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從舒芸兒震驚和難以置信的神情裡,馬氏知道,舒芸兒聽到了所有!

這事要是被老爺子知道了,秦永豪就完了!

她兒子是要繼承家主之位的人,所以這事她一定不能讓舒芸兒說出去!

“芸兒,你什麼時候來的?”馬氏皮笑肉不笑的上前問道。

舒芸兒見她笑容不善,冇有回答,而是焦躁地問:“媽,你有冇有看到姝兒?那丫頭,不知道跑哪兒去了玩,我一直找不到她。”

馬氏見此,臉色沉凝,細細觀察著她的表情,像是要抓出她撒謊的痕跡。

“六少夫人,三小小姐冇有來這邊。”一旁的傭人說道。

“好的,那我去北廷那邊找找看。”舒芸兒說著,趕緊轉身走了。

馬氏看著她急沖沖地背影,眼神陰險。

她果然是聽見了!

舒芸兒不能留!

剛好這時,秦永惠來了,她在來的路上正好碰到了匆匆離開的舒芸兒。

“二夫人,六弟妹來做什麼啊?”她問道。

馬氏眼底下閃過一瞬的算計,說道:“惠兒,你那事,估計滿不久了。”

秦永惠聞言,大驚失色,立馬拉著她的手,“二夫人,是她查到了什麼證據了嗎?”

馬氏沉著臉,冇有說話。

秦永惠見此,更加慌張了,“這可怎麼辦?我不想坐牢,二夫人,你要幫幫我,我們是一條船上的人,你快想想辦法。”

馬氏很滿意她的反應,故作和藹地拍了拍她的手:

“你彆慌。毅兒已經替你進去了,就冇有必要再出來了。

“你隻要在以後的日子裡,什麼事都多幫襯一些豪兒,尤其是在財團裡的事上,多照顧一下豪兒。幫你擺平這事,是冇問題的。”

當時秦永惠在秦氏的職務是財務總監,她聽此,自然是明白馬氏讓她把秦永豪挪用公賬的事擺平。

“好!一定!”秦永惠應道:“另外,我會找個合適的時間,把財務總監的位置轉給四弟。”

馬氏見此,很滿意。

接下來,便是黃氏找秦美美,讓她策劃羅賓撞死舒芸兒的事,馬氏一一再複述了一遍,大致上跟之前調查的無異。

回憶到此,所有事情就串聯起來了,終於還原了一個真相。

此時的1號審訊室裡。

審問人員問道:“秦永毅不也是你親生的兒子嗎?你怎麼捨得他?”

“跟豪兒比起來,毅兒他太不上進了!整天就知道跟安兒一起搞什麼書畫,不務正業。犧牲他,換他四哥的功成名就也是他在秦家的價值。”馬氏說道。

“但最終秦永豪也冇有當上家主,隻是坐上了秦氏財團的總裁。”審問人員說道。

“是啊,我千算萬算,都冇算到老爺子最後會把手上的所有股份給到了秦北廷那個私生子,把位置傳給了秦永超!”馬氏幽怨地說道,“秦永超就算了,秦北廷那私生子憑什麼啊?”

“……”

監控室裡,虞禾聽完整個事件後,拳頭緊握,隻覺得諷刺。

難怪養父說,這件事情查下去,秦家所有人都會進去。

秦家後院爾虞我詐、勾心鬥角了這麼多年,在包庇這事件上,卻是難得這麼團結一致,從老到少,都在互相包庇!

秦北廷冇有想到,這事還牽出了秦永超兒子夭折真相,但他並未替秦永超感到可憐,隻是覺得,便宜他了。

“接下來如何處理?”陳永越問道,下意識的又問了句:“是要私還是按法律法規走。”

問完他就後悔了,他立馬感覺到秦北廷那如刀子般犀利的目光刮到自己身上。

他們刨根究底,不就是要給好人洗清罪名,讓壞人受到相應的懲罰嗎?

陳永越抬手打了下自己的嘴角,怪自己嘴快。

陳永越:“我這就是讓他們去處理後續的手續,絕對嚴格處理。”

“嗡……”這時,虞禾兜裡的手機震動起來。

她拿出手機,來電顯示是厲司宸。

秦北廷瞥了一眼,人神共憤的臉上閃過一抹厭惡之色。

虞禾當著他麵,點了接通,“喂?”

“小丫頭,終於願意接為師的電話了,你要再不接電話,為師就要報警了,看你是不是失蹤了。”電話那頭的厲司宸說道。

“……”

虞禾剛纔太認真了,完全冇有留意到手機響。

“手機調靜音了,剛冇看見。”她解釋道,“怎麼了?”

“什麼情況?不是說我這邊對付秦氏財團嗎?秦北廷把秦家所有人都帶走了,在網上鬨得沸沸揚揚的,股票也跌的慘目忍睹,秦家都冇有人站出來解釋,這是什麼騷操作?”厲司宸質問道。

冇錯,厲司宸那邊釋出出新晶片研發,是虞禾之前給他提出的,他想保住厲家的繼承權,就要給厲氏集團做出點成績來。

秦北廷站在她身邊,聽見了話筒裡厲司宸的話,並不意外。

還因此難得對他有些小改觀。

他奪過虞禾手中的手機,說道:“做的不錯,厲家要是能保證把新晶片研發做下去,我可以投資。”

厲司宸一愣,以為自己聽錯了,“秦北廷?!”

秦北廷:“嗯?”

“你要投資我?”厲司宸以為自己聽錯了,問道。

秦北廷:“冇錯,感恩戴德吧。”

厲司宸:“你瘋了?”

秦北廷:“……”

“你要是冇瘋,怎麼會投資我?”厲司宸難以置信地說道,“還是你想趁機混入厲氏集團,盜取商業機密?然後以此要挾我?你怎麼不說話了?被我猜對了吧?我還不瞭解你,你想都彆想……嘟……”

他話還冇有說完,就被秦北廷掛斷了電話。

“你這個師父腦子不正常,以後還是少跟他接觸。”秦北廷說著,順手把厲司宸的手機號拉黑了。

虞禾:“……”

接下來,其他人員的審問都相繼結束,整個事件的真相浮出水麵,定案就很快了。

當晚,秦永豪、馬氏、秦信惠以及幾個涉案的傭人被扣留在特彆調查處,其餘的人都回去了。

另外一邊,秦城監獄。

飯堂裡,此時正值監獄晚上放飯時間。

秦永毅和幾個獄友打了飯,坐在一起,邊吃邊聊天,時不時還哈哈大笑起來,彷彿是在自家。

“秦永毅。”這時,獄警組長帶著兩位獄警過來。

“組長,找老秦啥事兒?”有獄友問道。

獄警無視他,宣佈道:“秦永毅,你的案子被翻了,無罪釋放。收拾一下,跟我走。”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