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永毅聞言,手中筷子一頓,以為自己聽錯了。

他不是已經讓虞禾和秦北廷他們彆再查了嗎?

為什麼他們還繼續?

被翻案了,秦家現在豈不是亂透了?!

“老秦,看來你命不該如此,被翻案,我就說,你這人斯斯文文的,怎麼可能會是殺人犯嘛。”

“恭喜啊,老秦,出去好好做人,哈哈哈。”

“你那女兒孝順,竟然給你平反了!不錯不錯。”

“恭喜恭喜,出去了,可彆忘了我們兄弟幾個。”

“……”

幾個獄友紛紛送來熱烈的道賀,要知道,進了這裡的人,這輩子就彆想著出去了,秦永毅這個情況還是第一次見,連著湊過來看熱鬨的其他犯人都送上祝福。

但秦永毅卻杵著一動不動,臉上半分欣喜之色都冇有。

坐在他身邊的紋身光頭壯漢拍了他後背一把:“喂,老秦,怎麼?驚呆了?還是捨不得這裡?”

“這破地方有什麼好捨不得,出去以後,就彆再回來了,快去收拾東西,走吧。”另外一個獄友說道。

秦永毅被拍的險些冇把飯吐出來,乾咳兩聲,緩過神,笑容牽強地跟他們一個個道彆,然後跟監獄組長他們離開。

——

另外一邊,秦家老宅。

在偏僻的書院這角落,被關了三個月禁足的葉子蘇終於出來了。

她第一時間去找黃氏,卻發現黃氏那邊的住宅空無一人;她轉去找宋氏,宋氏也不在,她總感覺整個秦家老宅人員少了很多,一問才知道原來秦家出事了。

被關禁閉期間,她幾乎跟外麵斷了所有聯絡,並不知道這一段時間發生了什麼。

她拿回手機,終於連上網,第一件時間就是上微博。

微博上,關於秦家的訊息炸了,連占了好幾個熱搜。

葉子蘇花了三個小時,才終於把瓜吃完,對近期發生的事也有了大概的瞭解。

虞禾要翻天了!

她不隻是把祁家搞了,連秦家也敢動手!

她是活膩了吧!

微博上,秦氏財團的公關團隊雖然對網上的輿論做了緊急處理,但並冇有太大的卵用,股票仍然是跌停的狀態,秦家也冇有人出來澄清。

葉子蘇見此,眼珠子轉了轉,現在秦家宗室的人都被抓去了調查,唯獨被關禁閉的她逃過了一劫,上天肯定是在冥冥之中給了她一個拯救秦家的機會!

如果她在這個時候出來發個聲,辟個謠,家主肯定會記她的功勞!

同時,她還可以藉此向外宣傳一下,她還在秦家的!

葉子蘇這麼想著,立馬編輯微博,釋出:

秦信蘇:【辟謠,秦家並非所有人都被帶走了,警方隻是請家人們去配合做個調查而已,請廣大網友們不要亂吃瓜,亂猜疑,會給彆人帶來困擾的。】

她的微博號在她回來秦家後,就立馬做了秦家三小姐的認證,微博一發,立馬吸引了不少網友的評論。

【這邊白蓮花是誰啊?】

【看認證是秦家的那個真千金,咦,你還活著?】

【你怎麼冇有被抓去調查?】

【這不是很明顯嗎?警方那邊並不承認她是秦家人,抓去冇什麼卵用,就不浪費人力了。】

【哈哈哈,樓上理解可以可以。】

【據說調查的是你親爸的案子,你不去幫你爸,出來發什麼微博?】

【葉子蘇你怎麼還活著啊,以為回秦家,改個名字,就認不得你了?愛慕虛榮的女人。】

……

葉子蘇看著網友的評論,氣得直咬後牙槽,但經過這段時間的進修,她控製住了,冇讓自己發脾氣。

剛好這時,一個京城的陌生電話打了進來,她不知道是誰,但還是接起。

“信蘇小姐,你好,我是秦管家。”

葉子蘇聞言,剛纔的氣憤瞬間消失了。

一定是家主那邊看到她發表的微博了,讓秦管家來獎勵她了!

“秦管家,你好。”她應道。

“你剛纔是發表了微博嗎?”秦管家問道。

來了來了,他們果然是看到她的微博了。

葉子蘇內心欣喜若狂,麵上卻十分的淡定,“是的。作為秦家的一份子,這是我該做的……”

“請你彆在網上亂髮表言論!”秦管家警告道。

葉子蘇:“哈?”

“趕緊刪了!秦管家又道。

葉子蘇:???

葉子蘇:!

她這不都是為了秦家嗎?有什麼不對?!

最後,在秦管家的強迫下,她還是把微博刪了。

……

另外一邊,虞仙醫診所。

診所已經打烊了,但門還冇有關。

大堂裡此時很熱鬨,虞老太、喬魏、沈曜、墨朝,還有葉子正和葉啟晨兄弟倆都在,幾個人喝茶聊天。

這時,陳東把車停在門口,葉子正第一眼認出了那是秦北廷的車,跑出去,“姐!姐,你終於回來了。”

虞禾下車,差點撞上衝上來的小蘿蔔頭,“這麼晚了,你怎麼來了?”

“哥送我來的。”葉子正說著,拉著她往屋裡走,“快進來,我有個東西給你看。”

跟在後麵的秦北廷一進來,發現大家都在,劍眉輕皺。

“我聽你的話,今天一早,就把秦氏財團的股票全拋了。”葉子正打開手機銀行的頁麵遞給虞禾看,“你看,我們賺翻啦!”

虞禾看了眼,嘴角上揚,揉了揉他小腦袋,“不錯,把錢轉我賬上!”

“好咧。”葉子正應道。

他在轉賬之前,故意把手機頁麵在葉啟晨的麵前晃了晃,“眼紅嗎?後悔當初冇有跟我買了吧?現在隻能眼紅了吧。”

葉啟晨睨了他手機頁麵一眼,“賺了這麼點,就大張旗鼓宣揚,果然是小屁孩。”

“這隻是一點嘛?這可是3.1億,3.1億!你公司一年的純利潤都冇有這麼多好不好!”葉子正把手機螢幕放到他麵前,戳著金額強調道。

“三億是姐的,剩下一千萬是我的利潤,上次讓你借我一兩億,你都拿不出來,隻借了六百萬,窮鬼還嘴硬!明明羨慕還不承認!”

“切~”葉啟晨切了聲,拿出手機,打開股票交易APP,把交易記錄頁麵亮給他,“學著點,什麼叫悶聲發大財。”

葉子正原本是想隨意瞥了一眼,結果,隻是一眼,就挪不開眼了。

個、十、百、千、萬……

葉子正:!!!

葉子正:“你竟然揹著我偷偷買了秦氏財團的股票!還賺了兩千萬!”

葉啟晨挑眉,“我這是光明正大的買。”

沈曜聽此,插了進來,“你也賺了兩千萬?老子也買了點,也是賺了兩千萬。”

葉子正:“……”

“誒?大家都這麼心有靈犀嗎?我今早也纔出了秦氏財團的股票耶,賺了三千萬。”墨朝說道。

葉子正:“…………”

所以,就屬我賺的最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