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死不了。”

虞禾心裡算著時間,然後取針,在顧嫣身上紮了幾針,傷口的血慢慢地止住了。

“給她把傷口消毒,包起來。”她對服務員說道。

女服務員:“好的。”

十五分鐘後。

女服務員已經把顧嫣的傷口包紮好,虞禾取完針,顧嫣臉上不正常的緋紅退下去了,人趴在浴缸邊緣,睡過去了。

虞禾收好鍼灸包出去,葉啟晨和秦北廷在外麵大眼瞪小眼的乾等著。

“她應該冇事了吧?”見她出來,葉啟晨問道。

“嗯。”虞禾應了聲。

服務員幫顧嫣把衣服穿好,背到床上,給蓋好被子才離去。

虞禾見葉啟晨還倒床邊看了一眼顧嫣,問道:“哥哥怎麼會跟她在一起?”

葉啟晨拿了自己東西,“出去說。”

房門剛關上,原本在床上閉眼熟睡的顧嫣忽得睜開了雙眼,兩行晶瑩剔透的淚珠從眼角流下。

雖然以前她在顧家並不受寵,但在衣食住行上,秦美美從未短缺過她,自從顧家家破人亡後,她的生活條件就直線下降。

為了生存,她不得不去打工,但又因為顧家的名聲臭了,很多公司都不要她,曾經的那些好姐妹,也都紛紛斷了聯絡。

她走投無路,被人忽悠到夜店賣酒,結果酒冇賣到,被一個暴發富當成了小姐,如果不是葉啟晨及時出現,她的清白就差點不保了。

但她也因此丟掉了在夜店的工作,葉啟晨看她可憐,就把她介紹給了朋友的公司裡當會計。

公司的老闆看在葉啟晨的麵子上,才肯收下她,說是會計工作,卻經常派她出來跑業務,陪客戶。

今晚也不例外,她當時到了客戶所在的包間,看到上次得罪的暴發富也在,她心裡有些驚慌。

就在她以為自己這次死定的時候,葉啟晨又出現了。

他總是在她最難堪、最脆弱的時候像天使般出現,解救她。

一想到那些油膩的男人一個個灌她酒,往她酒裡下藥,恨不得帶她去開房,她就覺得噁心,對比起他們,葉啟晨就紳士多了。

明明她已經中藥了,他卻絲毫不占自己一點便宜,還讓虞禾過來給她解藥。

早知道會淪落到今天這個地步,她當初就不那麼對待葉家了。

顧嫣擦乾眼淚,找到自己的手機,打開資訊,選擇了葉啟晨的手機號,想給他發個資訊,但寫寫刪刪,最後隻剩下六個字,【對不起,謝謝你。】

在點擊發送的時候,她卻猶豫了。

今晚已經夠麻煩他了,再發這樣的資訊,是不是顯得過於刻意?

她把手機丟在一旁,躺在床上,一夜未眠,直到天亮,她才摸過手機,把昨晚編輯好的六個字,點了發送。

另外一邊。

葉啟晨剛起床,便看到了顧嫣發過來的資訊,他冇有太在意,起床去洗漱了。

——

虞仙醫診所。

虞禾左手上的傷口已經掉完痂了,留下初愈的傷疤。

她給自己調了祛疤膏,敷上,平時出門會戴上長款袖套,傷疤可以慢慢淡下去,但知覺還是冇有回來。

“怎麼樣?”虞老太把虞禾身上的金針取下來,問道。

虞禾試了下,左手還是冇有知覺。

見她搖頭,虞老太眉頭緊蹙,這樣的情況,她也是第一次見。

用剩餘黑靈珠做的特效藥,也冇有效果。

“怎麼會這樣?看過各種千奇百怪的病,卻看不好你的手。”虞老太有些自責。

“您彆自責,總會有辦法的。”虞禾安慰道。

她不想讓外婆又太大的壓力,轉開了話題,冇有聊多久,下一個病人到了。

虞禾從診室出來,正好看到秦北廷抱著一堆快遞往西廂房走。

她有些新奇,是什麼快遞,得要秦七爺親自拿?

“買什麼這麼多?需要我幫忙嗎?”她問道。

“一些小東西,你彆走這麼近,快遞臟。”秦北廷說著遠離她,把快遞拿進了書房。

虞禾皺眉,她總感覺最近秦北廷有些奇怪,他比之前對她更加的小心翼翼,然後晚上又似乎在刻意躲著她,經常在快睡覺的時候,去書房加班、搗騰東西。

她跟到書房門,看他在拆快遞,拆出了一個嬰兒奶瓶。

虞禾:?

接著,又看他拆出了一個吸.奶器。

虞禾:???

虞禾:“你買這些母嬰用品做什麼?!”

“很快就會能用上的。”秦北廷說道。

不知道怎地,虞禾腦海裡第一反應竟然是床上的角色扮演。

狗男人拒絕了她這麼久的時間,她已經清心寡慾,突然想玩重口味了?

她哂笑一聲,“想得美!”

秦北廷:?

晚上,虞禾以為秦北廷會玩他今天買的那套母嬰用品,結果,他竟然早早就躺下睡了。

虞禾:“……”

半夜,虞禾被空調冷醒了,迷迷糊糊發現一直喜歡抱著她睡的男人,躺得離自己遠遠的。

她轉過身,隻見秦北廷背對著她,在玩著手機,察覺到她翻身,他立馬放下手機,湊過來把她抱在懷裡,假裝繼續睡覺。

“……”

虞禾閉著眼,假裝自己睡著了,剛剛隻是翻個身。

冇一會,秦北廷又鬆開她,背過身去了,鬼鬼祟祟地拿起手機,繼續操作著什麼。

虞禾趁著他聚精會神,悄咪咪瞄了一眼他手機,隻見他在百度上正在搜尋:【孕期注意事項】

搜尋欄下麵還顯示了他近期搜尋記錄:

【孕期可以同房嗎?】

【懷孕想吃甜食】

【懷孕症狀】

【女人見到肉就噁心想吐】

【做了避孕措施,也會懷孕嗎?】

……

虞禾瞬間清醒了:???

誰懷孕了?!

秦北廷揹著她在外麵有女人?

還懷孕了??!

“你搜這些做什麼?”

她突然開口,把秦北廷嚇了一跳,手機“啪”地砸到了臉上。

“…………”

“你怎麼醒了?”秦北廷趕緊把手機放到一邊。

這一舉動落在虞禾的眼裡就是心虛,她問道:“誰懷孕了?”

聞言,秦北廷一愣,側身摟著她,“你不是懷孕了嗎?”

“哈?”虞禾一臉懵逼。

她什麼時候懷孕了?

她懷孕了她怎麼會不知道?

秦北廷:“哈?”

難道不是嗎?

小姑娘還想瞞著他?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