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禦,書房。

虞禾刷著韓大雷落馬的新聞報道,桃花眼微眯。

她資料才收集齊全,還冇有來得及發,韓大雷就落馬了。

是誰的速度這麼快?

“第一道題,你已經做了半個小時。

一隻修長、骨節分明的手在桌麵上的練習冊上敲了敲。

虞禾抬眸,男人完美無瑕的傲世俊顏映入眼簾。

他俯著身體,右胳膊肘抵著桌麵,手掌拖著下巴,眼神直勾勾的看著她。

虞禾:“……”

他不是出去了嗎?什麼時候回來的?

窗外晴空萬裡,兩人隔著張桌子對望,時間彷彿靜止在這一刻。

彷彿過了半個世紀。

秦北廷的左手一步兩步爬過桌麵,攀到她纖細的手腕上。

“再看,我可就要……冇收手機了。

他的手掌很大,輕易地就握住了她纖細的手腕。

虞禾睫毛輕顫,立馬收起手機,避開他的手。

拿起桌麵上的鋼筆,在第一道選擇題的空格上,隨手填了個b。

“你什麼時候開始用右手寫字的?”

秦北廷微眯著丹鳳眼眼看著她拿筆的右手。

他深刻地記得,她是先天性左撇子。

為此他還刻意磨練左手……

虞禾看了眼右手,才反應過來,最近刻意用右手慣了。

“外婆說我左手寫字太醜了,讓我練右手。

”她半闔著濃密的睫毛說道。

秦北廷看著她,嘴角勾了勾。

心虛、說謊時不敢與人對視的小反應倒是冇變。

還是那麼的可愛~

虞禾不知道他在想什麼,裝模作樣繼續做題。

她做題的樣子很認真,速度很快,唰唰唰地,很有學霸風範。

兩分鐘不到,第一頁選擇題全做完了。

秦北廷繞到她身後,一看。

很好!

完美地避開了所有正確選項!

秦北廷:“……”

虞禾正要翻下一頁,男人富有磁性的聲音,帶著溫熱的氣息在耳邊響起。

“做錯了。

他寬大的手掌握住她執筆的右手。

這姿勢,就像秦北廷從後麵親密抱住了虞禾,過於曖昧。

虞禾渾身僵硬,心跳不經意間漏了一拍,鼻腔滿滿是男人身上淡淡的菸草味。

“第一道題,你代入這個公式,重新算算試試。

秦北廷握著虞禾的手,寫了個數學公式。

他神情舉止自然得彷彿這種教學方式很正常似的。

“秦教授都是這麼教人做作業的嗎?”虞禾問道。

“怎麼?”

秦北廷看著懷裡的人,劍眉輕佻,嘴角帶笑。

虞禾:“……”

她的腦海裡浮現出他這般教彆的女人做作業,心裡有種莫名其妙的不舒服。

煩躁。

“冇什麼,這些題我都不會,不做了。

虞禾抽回手,陡然起身,離開。

秦北廷看著她的背影,小姑娘又生氣了?

虞禾不知道的是,在她離開書房後,秦北廷從書桌的抽屜裡拿出兩份試卷。

一份是她的入學考試的試卷,另外一份是陸辰宇交出來的神秘學神的試卷。

“學神?”秦北廷摩挲著兩份試卷,眼神裡是掩飾不住的驚喜感。

——

葉家。

“真冇用!”

葉子蘇看著網上新聞報道,楚石成為了下一屆市長,韓大雷因受賄落馬,韓莉莉家被封查,心裡輕蔑。

還以為能借韓莉莉的手給虞禾一個下馬威,結果韓家就出事了。

虞禾那個鄉巴佬還真是幸運。

每次都被她僥倖逃過!

“小姐,開飯了。

”傭人敲響了房間門。

“來了。

葉子蘇是最後一個入座餐桌,發現餐桌上隻有四個人,但桌麵上卻擺了五副碗筷。

多出的那副碗筷的位置,正是之前虞禾坐過的位置。

程麗珠正看著那位置出神,葉建明並未察覺。

見此,葉子蘇內心泛起一股濃濃的怨念。

那個鄉巴佬明明都搬出去了,媽媽為什麼還這麼掛念她!

“翠姨,你是不是忘了,奶奶還冇有出院呢。

”葉子蘇微笑著說道。

“這碗筷又不是我擺的,是太太擺的。

”翠姨小聲嘀咕完,趕緊把那一副多餘的碗筷撤了。

這一舉動,引起了葉建明的注意。

他看了一眼虞禾之前坐過的空位置,心裡算了下時間。

“爸,你不是說,不出一週的時間,那個鄉巴佬就會回來認錯的嗎?”

葉子正抬頭問道,一副不怕事大,看戲的口氣。

是的,現在已經半個月過去了。

彆說虞禾人回來了,連個影子都冇有出現過。

葉建明臉色當即沉了下去,第一反應是看向程麗珠。

“你是不是揹著我聯絡她,還給她打錢了?”

程麗珠內心一驚,連忙否認,“我冇有!”

其實真相是,她之前偷偷地給虞禾轉過錢,但被虞禾如數退回來了。

虞禾說,她有錢。

可她才從山裡出來冇多久,就算虞老太有給她一些錢,但北市的消費這麼高,根本撐不了多久。

“我不信!”葉子正說道。

媽媽之前就給過那個鄉巴佬十萬的零花錢!

不對,那十萬塊後麵到他手裡了……那個鄉巴佬現在應該是冇錢了……

他一抬頭,發現飯桌其餘三人看著自己,等著他接著說出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

葉子正:“……纔怪。

“……”

“……”

“她是餓死在學校了嗎?”葉建明險些一口氣冇有提上來。

“爸爸,你彆生氣,虞禾其實在學校過的挺好的,有次放學的時候,我還看到她和……”

葉子蘇說到這,故意停頓了一下,她欲言又止的樣子,更讓人好奇。

“他和什麼?!”葉建明厲聲問道。

葉子蘇像是猶豫了很久,最後不知道該怎麼說,打開手機照片遞給他,讓他自己看。

她越這樣,就越讓人大家好奇,虞禾到底做了什麼。

程麗珠放下碗筷,起身正要過去看,葉建明生氣地把手機摔在了地上。

“這個逆女!竟然做出這麼傷風敗俗的事!還嫌葉家的臉麵丟地不夠徹底是不是!”

程麗珠連忙撿起手機,螢幕上,正是虞禾跟幾個混混走的背影。

“怎麼會……”她難以置信的捂住了嘴。

葉子蘇見葉建明再次大動肝火,嘴角勾起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意。

“爸爸,你彆生氣。

她起身去安慰葉建明名,隨後附在他的耳邊說了些什麼,葉建明憤怒的表情逐漸平複。

“好,到時候你把她帶回來。

”葉建明點頭說道。

“好的,爸爸。

”葉子蘇眼神閃過狡黠的光芒。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