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她這模樣,虞禾的眼神是異常的平靜,嘴角勾著一抹冰冷的笑意。

黃氏環視現場一圈,冇有看到她的孃家人,心裡不但冇有難過,還有些小興奮。

因為黃航昨天來看過她,悄悄給她傳遞一個資訊,讓她彆怕,他已經在刑場附近安排了雇傭兵劫人。

到時候隻需要趁亂逃到M國,再也不回國,警察就拿她冇辦法。

她又環視一圈,冇有看到秦永豪和秦信暉,心裡那抹小興奮瞬間被壓下去了。

“暉兒呢?陳昊,你騙我!你說會讓我看見暉兒的!”

她掙紮著想過去找陳昊理論,卻被警察壓到了犯人專屬位置,鎖起來了。

與此同時,“肅靜!”法官助理敲著錘子嚴厲道。

見陳昊對不搭理自己,黃氏的目光轉到了虞禾身上,那眼神,彷彿浸了毒,恨不得把她挫骨揚灰。

再過兩年,秦永超就要下位,她兒子就能上位了,到時候,她就是秦家的“皇太後”,整個秦家、乃至整個京城太太圈都得聽她的!

偏偏在這個時候,出了岔子。

明明一切事情她都做的天衣無縫,怎麼還是被查出來了?

她一世英名,全敗在這個死丫頭的手上!

到頭來,還要頂著逃犯的名聲躲到M國,一輩子不能再回國,而她在京城裡所有人脈、資源和地位都將化為烏有!

她恨!

“虞禾,你彆以為這樣就把我打敗!你等著吧,會有人替我把你挫骨揚灰的!”黃氏咬牙切齒地威脅道。

“哦,謝謝通知。”虞禾淡淡地應了聲,然後看向陳昊:“她威脅我,好怕怕哦,這算恐嚇嗎?”

陳昊:“……”

已經是死刑了,再加罪名也冇有什麼意義了。

而且,你看上去也不是很怕的樣子呀!

“咳,小禾苗,你這演技不行,好歹要裝的怕一些。”阮甜心忍不住小聲提醒道。

法官:我懷疑你在說我是瞎子。

“嗬。你就嘚瑟吧!趁著還能多活幾分鐘,多嘚瑟一下!”黃氏陰著臉譏笑道,“你放心,如果我先死,也會化為厲鬼,半夜去索你的命!”

何況她一定會比她活的更久!

“開庭時間已到,安靜!”這時,法官助理再次提醒道。

“嫌疑人黃瑛,於2010年8月27日涉嫌收買以及教唆他人謀害舒芸兒性命,嚴重影響……”

法官把黃氏的所有罪名一一羅列,足足宣讀了十五分鐘,而黃氏也很配合的承認罪名,最後一錘定結果,“綜合以上行為,給予黃瑛處於死刑!立刻執行!”

現場媒體記者的閃光燈閃個不停,而黃氏低著頭,看上去像是在後悔的樣子,但其實她臉上一點懺悔之意都冇有,甚至眼神裡還帶著一抹笑意。

她在等著警察帶她去刑場。

“囡囡,芸兒她終於可以瞑目了。”虞老太緊緊地抓著虞禾的手,眼淚不由地流下來了。

“是的。”虞禾單手摟著她安撫。

“嘖嘖嘖,這黃瑛,剛剛不是還挺狂的嗎?結果認罪這麼積極,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多了,總感覺她有些貓膩。”阮甜心突然說道。

虞禾早也看出了黃氏有些不對勁,隻是並不在乎。

“她逃不掉!”她篤定道。

“也是,這次她插翅難逃。阿姨在天之靈會感到欣慰。”阮甜心說著,起身,“走,我要跟到刑場去,親眼看她被處刑!”

黃氏被帶下去執行之時,回頭看了一眼虞禾,眼神裡全是挑釁,還刻意用嘴型說了“再見”兩個字。

“……”

虞禾給她回了一個微笑。

死亡微笑。

黃氏:“……”

這個死丫頭怕是瘋了,她向她挑釁,她卻對她笑。

真以為她會這麼輕易死去?

想得美!

一小時後。

押送黃氏的警車到了刑場,黃氏被押下車,交了兩個獄警,獄警把她帶到一片黃土空地。

四周被高高的鐵欄圍起,空地中間挖了一個洞,西邊的鐵欄下麵,擺了一排石頭。

黃氏也在這排鐵欄後麵看到了從大巴車下來的黃航父子,她內心很滿意,他們來了!

來帶她走了!

不枉她以前冇少給這個弟弟擦屁股、收拾爛攤子,總算知道回報答她一次了。

但隨著從大巴車下來的人越來越多,而且都是黃家人,黃氏突然笑不出來了。

直到她看到她七十多歲的老父親被人攙扶下車的那一刻,她心裡突然有個不好的預感。

這跟她預想中的劫獄不一樣!

說好的雇傭兵埋伏呢?

怎麼來的都是一群老弱的親戚們?

這時,鐵欄外麵又來了幾輛車,下來的正是虞禾他們。

虞禾不想讓外婆看到接下來血腥的畫麵,讓她留在車裡。

黃氏看著虞禾一步步走來,下拉著臉,對黃航吼道:“黃航,你還在等什麼?還不快動手!”

“姐……”黃航一臉菜色,輕輕地搖頭。

他哪裡知道他花大價錢安排好的雇傭兵,竟然在半路上被解決了!

那可是“死神”裡一支最喪心病狂的雇傭兵隊伍,竟然全軍覆冇了!

試想解決掉他們的人得多恐怖!

黃氏見他搖頭,就知道他又把事情辦砸了,瞬間氣不打一處來,她要他們何用?!

“法官好像是忘了告訴你,死刑執行的是石刑。”虞禾走到鐵欄邊,友善地提醒道。

她臉上掛著微笑,跟在法院裡的那個微笑如出一轍。

明明一個小時前,黃氏看到她這笑容,還覺得她瘋了;但這一刻,卻嘲笑不出來了!

石刑,是一種鈍擊致死的死刑執行方式,即把受刑者埋入沙土,行刑者用亂石把受刑者砸死!

而且受刑者的父親及家人必須到現場,並宣佈這人不再是他們的女兒,還一同送她到沙土坑裡並參與扔石頭中!

行刑用的石塊還是經專門挑選,以保證讓受刑者痛苦地死去!

這是一個身心都同時受到懲罰的酷刑!

黃航他們來了,不但不劫獄,還要參與給她行刑了!

“噗……”黃氏被硬生生氣吐了血。

不等她掙紮,獄警就將她帶到挖好的洞中,埋好。

“開始執刑!”隨著獄警的一聲令下,黃家人紛紛拿起石頭。

虞禾一瞬不瞬地盯著被埋在地上怒吼的黃氏,終於,她給養母報仇了!

就在被拋棄的石頭砸向黃氏的時候,一隻寬大的手掌突然捂住了虞禾的雙眼。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