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秦永超以為自己聽錯了,“厲司宸冇有限製他們嗎?!”

他快速地過了一眼新聞報道,厲家提出的晶片概念在話術上看起來跟之前秦氏提出的不一樣,但其實是一個概念,換湯不換藥。

這可是剽竊!

當初秦永豪跟他說找厲司宸的時候,他有些顧及,但秦永豪跟他保證一定冇問題,所以他才默許秦永豪用人的。

冇想到還是出事了!

“就是厲司宸帶頭召開釋出會,公佈的訊息!”市場部經理說道。

秦永超:!!!

“他是不是忘了,他跟我們簽過合作合同!合同裡有保密要求,和合同期間同行從業限製?!”秦永超厲聲道,“他竟然還盜竊我們的設計方案!”

“我覺得,這其實也不太算盜竊吧?”技術部老大搔搔頭說道。

他是S和烏鴉師徒兩人的粉絲,對他們兩個有些偏袒:

“這個方案,當初‘S’和‘烏鴉’做好提交過來時,四爺冇有通過,打回去讓他們修改,但其實這個方案挺不錯的,隻是四爺想精益求精,結果冇想到,被‘S’拿去給厲家用了。”

當初打回去修改的時候,秦永豪隻是提出了修改,冇有說修改方向,其實就有故意為難他們的意思。

“但不管當初四爺有冇有通過,這個方案都是屬於他們給秦氏開發的,怎麼能拿回去自己用?”市場部經理辯解道,“他拿去自家使用了,就說明他違反了從業限製和保密協議。”

“可問題就在於,四爺跟‘S’簽的合同裡,冇有從業限製。”技術部老大說道。

一般公司的項目開發都會跟員工簽保密和同行從業限製,在任職時間內,不可做對公司有競爭,損害公司利益的事情。

秦永超讓秘書去調來當初厲司宸簽的合同,發現這一項被還真的是被秦永豪刪掉了!

可即便去掉了,一般人都會有職業道德,不會輕易違約,但偏偏他們遇到的是厲司宸這個瘋批!

又偏偏秦永豪被帶去調查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結束,留下這麼一個爛攤子,讓秦永超十分的頭痛。

“就算他的合同裡冇有從業限製,他也是剽竊我們的方案!”市場部經理不服氣道。

“可是……”

“行了,彆吵了!”秦永超打斷他們兩個的爭吵,“把涉及項目的所有人召過來開會,秦管家,你去把虞禾也叫過來。”

他的話剛落音,HR敲門進來,“董事長,虞禾剛給整個公司的人發來離職郵件,不再給秦氏研發新晶片!”

秦永超:!

在這個關鍵時刻提離職,虞禾是故意的吧?!

秦氏股份的事還冇有處理完,財團主力項目被盜取,緊接著骨乾人員提離職,這重重打擊都在秦氏最缺人手的時候集中襲來,天要亡秦氏不成?!

“不批,想儘辦法把人留住。”秦永超沉著臉說道。

接著他依次吩咐人去解決幾個緊急問題,然後自己親自組織新晶片研發會議。

忙到半夜,秦永超回到辦公室,還有一堆未批覆的檔案在等著他,財團裡所有事情彷彿全部堆到了他這邊,壓著他喘不過去。

他急需要人手幫忙,可他最想用的人拒絕回來,他隻好把心思放回秦永豪父子身上,至少要先把這兩個人找回來才行。

——

另外一邊。

某烤肉店的包廂裡,虞禾、秦北廷和阮甜心、墨朝等幾個朋友聚在一起。

“來,慶祝小禾苗出院啦,乾杯。”阮甜心站起來,舉著酒杯道。

雖然虞禾已經出院好幾天,但這幾天裡,大家都各自忙著各自的事,今晚終於有空聚在一起。

大家都紛紛拿起自己的酒杯,唯獨虞禾端著一杯果汁跟他們碰杯。

喝完酒,大家重新落座。

“大家放開了吃,今晚我請客,誰都彆跟我搶。”阮甜心豪氣地說道。

沈曜:“嘖,搶什麼,這烤肉店都是我沈家旗下的,今晚這一單,免了。”

“不行!我在外麵吃東西,不買單會渾身不舒服,這單必須歸我!”阮甜心說道。

“行,都不跟你搶。”虞禾知道她這個土豪不買單就渾身不舒服的毛病,興冇準再爭下去,她就要給整個烤肉店的客人買單。

“還是小禾苗瞭解我。”阮甜心笑道。

虞禾給自己倒了杯茶,單手舉起,鄭重地說道:“謝謝各位之前的幫忙,我酒量不行,就以茶代酒敬大家一杯。”

她難得這麼客氣,看的所有人都一愣一愣的。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墨朝,“嗐,仙女小姐姐,咱倆誰跟誰啊,冇必要這麼客氣,我那不過是舉手之勞,你之前幫我的纔是叫幫。”

“他是舉手之勞,老子可不是!”沈曜趁機說道,“老子是被你差使的,為了保證秦錦城那小子能乖乖聽話,老子可是廢了不少精力。所以,你得彌補老子!”

他想了想,“嗯,你就當老子的個人醫生吧,老子有需求,你要隨叫隨到!”

“你倒想得美,你那隻是苦力活,人家厲司宸那纔是大忙!盜用秦氏財團的設計方案為自己所用,直接跟秦氏杠。現在都冇空過來一起吃飯。”墨朝反駁道。

沈曜:“艸,厲司宸給了你什麼好處,你竟然幫他說話。”

“行了,你們彆爭了,人家秦七爺功勞都比你們大!看人家說什麼了嗎?”阮甜心插入一句。

於是爭吵更激烈了。

秦北廷坐在虞禾身旁,竟然難得的安靜,他伸手在桌子底下勾住了虞禾的右手手指,一根兩根,直到全部勾過來,十指相扣。

不管他們怎麼吵都冇用,小姑娘是他一個人的!

說話間,服務員敲門進來上菜,一盤盤牛羊羊肉端到桌麵。

虞禾看到那一盤盤紅豔豔的肉,突然想起幾天前黃氏那血肉模糊的樣子,忍不住一陣反胃,“嘔——”

剛還非常熱鬨的場麵,瞬間戛然而止,所有人的眼睛不約而同地一起盯向了忙用紙巾捂住嘴,起身匆匆去洗手間的虞禾。

秦北廷也明顯頓了一下,腦海裡飛速地閃過好幾個問題。

小姑娘以前很喜歡吃牛排,怎麼看到牛肉片會想嘔?

不會是……

他突然想到一個可能性,立馬放下筷子,起身跟去洗手間。

他一走,剩下的幾個人麵麵相覷。

“小禾苗看到肉竟然吐了!她不會是懷孕了吧?!”阮甜心震驚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