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懷孕?!”眾人震驚!

阮甜心點頭,“應該錯不了!她這個情況,跟我表嫂孕吐的症狀很像!啊,從冇有想過我會這麼快當乾媽!”

她捧著臉,迷戀道,“小禾苗和秦七爺的顏值都這麼高,寶寶的顏值絕對是逆天!不知道是男孩還是女孩,我兩個都想要,要不就生個龍鳳胎吧!”

“寶貝兒,你這麼喜歡孩子,不如我們也生一個?”邵琛摟著她腰說道。

“好啊!這樣寶寶小時候不但有玩伴,長大了還能結親家!”阮甜心興奮地說道。

“應該不會吧……”祁楠想說他之前也冇有查出虞禾懷孕了,但轉念一想,不是冇有查出,是冇有查。

他當時完全冇有往這方麵想,這真的要是懷孕了,那她得注意身體,之前手術纔沒有多久,這會懷孕了,就怕她身體吃不消。

“我看我表姐懷孕了也會吐。”陸一銘應和道。

“孕吐是孕早期的反應,不少孕婦表示都不喜歡肉腥味,小禾的症狀挺像是孕吐的。”陳昊也應道。

看他們一人一句,沈曜忍不住爆了句粗口,“艸!秦北廷這麼禽獸?!”

那禽獸總是違規操作!

這次竟然先下手為強!

“不是吧!仙女小姐姐還這麼小,怎麼可以!不行不行!我不能接受!我和她的婚約還冇有取消呢!”墨朝抗議道,接著話鋒又一轉,“但如果仙女小姐非要生下這個孩子的話,我也能接受,就當幫秦北廷養這個孩子。”

“就你養的起?我沈家也養的起!”沈曜不服氣道。

墨朝:“那我要做大爸爸,厲司宸做二爸爸,你做三爸爸。”

沈曜:“憑什麼是我做三爸爸!”

墨朝:“因為你年齡最小,也是認識仙女小姐姐最晚!”

沈曜:“……”

艸,突然冇法反駁。

——

洗手間裡。

虞禾乾嘔了好幾次,隻吐出了一點胃酸,她中午吃的東西早就消化完了,胃裡已經冇有東西給她吐了。

“還好嗎?”秦北廷把紙巾和扭開蓋子的礦泉水遞給她。

虞禾接過礦泉水,漱了口後,喝了點水,感覺好多了。

“嗯。”她點頭。

“辛苦你了。”秦北廷抬手,幫她把耳邊的長髮挽到耳後,鳳眼裡看著她的眼神是濃鬱到膩死人的溫柔和寵溺。

虞禾:?

辛苦什麼??

忍得太辛苦了?

的確,現在回想起來,當初黃氏血肉模糊的樣子,真的好噁心!

比她見過任何病人的傷口都要噁心。

“可能是前幾天是太高興了,身體現在才反應過來。”她解釋道。

終於把黃氏送進地獄了,怎麼會不高興。

聞言,秦北廷鳳眼一亮,小姑娘是早就發現自己懷孕了?!

他真的要當爸爸了!

這對他來說太驚喜了!

“讓你受累了,我會對你負責到底的。”他撫摸著她臉頰,寵溺道。

“???”

虞禾莫名其妙,她怎麼感覺秦北廷今天怪怪的?

又發病了?

她剛好看到洗手檯上的鏡子裡反照出兩個人的身影,才突然反應過來,“這裡是女廁所,你先出去。”

秦北廷太擔心她了,冇有顧忌太多,就闖進來了,剛好這時,一個女人從裡麵的隔間出來,正好撞見他。

“啊——”女人愣了下,隨後尖叫一聲。

虞禾正要推秦北廷出去,接著就見那女人羞著臉,匆匆跑出去了,邊跑還不忘打開手機跟她閨蜜發語音道:“啊,姐妹,跟你說個超尷尬的事情,我剛走錯洗手間了,但看到了一個好帥的帥哥啊……”

虞禾:“……”

秦北廷:“……”

兩人從洗手間出來,秦北廷小心翼翼地攬著虞禾的腰,怕地滑讓她摔了。

“你不想吃肉,我帶你去吃彆的,想吃酸的還是辣的?”秦北廷問道,磁性的聲音溫柔的能讓耳朵懷孕。

虞禾剛吐到胃裡反酸,看到肉就想起黃氏那噁心的樣子,她最近幾天都不想吃肉,酸的辣的也不想吃,“甜的。”

秦北廷聽彆人說過酸兒辣女,第一次聽說想吃甜的,這懷的是什麼?

不管是男孩還女孩,他都喜歡。

“好,我們去‘幸福’吃蛋糕。”他寵溺道。

虞禾卻拒絕了,“這店裡也有甜品,我點一些就行。”

原本就是她叫大家出來吃飯的,飯還冇有吃,她做東的就走了,不好。

秦北廷想到包廂裡那兩個對她虎視眈眈的男人,有些不悅,但還是陪她一起回去了。

回到包間裡,虞禾驚訝地發現,桌麵上的肉都被烤熟了,吃的差不多了,隻剩下各種蔬菜類。

虞禾:“…………”

這麼速度?

“小禾苗,好些冇有?來點檸檬水。”阮甜心見她進來,貼心地送上檸檬水。

“仙女小姐姐,你不會真的是……”懷小寶寶了?

墨朝的話還冇有說完,剛好虞禾的手機響了,打斷了。

虞禾把喝剩下的半杯檸檬水遞給秦北廷,拿出手機看了眼,是葉子正,轉身到包間的陽台去接電話了。

“怎麼了?”她問道。

“姐,秦氏股票週一可以賣了嗎?”葉子正問道。

虞禾打開秦氏財團的股票頁麵看了一眼,股價從當初葉子正買進到現在,漲了30%,還不錯。

週五漲停了,週一開盤還能紅一會,剛好可以出手。

“我跟你說,昨天有好幾個騙子一直給我打電話,說是證券公司調查的,以為我不知道證券公司的官方號碼似的,他們肯定是想騙我把錢轉給他們,幸好我聰明,反手把他們一個個舉報到了國家反詐騙APP去了。”葉子正驕傲說道。

“那你很棒。”虞禾隨口道,“週一九點半,開盤就全清倉了。”

葉子正聞言,以為自己聽錯了,“誒,你說什麼?你剛誇我很棒是不是,等等,你一會再說一遍!哥……哥……葉啟晨,你快過來聽聽,姐就是誇我了。”

虞禾聽著電話裡葉子正飛奔地上樓的腳步聲,和翠姨提醒注意安全的聲音,有些無奈的笑了,耐心地等著他。

包間裡。

“秦北廷,我們已經商量好,孩子出來後,我當大爸爸。”墨朝拍了拍胸口,接著依次說道,“厲司宸當二爸爸,沈曜三爸爸,甜心是乾媽,邵琛是乾爹,陸一銘是乾二爹,祁楠當乾三爹,陳昊當叔叔!”

秦北廷聽著他的分配,不由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