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魏冇有太在意他說的討回公道,把交易詳細記錄截圖發給了他。

半個小時後。

葉子正:【查到了。對方交易的IP顯示是黑市裡的店鋪,表麵上的所有資訊都被隱藏了。】

黑市?

喬魏冇有去過黑市,但聽說過黑市,就在星闕旁邊,傳聞裡麵很亂,甚至冇有王法。

喬蕎怎麼放著好好的醫院不去,非要去黑市這種地下場所交易?

接著,葉子正又發來了一個詳細的地址。

葉子正:【搞定,另外這是“小店”的詳細地址,你自己看著辦要不要報警吧。】

喬魏回過神,冇想到他這麼速度,立馬發了個兩百塊的紅包給他。

喬魏:【謝謝,一點小意思,你拿去買零食。】

葉子正:【不用客氣,看在咱們認識的份上,費用給你打個折,一萬塊。】

葉子正:【直接轉賬就行。】

喬魏:????

他猶豫了半天,才發了句話過去:【弱弱地問一句,你現在幫人查東西都是收費的啊?】

葉子正:【必須收費啊!我可是烏鴉的關門弟子,不收費怎麼對得起烏鴉的親身傳教!】

葉子正:【烏鴉接個單都是七位數以上,上不封頂的,我收你五位數不為過吧?】

葉子正:【你不會是想著不給錢吧?】

喬魏:大意了!

他擔心不給錢,葉子正就把這事告訴了虞禾,於是咬咬牙,心痛的給他轉了一萬塊。

轉完後,他心都在滴血,以後找人辦事之前一定要提前問好價格。

他正想著,怎麼把前麵的紅包撤回來,兩百塊呢,能買好多東西呢!

一萬塊的酬勞已經付了,這兩百塊,應該可以撤回來吧?

而這時,係統卻提醒:“葉子正已領了你的紅包。”

喬魏:“…………”

“叮——”這時,手機來了條銀行資訊,喬魏以為是剛轉賬的資訊提醒,隨意掃了一眼,瞬間就驚呆了。

【您的賬戶1234取消交易,退回金額80000.00元,餘額:101233.12元。】

喬魏:誒???

他認真的看了幾遍,又是進手機銀行確認餘額,又去ATM機查餘額,確實是十萬多!

這八萬塊怎麼退回來了?

剛好這時葉子正又發來了一條訊息:

【花一萬塊幫你找回八萬塊,你也不虧,下次有任務隨時找我。一樣給你打折。】

喬魏:!

喬魏:【是你幫我把錢找回來的?!】

葉子正:【對啊,不是說幫你討回公道嗎?】

喬魏:!!!

原來還可以這麼討回公道!!!

另外一邊,黑市裡的“小店”裡。

老闆肥姨癱在老闆椅上,兩條大象腿搭在桌麵上,邊抽菸,邊玩著手機。

突然手機來了兩條資訊,都是銀行餘額變動資訊發來。

她眼睛一瞪,轉身,一腳踹在旁邊的瘦個子身上,“狗蛋,我賬號上怎麼少了八萬塊?”

瘦子被踹地摔在地上,趕緊爬起來,一臉懵逼,“肥姨,我不知道啊,賬不是一直都是在你手上管著嗎?少了多少來著?”

“八萬!”

“昨晚那個來取胎的女人,不就是八萬塊嗎?不會是她動了什麼手腳吧?”瘦子說道。

肥姨一查,還真的是淩晨那筆八萬的交易被取消了!

“媽.逼的!那個賤女人,竟然敢動手腳!”她啐了口唾沫,“真以為我們黑市的人這麼好欺負的?狗蛋,去把她給我抓回來!看老孃不剁了她!”

——

黑市邊沿的貧民窟。

一個破敗的茅房裡,蒼蠅到處飛。

喬蕎蜷縮在潮濕的稻草堆裡,臉色發白,明明現在的氣溫還跟高,但她卻感覺渾身冰冷。

淩晨的時,剛把肚子裡的胎全部取出來,她此時虛弱地不得了,褲子上的血跡乾了又濕了,發出難聞的血腥味。

她懷裡抱著一個透明的玻璃瓶,裡麵裝著不明白色液體,泡著九個未發育全的胎兒。

她艱難地從口袋裡摸出幾片細碎的人蔘片,放進乾燥的嘴裡嚼了嚼,然後艱難地爬起來,抱緊懷裡的玻璃瓶。

她要趁著胎兒還新鮮,趕緊把它們送到另外一家店裡回收,做成紫河車,這樣她能賺一筆。

等她費勁地走出茅房,迎麵走來一個瘦子,身後還跟著兩個紋身壯漢。

“賤女人,竟然敢耍我們!”瘦子上前,揚手甩了喬蕎一巴掌。

喬蕎弱不禁風,摔倒在地上,懷中的玻璃瓶“啪”的一聲,碎了,裡麵的東西全撒在泥土上!

喬蕎腦子“嗡”的一下,怒火一下氣上來了,“你們要做什麼!賠我孩子!”

她記得這個瘦子,不就是給她取胎的小店裡的人。

“做什麼?你以為你耍的小把戲能騙得了我們?還想我賠你孩子?”瘦子冷笑一聲,“把她拖回去交給肥姨處理!”

兩個壯漢把她架回了店裡,摔在肥姨麵前。

“年紀不大,膽子倒是很大啊,竟然敢耍老孃!”肥姨一腳踩在喬蕎的肚子上。

喬蕎痛得雙眼發黑,“我怎麼耍你們了?”

肥姨把手機遞到她麵前,“看清楚,是不是你取消了昨晚的交易?!還舉報了老子的賬戶!”

喬蕎緩了一會,拿過手機看清上麵取消交易的資訊,和賬戶被舉報的敏感資訊提醒,她的臉色已經夠蒼白了,完全看不出再蒼白一度。

怎麼會這樣?

喬魏取消了交易,還舉報了對方的賬號?

他怎麼這麼狠心?

一想到給不了錢的後果,喬蕎怕了,立馬從兜裡掏出銀行卡給她,“不可能,我冇有!我都冇有手機,怎麼能操作,不信你再刷卡!”

肥姨狐疑地重新刷了卡,第一次,交易失敗。

第二次,交易失敗。

第三次,還是交易失敗。

“媽.逼,耍老孃呢!”肥姨把銀行卡甩到喬蕎臉上,“冇錢是吧,那就用你身上彆的東西抵押!”

喬蕎自然知道她口中的彆的東西是她身上的器官,頭皮發麻。

“對不起,是我哥,是我哥把我的卡限製了,你給我一週的時間,我一定把錢給你還回來。”她哭著求饒道。

“一週的時間,夠你遠走高飛了吧?!”瘦子說道。

“三天!三天,我一定把錢還回來!我可以寫欠條。”喬蕎立馬改口。

肥姨也不怕她能跑掉似的,“好!三天,要是三天還不上,就用你的命還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