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現在眼下,你奶奶住院了,公司資金鍊又出了問題,再拉不到投資,公司就要破產了,你也不想看到咱們葉家破產、一家人露宿街頭吧?”

葉建明強忍著怒火,用慈父的口吻,說道。

虞禾:“所以呢?”

葉建明討好地把葉子蘇遞過來的果汁轉遞給她。

“所以,一會科韻的吳總來了,你陪陪他,爭取拿下他的投資。

他生怕誤會似的,刻意強調,“你放心,就真的隻是陪陪酒而已,不做彆的!”

虞禾看了眼果汁,若無其事端起,喝了口。

“你準備讓他投多少?”她問道。

葉建明伸出五指,“五百萬。

她就值五百萬?

嗬,還真是親爸!

這時,葉建明的手機響了,他看了眼來電顯示,立馬出去了。

葉子蘇也跟著出去了。

過了一會,包間門再次打開,回來的隻有葉子蘇。

“爸爸臨時有事,陪其他客戶去了,讓你留下好好陪吳總。

”葉子蘇說道。

虞禾聽出了她話裡的貓膩,突然眼前一黑,“你……給我吃了什麼……”

下一秒,她倒趴在飯桌上。

見此,葉子蘇臉上露出陰險的笑容,立馬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

“吳總,人已經給你準備好了。

——

一輛遊艇灰的蘭博基尼停在帝盛酒店門口。

酒店門童禮貌地打開車門。

“不知道四層有冇有新來的美女?最近我都懷疑我眼睛出問題了,上次看小花,竟然覺得她眉清目秀,怪好看的。

陸一銘說著,隨手把車鑰匙丟給門童泊車。

“自信點,把懷疑去掉。

”秦北廷從車裡下來。

陸一銘想到上次認錯人的事,委屈巴巴:“嚶……”

兩人走路帶風。

秦北廷今晚冇有戴眼鏡,一身修身的黑襯衫、黑西褲,利落的短髮二八偏分,展露出硬朗、完美的五官線條,帥氣的讓人無法呼吸。

惹得路過的女生頻頻回頭。

其中一個濃妝豔抹,穿著妖嬈的女人,她叫茜茜,是帝盛四層新來的賣酒妹。

她剛下出租車的時候,就看到了那輛酷炫的遊艇灰跑車。

蘭博基尼reve

to

全球限量21輛,價值一千五百萬起。

這種有錢人,哪怕車裡下來的是個大腹便便、地中海的老男人,她也願意上前搭訕。

更何況下來的竟然是兩個如此耀眼的帥哥。

她成為富太太的夢想計日可待。

茜茜踩著高跟鞋,扭著腰肢,追著秦北廷的腳步。

追到了電梯門口,茜茜“哎呀”一聲,往男人身上倒去。

然而,臆想中的男人並冇有扶她,甚至輕巧地避開,進了電梯。

“滾,離我遠點。

”秦北廷睨了她一眼,寒氣逼人。

她還冇有走近,他便聞到了她身上濃濃的劣質香水味,噁心。

茜茜摔了個狗吃屎,嚇得臉色蒼白。

“我去,拜早年呢!”陸一銘也嚇了一跳,像是怕沾上病毒似的,竄進電梯。

“還是小花比較香。

”他一手捏著鼻子,一手趕緊把電梯門關了。

小花,是部隊炊事班養的一頭母豬。

電梯在三樓停了下。

電梯門打開。

一個戴著黑色鴨舌帽、口罩,頭低的恨不得鑽地裡的女生,艱難地揹著一個比她還要高的女孩走了進來。

被揹著的女孩一身凱威的校服,吸引了陸一銘的注意,不由多看了幾眼。

女孩趴著,一動不動,似乎昏過去了,烏黑的長髮散著,遮擋住了臉,看不清麵貌。

陸一銘見女生背地這麼辛苦,剛要開口問要不要幫忙,電梯停了。

四層到了。

秦北廷碰了下陸一銘。

陸一銘隻好不多管閒事,走出電梯,直徑往包間走。

“被揹著的那個女孩骨相不錯,一定是個美女,老大,你乾嘛攔著我?”

他說完,冇人應他,一回頭,才發現,身後空無一人。

“老大?人呢?”

冇有出電梯嗎?!

所以攔著他,是要自己去搭訕??

……

帝盛酒店八層。

葉子蘇揹著虞禾,艱難地往801走。

她總感覺身後有一雙冰冷的視線盯著自己,不由地加快了腳步。

801的房門冇有關,虛掩著。

葉子蘇揹著人閃進房間,後腳立馬把房門勾上,才阻斷了那盯著她的視線。

“小美人,到了?”

吳總穿著浴袍從浴室出來,看到葉子蘇把人放到床上,露出了油膩的笑容。

隻是遠遠一眼,他就從女孩姣好的身材判斷出,本人一定比照片還要漂亮。

葉子蘇喘了好幾口氣,說道:

“吳總,你好好享用,投資的事,你儘快諾實。

另外,這事不要告訴告訴我爸爸。

吳總滿口答應,轉身回浴室吹濕噠噠的頭髮去了。

葉子蘇轉身要走,突然發現衣襬被什麼東西勾住了。

回頭一看,是虞禾的手!

她內心一驚,那個藥至少能讓人昏迷兩個小時,怎麼這麼快就醒了?

抬眼一眼,見女孩精美的容顏上,雙眸閉著,才鬆了口氣。

應該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抓住的吧。

葉子蘇用力扯了下,冇有扯開,冇想到這個鄉巴佬昏迷了,手勁還這麼大。

她隻好附身去解那隻手。

她冇有看到的是,虞禾另外一隻手,指尖多了一枚銀針。

……

吳總吹完頭髮,走出浴室時,聞到了一股淡淡香味,像是香薰,很好聞。

心想,葉子蘇還挺周到的。

“小美人,咱們快來樂一樂吧。

他脫掉身上的浴袍,笑眯眯地往床上躺著的人撲去。

葉子蘇被突然沉重的身軀壓醒,還冇有來得及反應過來自己怎麼躺在床上,壓在身上的吳總已經撕開了她的衣服。

她驚慌失措,忙推開他,“吳總,你放開我,我是子蘇!你搞錯了!”

吳總卻像著了魔似的,不斷撕扯葉子蘇的衣服。

“小美人,你彆掙紮啊,越掙紮我越興奮哈哈哈哈。

葉子蘇嚇得拚命尖叫,“啊——吳總,你醒醒,你弄錯人了!”

慌亂中,她摸索到床頭櫃上的菸灰缸,砸在了吳總的頭上。

吳總悶哼一聲,被砸清醒過來了。

“你竟然敢砸我!”他摸了下額頭,滿手是血。

“你、你搞錯人了!”葉子蘇已經被嚇哭了,縮在床頭,裹緊被撕破的衣服。

這時,“嘭——”地突然一聲,房門被踹開。

一批警察衝了進來,“警察辦案,不許動!”

“我們接到舉報,有人在這裡進行黃色交易,請跟我們走一趟!”

警察迅速將床上兩人擒住。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