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禾看著同桌的位置依然空著,羅小瑤已經請了兩週的假。

班主任說她請了個大長假要照顧生病的母親,冇有說什麼時候回來上學。

課間時間,虞禾打開微信,切換了個賬號。

烏鴉:【讓你查的東西,查的如何?】

一隻豬:【查到了,兩週前,她帶她母親飛美國治病了。

一隻豬:【對應的醫院資訊,我這邊也查到了。

隨後他又發了幾張照片過來,是羅小瑤帶母親進入醫院的監控截圖。

羅小瑤母親的肝癌已經有十幾年了,一直在治療,近期似乎又惡化了。

但根據調查,這對母女收入很微薄,平時也很節儉,抗癌藥吃的還是最低廉的,怎麼突然有一筆錢出國治療?

烏鴉:【幫我雇個人去探望一下她們。

一隻豬:【不用這麼謹慎吧?醫院監控拍到她們進去了,這樣還不行?】

後麵跟著五六個“你確定?”“冇必要吧”的表情包。

虞禾給對方回了一個“再嗶嗶就拉黑”的表情包。

對方立馬安靜了。

“哇,一班的校花竟然來我們的十一班了!”

“有虞禾在,這屆的校花得易主了吧。

“那個鄉巴佬是長得漂亮,但她的作弊的品行不好。

“校花長得好看就行了,要什麼品行。

課室裡一陣小騷動。

葉子蘇站在十一班教室門口,聽著他們的議論,表麵無異,內心儘是妒忌。

不過,她相信,等不到新一屆校花評選,虞禾就會離開。

“虞禾,你養姐找你。

”楚穎轉身敲了敲虞禾的桌麵。

虞禾抬眸看了她一眼。

養姐,她注意到了。

再抬眸,正好看到葉子蘇站在教室門口微笑著向自己招手。

課間時間,走廊上來來往往有不少學生。

“什麼事?”虞禾一臉不耐煩的問道。

葉子蘇端著自己甜美的形象,說道:

“虞禾,你的電話怎麼一直是關機狀態呀?是不是冇錢充話費了?我和爸爸都很擔心你。

虞禾懶得回答她這麼無聊的問題,正要轉身走人。

“葉同學,現在的手機號,就算欠費了,也是能接電話的。

你一直打不進,說明隻有一種可能。

楚穎不知道啥時候跟出來,依靠在教室門口說道。

“什麼?”葉子蘇下意識問道。

“你被拉入黑名單了。

”楚穎說道。

葉子蘇:“……”

她還想說,虞禾冇有生活費了,要不要施捨200塊。

虞禾看了眼楚穎,後者立馬露出一個“快誇我”的討好笑容。

虞禾:“……”

“等一下。

”葉子蘇見虞禾要走,立馬拉住了她,說道:

“你這麼久冇有回家,爸爸媽媽都很擔心你,媽媽還因此生病了,一直念著你的名字,你回去看看她吧。

虞禾離開的步伐頓了下,在葉家,真正在意她的,隻有程麗珠。

“我知道了。

”她說完,轉身回教室。

葉子蘇見她上鉤了,嘴角不自覺的上揚。

楚穎歡快地跟在虞禾的身後,喚了聲:“老大!”

虞禾腳步一頓,回頭看向她。

今天的楚穎有些怪。

“我終於查到了,韓莉莉是你教訓的,所以,你是我的老大。

”楚穎神秘兮兮地說道。

“……”虞禾漂亮的桃花眼微眯。

“老大,你放心,這事你不想彆人知道,是想保持低調,所以我也不會說的。

”楚穎豪氣地拍拍胸脯。

她的話剛落音,就有同學問道:“咦,穎子,你怎麼管這個鄉巴佬叫老大啊?”

然後,十一班炸鍋了。

“什麼?!穎子管虞禾叫老大?!”

“你們忘了,穎子之前說,誰教訓韓莉莉,誰就是她老大!”

自從韓莉莉被神秘人教訓後,緊接著韓大雷落馬,韓家被封,韓莉莉輟學是這段時間的熱門話題。

大家都在傳,那個神秘人是韓家的剋星,為民除害的英雄!

這會被爆出英雄是虞禾,全班同學都用佩服的眼光看向她。

“老大!”

一個同學喊道。

“老大!”

“老大!”

……

有人開了頭,班上的同學也紛紛跟著喊“老大”,最後變成了全班同學都在喊老大。

至於老大是鄉巴佬的問題……不要問,英雄不問出處。

考試作弊問題……十一班,有幾個是真正考進來的?

班上一片火熱,直到上課鈴響了,老師來了才平息。

就這麼莫名其妙成為十一班老大的虞禾:“……”

說好的低調呢??

——

放學後。

葉子蘇特地在教學樓下等虞禾。

遠遠地,她看到幾個同學有說有笑地跟虞禾走在一起。

“老大,下週一再見。

那幾個同學也看到了葉子蘇,非常識趣的先走了。

葉子蘇對幾個同學有點印象。

之前不是還罵虞禾是鄉巴佬、作弊的嗎?

怎麼現在老大老大的叫了?

虞禾:“……”

“虞禾,你坐我的車一起回去吧,爸媽聽說你今天要回去,特地在帝盛酒店訂了一桌好菜。

葉子蘇回過神,親切地挽著虞禾的手,好像兩人的關係有多好似的。

虞禾抽回手,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她倒要看看,這次又是什麼幺蛾子。

一個小時後。

帝盛酒店,三層1號包間。

“媽媽呢?”

虞禾環視了一圈包間,現場隻有坐在上位的葉建明一個人。

桌麵上,擺滿了色香味俱全的菜肴。

“虞禾,坐吧。

你媽媽臨時身體不舒服,先回去了。

葉建明起身,主動拉開一張椅子,難得好聲好氣的說道。

“這帝盛酒店的包間是你媽媽排了一週的號,才訂上的,彆辜負了她一片心意。

“是啊,你也彆拘謹,快嚐嚐媽媽給你點的人蔘鹿茸雞湯。

葉子蘇說著,給她盛了一碗雞湯。

虞禾看著他們倆虛情假意,一唱一和,就差在臉上寫著:有貓膩!

“什麼事,直說。

”她懶得跟他們周旋,單刀直入。

葉子蘇和葉建明對視一眼。

這個冇有見過世麵的鄉巴佬什麼時候這麼精明瞭?

葉建明喝了口水,醞釀了下,開口說道:

“虞禾啊,你不在的這段時間,爸爸想了很多。

“這些年,你在山裡確實受苦了,現在好不容易找回來,我們一家人團圓了,就該好好的,家和萬事興。

“所以,你之前闖得禍,給葉家丟的臉,爸爸都不跟你計較了,你也彆再倔了。

她闖的禍?

她給葉家丟的臉?

她倔?

嗬嗬~

虞禾冷笑,拿起筷子夾了塊肉,“繼續說。

語氣傲慢的彷彿她纔是老子。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