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行,我就要現在!”虞禾強行把他推在牆上壁咚。

秦北廷何嘗不是被撩地渾身燥.熱,但一想到她肚子裡懷著寶寶,他隻能強忍著。

“寶寶,彆這樣……”他想推開她,但又不敢太用力,怕傷到她。

這落在虞禾的眼裡,“欲情故縱?嗯?”

她咬著他的唇,微眯著桃花眼,眼尾上揚,帶著一抹微紅,看起來是又欲又野。

秦北廷喉結,墨色的瞳色愈來越深,這也太野了吧!

兩人如膠似漆,四周曖昧的氣息高漲,衣服剛脫,忽得,一聲突兀的手機鈴聲響起。

虞禾:“……”

“寶寶,你手機。”秦北廷終於找到逃脫的機會,提醒道。

虞禾不想理,手機自動掛斷後,又響了,她隻好悻悻然出去,拿手機。

是葉啟晨的來電。

“哥?”她接通電話,回頭看了一眼趁機趕緊把衣服穿回去的秦北廷,“……”

“小禾,你現在有空嗎?方便過來一趟不夜天嗎?”葉啟晨語氣有些不自然。

虞禾聽著葉啟晨的聲音不對勁,應該是遇到什麼事了,“好,你把房間號發我。”

“好,我發你微信,另外帶上你的鍼灸包。”葉啟晨說道。

要帶鍼灸包,虞禾蹙眉,“是出什麼事了嗎?你受傷了?”

“我冇有受傷,是一個……朋友,也不太算是受傷,就是……”葉啟晨欲言又止,“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你來了就知道了。”

“好的。”虞禾掛了電話,簡單衝了個冷水澡,換了套衣服。

秦北廷見她要出去,“這麼晚了,你去哪裡?”

虞禾穿上鞋,“去找彆的男人。”

秦北廷立馬攔住她,“不許去!”

見他當真了,虞禾不耐地“嘖”了聲,“逗你玩兒呢,我哥好像遇到了什麼事,我過去看看。”

秦北廷眉頭微蹙,“在哪?”

虞禾:“不夜天。”

秦北廷眉頭皺的更緊了,大晚上的,他已經夠不放心她出去,更彆說去不夜天這種酒色之地。

“我陪你去。”他拿起車鑰匙,

虞禾瞥了一眼他鼓起的下半身,“你現在這樣出去不好吧?”

秦北廷不自在的乾咳一聲,“咳,很快就會下去了。”

隻要她不要再撩她。

半個小時後,虞禾到了不夜天葉啟晨發的房間號,按了門鈴,門立馬開了。

來的路上,虞禾想著葉啟晨可能被什麼人為難了,可進了房間,房間裡就隻有他一個人。

葉啟晨的臉色有些奇怪,耳根紅了,臉色卻焦慮,襯衫領口敞開著,麵料有些皺,隱約還可以看見襯衫裡麵有個紅色的口紅印。

床上被褥一片淩亂,地上還有散落著女人的衣服、裙子和貼身小衣服。

畫風有些香.豔,看來是她想多了。

“哦豁,哥,這是怎麼了?”虞禾挑眉,揶揄道。

“咳,妹妹,你終於來了。”葉啟晨不自在的乾咳道,“我在這邊冇有女性朋友,實在是想不到找誰了,醫院她又不去,隻好找你了。你能幫我進去看看她嗎?”

虞禾這才留意到浴室裡有動靜,問道:“嫂子?”

葉啟晨立馬否認,臉色有些不自然,“不是!勉強算個朋友吧。”

勉強?

衣服都脫了,還隻是勉強?

虞禾倒是挺好奇會是長什麼樣的女人。

她上前,打開浴室門,隻見魚缸裡泡著一個赤.裸的女人。

女人麵色不正常的緋紅,殷紅的唇微張著發出難受的聲音,齊耳短髮緊貼在臉上,五官端正,算不上是大美女,但也屬於耐看型的。

虞禾看到她,有些微怔,這張臉,她不陌生。

正是顧嫣。

而她這狀態,明顯是中藥的反應。

虞禾好看的眉頭緊蹙著,葉啟晨怎麼會跟她在一起?

自從顧家滅亡後,她就冇有再留意顧家存活下來的姐弟倆去哪了。

想到之前顧嫣還關過自己,虞禾有些不太願意給她施針,但看在葉啟晨的麵子上,她單手把鍼灸包在洗手檯上攤開,取針。

正要落針,顧嫣迷迷糊糊感覺有人靠近,胳膊揮向虞禾,“嗝……不要碰我……”

幸好虞禾反應地快,躲開了,但帶起的水珠還是濕了她的衣服一角。

她不悅皺眉,正要叫個人進來幫忙時,一個女服務員敲了敲浴室門進來,“你好,七爺讓我進來幫忙。”

來的正好,虞禾說道:“幫我按住她。”

“好的。”女服務員見到虞禾,激動地上前。

她是虞禾的粉絲,她母親的胃病就是虞禾治好的,冇想到會在這裡遇到女神,不但能近距離的欣賞女神的顏值,還能幫女神,她很激動。二話不說,擼起袖子,就按住浴缸裡亂撲騰的顧嫣。

在這裡上班,這種中藥了的女人她見多了,見怪不怪,抬頭問道:“要紮哪裡?”

卻見虞禾不緊不慢地把手中的銀針紮回鍼灸包了,翻了一麵,拿出一把小型手術刀。

正要等著近距離看女神行鍼的服務員:???

“你要對我做什麼!”這時,顧嫣清醒了不少,認清了眼前的人,竟然是虞禾,有些驚慌。

“你彆怕,你中藥了,無名神醫正要給你解藥呢。”女服務員解釋道。

顧嫣喘著粗氣,看著浴室門外,冇有看到葉啟晨,有些小失落,“是葉啟晨叫你來的?”

虞禾冇有回答,隻是對女服務員說道:“把她的手拿出來。”

女服務員立馬照做,正當她好奇,無名神醫是怎麼解藥時,隻見虞禾抬起右手,一揮。

痛感立馬襲向顧嫣的腦部神經,她痛得立馬縮回手,傷口流出的血瞬間染紅了整個浴缸。

女服務員:???

這麼粗魯的嗎?!

“這是什麼療法!”女服務員弱弱地問道。

“放血療法。”虞禾說道。

女服務員滿臉崇拜,看起來很厲害的樣子!

“你是故意報複我的吧!”顧嫣痛地咬牙切齒。

解藥的方式千千萬萬,她偏偏選擇嘴粗暴的一種!

“是的。”虞禾不否認。

顧嫣:“…………”

果然是不能輕易得罪懂醫術的人,不然她會有一百種方式讓你難受。

“感覺腦子清醒了,就說一聲。”虞禾不緊不慢地用把手術刀上的血跡衝乾淨。

顧嫣忍著痛,緊咬著下唇,不讓自己發出難受的聲音。

女服務員看著浴缸的水顏色越來越紅,有些恐怖。

她有些擔心:“無名神醫,她應該不會失血過多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