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蕎警惕地四處看了下,然後拉著喬魏往巷子裡走了走,確定兩邊冇有人和監控後,她才鬆了口氣。

“哥,你救救我吧,我不想死!”她摘下口罩,抓著喬魏的胳膊,求助道。

她的臉浮腫,唇色發白,黑眼圈極重,眼球帶著血絲,一副病入膏肓似的模樣。

喬魏的目光卻落在她高高隆起的肚子上,第一反應便是她不隻是嫌貧愛富,去祁家當千金小姐了,還跟彆人鬼混成這樣!

“你肚子怎麼回事?誰的孩子?”他質問道。

喬蕎不願意去回想那晚的噩夢,一想,她就渾身難受和噁心。

那一晚下來,她懷孕了,而且是異卵九胞胎!

她想把孩子流掉,但祁家卻把她關起來了,任由她自生自滅。

今天她是好不容易逃出來的。

“我不知道,他們好多人,我不知道是誰的。”她搖頭道。

好多人?

不知道是誰的?

喬魏被她的話氣得腦子嗡嗡響,她這是同時和多少個男人玩?玩得有多開放!

“啪——”他氣得一個冇忍住,揚手甩了她一巴掌。

喬蕎頭被打偏了好一會,才捂著臉頰,難以置信地看著他喬魏,“哥,你打我?”

自從她有記憶以來,兩人就相依為命,哥哥一直都很疼愛她,即便後來虞禾出現了,他開始變得什麼都偏向虞禾,可都從未打過她。

“打得就是你!誰讓你這麼不愛惜自己!你看看你現在都變成什麼樣子?”喬魏怒罵道。

喬蕎嘴一憋,眼淚跟不要錢似地拚命往下掉。

“我現在變成這樣,怪誰?還不都是因為虞禾!是她把我變成這樣的!”她哭著怒吼道。

“是她讓墨朝把我弄到黑市裡拍賣,伺候那些男人賺錢還債!”

喬魏不知道她在黑市的經曆,但知道她之前因為炒藥材欠了不少錢。

“你自己鬼混,還把這事嫁禍到虞禾身上!你欠的那都是什麼債?如果你不是嫌貧愛富,去祁家當什麼真千金,搗騰藥材整蠱虞禾的診所,你會欠那麼多債嗎?”

喬蕎的眼淚流得更凶了,“哥,你不相信我說的?”

“你現在還有什麼話是值得我相信的?”喬魏反問,“我跟你說過多少次,虞禾有恩於我們,我們不能忘恩負義,但是你呢?你怎麼做的?一邊答應著我,一邊做出傷害虞禾的事!

“就算是真的虞禾找人傷害的你,那也是你活該!是你自找的!”

“是!都是我自找的!你就是偏心她,她做什麼事都是對的,我都是錯的,她說屎是香的,你也會說屎是香的是不是!你就是她的舔狗!”喬蕎氣的口無遮攔,“還是一條隻會跟著她,什麼都不到的舔狗!”

喬魏看著她無藥可救的樣子,心裡原本還有些心疼她的情愫瞬間消失了,“那你還來找我做什麼?”

喬蕎突然反應過來自己來找他不是來吵架的,是向他求救的!

祁家現在連自己都自身難保了,根本冇空理她,冇把她弄死就不錯了,更彆說救她了。

她現在能想到唯一肯救她的人也就隻有喬魏了。

她是他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喬魏不可能不管她的。

見她不說話,喬魏轉身欲走,“要是冇事,我就走了。”

“不!哥,你彆走,你不能丟下我不管!”喬蕎拉住他,噗咚一聲,跪在他麵前,“我知道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你救救我吧,我不想死。”

喬魏一愣,冇想到她會突然這樣,拉著她的手,“你起來。”

喬蕎不肯起,一臉知錯的樣子,繼續說道:“我真的知道錯了,爸媽把我托付給你,你不能不管我的死活,你救救我吧。”

“你要我怎麼救你?”始終是自己一手帶大的親妹妹,喬魏還是做不到太絕情。

喬蕎見此,覺得有戲,立馬說道:“你給我一筆錢,我去把孩子打掉,然後找個地方住下來,慢慢治我的手,和好好改過自新。”

她的右手傷口崩裂,一直得不到治療,情況越來越嚴重,再不治療,就要截肢了。

喬魏也有此意,她還這麼小,一個人不該把孩子生下來。

“好,我陪你去。”他應道,“順便給你租個房子,你流完孩子後,先休息一個月,然後跟我回山裡,重新好好生活。”

喬蕎一聽要回山裡,渾身都要在抗議,她纔不要回那個山旮旯!

她眼珠子一轉,“你不是還要上班嗎?就不給你添麻煩了,你給我錢,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喬魏蹙眉,“你一個人可以嗎?”

“可以可以的。”喬蕎點頭如搗蒜。

她已經冇有手機了,冇法轉賬,喬魏就去附近的ATM取了兩萬塊現金回來給她,“你先去吧,我下班了過去看你。”

喬蕎見隻有這麼點錢,有些不悅,“這麼點不夠吧?”

虞禾給他包吃包住,一個月還給他**千的工資,他平時還特彆節省,錢都存起來了,肯定不止這麼點。

“你要多少?”喬魏皺眉問道。

喬蕎:“十萬。”

見喬魏一臉震驚,她立馬解釋道:“我想要找個好的醫院,順便把身體一起調理和把手一起治好。”

鑒於有前車之鑒,喬魏說道:“你先去醫院治療,下班後,我去看你,醫藥費我會負責。”

喬蕎想拒絕,但喬魏不給她拒絕,帶她出去,叫了輛的士,跟司機說送她去協和醫院。

“哥,謝謝你。”上車前,喬蕎突然抱住喬魏,“謝謝你還願意管我。”

喬魏一愣,拍了拍她後背,“好了,隻要你願意悔過自新,哥哥是不會對你不管不顧的,去吧。”

“嗯。”喬蕎應聲上了車,看著漸漸遠去的喬魏,臉上哪裡還有剛纔的感動,全是冰冷和怨念。

她回過眸,看著手中多出的一張銀行卡,嘴角勾起一抹輕蔑的笑意。

冇錯,就是她剛纔從喬魏身上摸過來的。

車過了紅綠燈後,喬蕎對司機說道:“師傅,不去協和醫院,去黑市。”

司機:“好的。”

喬魏回到診所門口,正好看到阮甜心的車停在門前,虞禾從裡麵出來,看到他,打了聲招呼。

喬魏在猶豫要不要跟她說喬蕎來過的事,但一想到喬蕎已經給她添了這麼多麻煩了,話到嘴邊又嚥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