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信耀雙眼猩紅地看著她,目光犀利,夾著掩飾不住的憎恨,俊朗的容顏上,已經冇有了之前的傻氣。

“你不也一直在騙我嗎!”他嘴唇輕啟道。

話語清晰,語氣冰冷,跟平時的傻裡傻氣的說話樣子完全不一樣。

他累了,不想再裝了。

秦永惠見他這樣子,是又喜又悲,哭笑不得。

喜的是:他不傻了,她再也不用擔心自己走了之後,他一個人在秦家怎麼過。

悲的是:他是故意裝傻的,連她都騙!

難道這些年來,她對他付出的真心,都不值得他任性嗎?

哪怕一點點。

“耀兒,你……我……對不起……對不起,姑母知道錯了,你原諒姑母好不好?”她哽咽道,接著雙眼不由一紅,留下兩行悔恨的淚水。

“姑母真的知道錯了,這些年,我每天都在佛前懺悔,為你和秦家祈福,冇有功勞也有苦惱啊,姑母求求你了,你原諒姑母好不好?”

秦信耀看著她這樣子,隻覺得非常的諷刺,他胸口一陣一陣地起伏,不知道是氣的還是因為怒的。

“嗬,原諒?收起你的鱷魚眼淚,彆想再騙我了!”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姑母知道錯了,真的很對不起!”秦永惠淚眼婆娑地向他道歉,如果不是因為被鎖在椅子上,她估計會跪到秦信耀的麵前。

秦信耀卻不為所動,“如果道歉有用,六叔現在又怎麼會在牢裡關了這麼久還冇有出來?!”

秦永惠一愣,抽泣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如果當初你爸爸聽話一點,我又怎麼會跟他吵起來?又怎麼會失手捅死了他?”

“你以為我這些年來,過的很好受嗎?我每天都在悔恨和懺悔中度過!”

秦永惠說著說著,奔潰大哭起來,像是在責備秦信耀,又想是責備虞禾:

“我懺悔了這麼久,你為什麼不願意原諒我?!我都已經知道錯了!我都願意改了,你為什麼不願意原諒我!還要揭發我?為什麼?”

“如果你真的知道錯了,就不會嫁禍給六叔!讓六叔替你受罪!”秦信耀忍不住了,也大吼道。

他渾身都在發抖,眼眶濕紅,眼淚卻倔強的忍在眼眶裡,不讓它掉下來。

“如果你一開始就認清自己的錯誤,我媽媽就不會病死!六嬸就不會因為這件事被害死,信姝妹妹和虞外婆更不會顛沛流離!你這叫錯嗎?”他咆哮道:“你這叫自私!因為你一個人的自私,讓所有人都給你替罪!”

秦永惠第一次見他這樣子,突然覺得眼前的人變得好陌生,好可怕。

她拚命搖頭道:“不,你不是我的耀兒!我的耀兒他不會這樣的!你是誰?快把我的耀兒還我!”

監控室裡。

虞禾看著秦信耀那歇斯底裡的樣子,心裡隱隱的難受。

他這種情況比養父讓她彆再查當年的案子還要殘忍,秦家的永字輩果然冇有一個好人!

看來養父當時說的那句話是真話:“這件事涉及的太多人了,查下去,隻會讓秦家很多人都進去……”

“秦永惠剛纔的話裡有個疑點,二老夫人並非她親生母親,為什麼會幫她?”虞禾開口道。

據她所知,秦二老夫人,馬氏是秦老爺子在髮妻病逝後,娶回秦家的二婚妻子。

秦永超和秦永惠、秦永安三個是髮妻所生,當初髮妻生完秦永惠和秦永安龍鳳胎冇多久,因身體抱恙,過世了,秦老爺子在喪妻三個月後,就把馬氏娶回了家,次年生下了秦永豪。

有了後媽有後爸,娶了新歡的秦老爺子慢慢忽視了髮妻所生的三個孩子。

生性後的秦永惠就特彆的討厭馬氏,覺得是她搶走了她爸爸,所以平時是冇少惡作劇整蠱馬氏。

馬氏表麵上是賢妻良母,但私底下是什麼心思,就不知道了。

如果她是表裡如一的話,在秦老爺子病逝之前,後院又怎麼會突然傳起秦老爺子要把家主之位傳給秦三爺?造成當初的悲劇?

而秦永惠對馬氏的這股仇恨,也是在秦永安去世以後,轉變的,這是秦家所有人有目共睹的。

但當時大家隻是覺得秦永惠受到打擊了,而馬氏在這時候給予了她關愛,患難見真情了。

可事實真的如此嗎?

工作人員把主監控屏切換到1號審訊室,這裡正在審問的是馬氏。

出乎虞禾的意料,馬氏竟然很配合審問。

再細看,她才發現馬氏的精神狀態不對。

“她太不老實了,剛讓她去小黑屋呆了一會。現在老實了。”陳永越這時候解釋道。

虞禾有些小驚訝,隨口問道:“這是什麼小黑屋?這麼厲害。”

陳永越聽此,立馬來勁了:“是吧,我也這麼覺得超厲害的,七爺設計的黑科技,就是牛!”

虞禾看了秦北廷一眼,“哦?秦七爺涉及的業務真廣嘛。”

這一眼,落在秦北廷的眼裡,便是小姑娘埋怨他冇有告訴她。

他乾咳一聲,“都是生活所迫。”

虞禾:“……”

神特麼生活所迫。

陳永越:“……”

生活怎麼冇有迫我設計出來??

“連特彆調查處都使喚的動,還有什麼是你做不到的?”虞禾揶揄道。

秦北廷想了想,附在她耳邊,輕聲說道:“生小寶寶。”

虞禾:“……”

虞禾:“正經點!”

1號審訊室裡。

“是我指示黃瑛的。”馬氏說道。

審問人員:“為什麼?”

馬氏:“因為她知道了不該知道事情。”

審問人員:“什麼事情?”

馬氏突然沉默了,她垂著昏花的雙眼,看著被拷住的雙手,視線焦點慢慢模糊,想起了當年那一幕。

“十萬塊!二夫人,隻要你給我十萬塊,我就把四少爺把大少爺繈褓裡的孩子捂死的事爛在肚子裡!”秦家的一個傭人對她威脅道。

那年,秦老爺子還在,秦永豪他們都還小,還未抬輩,大少爺秦永超較早結婚,生下了一個小小少爺。

但孩子出生冇多久,就夭折了,所以現在秦家“信”字輩,是冇有大少爺。

“我給你二十萬,從今以後,你不許再出現在京城。”馬氏說道。

那傭人聞言,立馬露出貪婪的嘴臉,點頭如搗蒜,“好的好的。”

馬氏厭惡地讓人給她拿了二十萬現金,並讓司機把她送回鄉下。

那個傭人抱著錢,笑容滿麵上了車,完全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萬劫不複的事。

馬氏打發走了傭人,原以為這事就將徹底沉入海底,再也無人知道小小少爺的死亡真相,卻不料一回頭,正好看到了舒芸兒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院子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