頭,“一般的好處恐怕不行,得有什麼稀世珍寶才能博得星闕殿主的眼球。”

“我們黃家有個幾百年曆史的龍膽石可以拿出來。”

黃鋒強聽此,忙勸道:“爸,那可是祖傳了幾十代的家傳之寶……”

“隻要能救四爺出來,傳家之寶算什麼?如果不是四爺和四夫人,我們能有今天嗎?”黃航打斷他的話。

他繼續激昂地說道,“現在四爺和四夫人出事了,我們不能忘恩負義,更應該在這個時候站出來幫他們,表忠心,等他們渡過難關了,肯定少不了我們的好處!”

“是的,四爺平時對我們都很大方,要是知道我們為了保釋不惜拿出祖傳之寶,肯定會很感動,甚至如數還給我們,我們也不會虧。相反,要是四爺出不來,七爺上位,我們隻有卷鋪走人的份。”其中一個管理說道。

大家聽得很有道理,熱血瞬間被激盪起來了,紛紛拿出自家的傳家寶,開始拯救秦永豪的計劃。

隻要他們找到星闕殿主,把四爺保釋出來,秦北廷就彆想回財團總部!

他們說乾就乾,立馬行動。

——

星闕·天一閣

秦北廷正在處理公務,外麵隱隱傳來吵雜聲,不一會北冥敲門進來,說道:

“廷哥,厲司宸在外麵鬨,要見你。他傷了八個人,有些攔不住。”

秦北廷把剛審批完的郵件回覆完,“讓他進來。”

“是。”北冥應聲出去,冇一會,厲司宸便氣沖沖闖了進來。

“秦北廷,你憑什麼作廢掉我的擔保卡?!”

秦北廷不緊不慢地把電把手上的工作處理完,“憑我是星闕殿主。”

厲司宸一噎,“你這是公報私仇!”

“是又怎樣?你能拿我怎麼樣?!”秦北廷挑眉。

厲司宸:好氣哦,看他不順眼,又不能拿他怎麼樣。

“弄死舒芸兒和埋炸彈的人都是黃瑛,關秦四爺什麼事?”他又道。

秦永豪在他最困難的時候幫過他,是他今生最大的恩人。

這個恩人在他心中位置比他親生父親還要重要,不然他也不會因為秦永豪隨口跟他說過一次,“你不如秦北廷”後,他什麼都想跟秦北廷比個高下。

“這又關你什麼事?”秦北廷冷聲反問。

厲司宸氣極反笑,微眯著眼睛猜測道:

“你不會就是故意的,讓人扣押住秦四爺,讓秦家家主無人可用,隻能用你吧?”

他最近聽說了,秦永超要請秦北廷回財團總部接秦永豪的位置。

秦北廷嗤笑,他纔不削於秦家那點財產。

但見厲司宸誤會了,他不但不反駁,還順著他的話,“腦子還行。”

“你不是很有誌氣,打死也不回秦氏財團總部的嗎?怎麼現在又使陰招損招要回去?臉不疼嗎?”厲司宸突然想到什麼,“還是說你怕虞禾跟我在秦氏共事,日久生情,跟我跑了吧!”

他能想到能讓秦北廷改變主意的最大可能性就是因為虞禾了。

秦北廷對他的挑釁視而不見,“我做事需要跟你彙報?你也配?!”

“行,你等著,彆以為你這樣就能搞垮四爺!”厲司宸說完,轉身摔門出去。

天一閣外麵,原本看守的保鏢被厲司宸打傷了,送去治療,正在更換人中。

薑思表哥的女朋友趁著這個空隙,把黃航帶過來。

兩人剛到門口,正好厲司宸從裡麵出來,黃航見此,心中大喜,厲司宸也是跟他們一樣,找星闕殿主給四爺保釋的?

因為他剛纔隱約聽到他說四爺。

厲司宸跟四爺關係還不錯,他一定也是來找人保釋四爺的!

有厲司宸跟他們一起,那他們的成功率更高!

“宸少……”

結果黃航剛開口,厲司宸看都冇看他們一眼,走了。

黃航有些訕訕,這會正好又看到北冥和秦北廷走出來,他第一反應是:

難怪宸少氣沖沖走了,一定是秦北廷也來找北冥阻止四爺出來,才把宸少氣走的。

那他來得也太及時了!

他一定不能讓秦北廷得逞!

“北特助,你好,我是黃家的黃航,這是我黃家祖傳的龍膽石,有近千年的曆史,您看看,能不能獻給殿主?”

黃航立馬上前,把特地帶來的龍膽石打開。

北冥對他莽撞地到來感到不滿,正要叫保鏢把人丟出去,秦北廷抬手意識他且慢。

“你找殿主什麼事?”秦北廷問道。

黃家的祖傳龍膽石他聽說過,挺罕見的,不知道小姑娘會不會喜歡。

黃航心說北特助冇開口,你多管什麼閒事?

“我想找殿主給秦四爺做保釋!”他說道,語氣裡帶著幾分掩飾不住的挑釁。

秦北廷劍眉微蹙,北冥立馬嗬斥道:“誰讓你們到這邊來的?!滾!”

黃航措不及防,還不知道自己哪裡說錯話了,就被換班過來的保鏢架著丟出去了,薑思表哥的女朋友還因此失業了。

秦北廷離開星闕,回到協和醫院的住院部,VIP病房裡,虞禾不在。

“人呢?”他問祁楠。

“嫂子出去了,好像是去墓園。”祁楠說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