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永惠睜大著雙眼,瞳孔裡眼神驚恐、不安、悔恨、所有情緒交融在一起,最後化為絕望。

她明明已經聽二老夫人的話,在佛前懺悔了十二年,為秦家祈福了十二年,為什麼還不能洗清她的罪名?

秦信耀手中的九連環不知道什麼時候被解開了,他靠在椅背上,低著頭,眼眶泛紅,握緊九連環的雙手控製不住地在顫抖著。

他失去父母後,在秦家,唯一給予他溫暖,細心嗬護著他長大的長輩、恩人,竟然是害死他父親的凶手!

害他失去父母,變成孤兒,不得不裝瘋賣傻,苟延殘喘的活在秦家的凶手啊!

她就在天天在他麵前,而他卻一點兒都不知道!

這算什麼?!

贖罪嗎?

還是看他的笑話?!

監控室裡,虞禾目光異常的平靜,平靜到讓秦北廷覺得這樣的她有些可怕。

哪怕是傷心,難過,憤怒,不管是什麼,隻要有些情愫,也能讓他知道她的感觸。

“她讓我幫幫她,她不想坐牢,還說如果不是六弟慫恿三哥讓出家主之位,她也不會那麼激動。這一切都是六弟的錯!如果我不幫她,她就……就……”

錄音裡,秦永豪的聲音突然卡頓了。

當年秦老爺子去世之前,在擬遺囑的時候,有傳聞,他有意把家主之位傳給三爺的,但還冇有確定下來,這訊息就在秦家內院傳開了。

虞禾對這事有點兒印象,因為還在秦家的那些年,養父跟秦三爺兩兄弟關係很好,三房和六房經常聚在一起用餐。

那時候秦三爺還在飯桌上借酒開過玩笑說,要是老爺子真把家主之位傳給他了,他不想當,能不能讓養父替他當。

在虞禾的記憶裡,養父跟三爺一樣,都是喜歡自由,不喜歡勾心鬥角的人,總說當家主太累了,管的事太多,不當也罷,所以他主動放棄了競爭權。

就這樣,當時養父怎麼會慫恿三爺把家主之位讓給他?

所以虞禾纔會一直堅定養父是被陷害的,卻不想,她一心想給養父平反,而養父卻不配合!

“就什麼?”錄音裡響起陳永越的聲音。

秦永豪猶豫了一會,最後說道:“就把我悄悄挪用公賬的事告訴大哥。”

“……”

秦永豪繼續說道:“我被逼無奈,隻好幫她想了個法子。

“剛好那天下午在雅園,我聽說六弟跟三哥見過麵,他們不知道因為什麼吵了一架,這事當時有不少傭人聽到,能作證,我們打掃了現場,抹掉了證據,故意留下六弟的痕跡,把凶手轉移到他身上。

“警方正好抓住了那個痕跡,把凶手鎖定在六弟身上,加上他跟三哥吵過架,有動機。”

虞禾聽此,右手不自覺握緊了拳頭。

感覺到她的情緒波動,秦北廷解開她緊握的拳頭,用手指穿過她的指縫,與她十指相扣。

“要是難受,就不聽了。”他輕聲勸道。

“不!”虞禾拒絕。

她要聽完!

此時播放的錄音裡,陳永越問道:“那天案發現場,還有彆人嗎?”

“有……”秦永豪繼續交代:“當時打掃完現場,我們才發現櫃子裡有動靜,打開,秦信姝……虞禾那丫頭躲在櫃子裡,我們都不知道她什麼時候躲在那裡的,都看到了什麼。

“而且那死丫頭,不管我們怎麼問她,她不肯說話。

“但凡她乖一點,如實交代,我也不會讓人把她關起來,逼她如實交代!”

“你關了她多久?”陳永越問道。

“兩天一夜,還是三天兩夜,具體我也不記得了,當時警方都在調查三哥的事,冇有人在意那丫頭,後來也不知道她怎麼逃出來的……嘭……”

錄音裡,秦永豪的聲音突然被一陣巨大的聲響打斷,接著是各種吵雜聲。

其中伴隨陳永越的勸聲:“七爺,彆衝動,要是弄死了,就冇有證人,抓拿凶手歸案了。”

虞禾聽此,呼吸一滯。

她當初果然如秦信耀猜測的一樣,在案發現場,目睹過全程!

可她卻一點兒都不想不起來,最後還被秦北廷讓人對記憶動了手腳!

她側頭看向秦北廷,後者低頭,唇親在她額頭上,單手抱著她。

“寶寶,對不起,那段記憶太血腥了,我不想讓它影響你一輩子,所以才自私的讓費羅伊德把它從你記憶中淡去了。”

“……”

這種過度的保護,讓虞禾覺得有些喘不過氣來。

如果不是因為他,她也許早就能想起來吧?

但現在不是計較這個的時候,虞禾掙脫他的手,“這事我晚點再跟你算!”

秦北廷:“……”

他突然有個不好的預感。

審訊室裡。

陳昊把錄音筆關了,看著秦永惠,問道:“秦永惠,秦永豪說的這些,你認不認?”

秦信耀抬頭,雙眸猩紅地盯著她。

秦永惠身上那股淡然的氣質已蕩然無存,像是知道自己逃不過似的,她頭頂籠罩著一股散不開的壓抑。

她感覺身後有一雙灼熱的目光盯著自己,她知道那是秦信耀的,卻冇有勇氣回頭去看。

她嘴唇翕動,放棄掙紮般,吐出兩個字:“我認。”

“舒芸兒的死,是你指使黃瑛的?”陳昊又問。

秦永惠搖頭,“冇有,我冇有想傷害她,是二老夫人,她說她會幫我解決這個問題,讓我彆擔心。”

“確認一下。”陳昊側頭對耳機說道,耳機連接著監控室。

陳永越立馬讓人開審秦二老夫人那邊。

4號審訊室這邊。

在等待確認時,助理忽然發現秦信耀手中的九連環被解開了,驚訝道:

“呀,你竟然把這個九連環拆開了!這可是升級版智力測試用的九連環,看來你的智力並不低啊!”

這個九連環,他用了一個月的時間研究,才解到第七環,後麵就卡住了,這個看起來傻氣傻氣的少爺,竟然用短短幾十分鐘的時間全解開了!

聞言,所有人都看向秦信耀,尤其是秦永惠,她特彆的震驚。

之前為了鍛鍊他的智力,她買過各種兒童版本的智力玩具給他玩,其中九連環也有,但當時他根本解不開。

現在怎麼解開了?!

她突然想到什麼,難以置信地問道:“耀兒?你難道一直在騙我?”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