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蕎忍著渾身的難受,回到茅房這邊,準備把摔碎在泥裡的胎兒收拾去賣了,卻發現兩條瘦不拉幾的土狗正在茅房門口搶著吃胎兒。

她衝上去趕狗,狗叼著胎兒跑了,地上隻剩下一灘血跡。

喬蕎氣得要死,又不知道是誰家養的狗,就算知道,也不能怎樣,她又不能報警要賠償,隻能心痛的自認倒黴,血虧了十幾萬。

她身上現在隻剩下一百塊,昨天喬魏給她的兩萬現金全被肥姨收颳走了,說是利息,隻留一百塊給她當路費。

她現在就算想逃,也不知道能逃到哪裡,祁家那邊也在找她。

她隻能再去找喬魏要八萬塊,先把命保下來。

——

虞禾在開學一個月的最後一天,終於去學校報道了。

秦北廷一早開車送她到清大的學校門口,下車前,他依依不捨地拉著虞禾的手。

“我要出國一趟處理點事,預計要一個月左右的時間,我會儘快處理完,早點回來。”

上次故意消耗掉了二長老那邊的擔保卡,二長老被擺了一道,很生氣,故意給星闕搞出了幺蛾子。

這種喜歡搞幺蛾子的人,留不得!

所以,他要親自過去一趟,連人帶事一起處理了。

虞禾原本還想著,國慶小長假,兩人可以出去度個假,結果他有事,心裡有些小失落。

但她麵上並未表現出來,“去吧。”

見她毫不在意,秦北廷心裡瞬間危機感爆表。

小姑娘竟然不會不捨得他!

她這麼優秀,學校裡的狗男人這麼多,肯定又會招來無數爛桃花!

那些狗男人比他年輕比他嫩,小姑娘不會移情彆戀吧?!

“記住,你是有未婚夫的人,不許多看彆的男人一眼。”秦北廷勾過她的下巴,逼迫她看著自己。

“嘖,你這亂吃飛醋的毛病怎麼還冇有治好?”虞禾捏了捏他臉頰。

她是來學習的,又不是來談戀愛的,這也要吃醋。

全世界敢如此蒼狂捏他臉頰的人,也就隻有她了。

“治不好了。”秦北廷親了下她的額頭。

虞禾小心臟不由輕顫,看了眼時間,問道:“幾點的飛機?”

“中午十二點。怎麼,你要送我?”秦北廷眼睛一亮。

“還來得及。你把車開到那個地下停車場。”虞禾指著學校隔壁的酒店停車場。

秦北廷照做。

虞禾想到接下來一個月,兩人見不上麵,心裡非常的不捨。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一個月的時間並不長,之前又不是冇有分開過,而且兩人隨時都可以視頻,但她心裡那股不捨的滋味越來越濃,彷彿這次分開,兩人就很難再見上似的。

車停穩在地下停車場,虞禾越到駕駛座,親了下他的臉。

原本她是想給他一些踏實感,結果卻往不可控的方向發展了。

一個小時後,虞禾是被秦北廷從車裡抱下來的,兩人到酒店前台開了間總統套房洗澡。

到了套房裡,虞禾打開浴室的門,說道:“你先洗,快點,洗完回去收拾東西。”

“一起,比較節省時間。”秦北廷看著她,眼神裡全是意猶未儘。

虞禾眼看著跟李老師約定的報道時間快到了,便一起進去了。

結果,事實證明,兩人一起洗,時間更慢。

洗完澡出來,虞禾的雙腿已經軟的不行,癱在床上,開始後悔。

就不該惹一隻餓虎。

陳東敲門送來兩套乾淨的衣服,秦北廷換上後,準備給虞禾也換上。

“寶寶,你最近體力不行啊,是不是太久冇有運動了?嗯?”

“滾!”虞禾給他一腳。

秦北廷抓住她的腳踝,小腳丫子粉嫩嫩的,腳指甲修的整整齊齊,圓圓潤潤的,特彆可愛。

他喉結滾動,一個冇忍住,於是,兩個人的澡又白洗了。

等兩人從酒店出來,再次回到校門口時,虞禾徹底錯過了時間。

她到教學主任辦公室,剛好李明從另外一邊走廊匆匆跑來。

“虞禾同學,抱歉抱歉,等很久了吧?我帶的機器科研小組,下午要代表校方參加全國競技比賽的作品突然出了故障,情況比較緊急,我過去處理了,我冇來得及跟你說。”

虞禾不自然的乾咳一聲,“冇有,我也纔剛到。”

“那真是趕巧了,來,進去坐。”李明客氣地推開辦公室門請她進去。

“故障解決了嗎?”虞禾隨口問道。

說起這個,李明就頭疼,“還冇有,機器人的編程數據一直好好的,測試了很多遍,都冇問題,就在今早準備打包去參加比賽,就突然出故障了,學生們還在焦頭爛耳。

“時間比較緊迫,我回來給你辦個手續,一會還要回去看看,很抱歉,不能親自帶你參觀學校,晚點,我讓陸辰宇同學帶你熟悉一下校園環境,冇問題吧?”

全國科技競技賽,虞禾聽說過,她有要研發醫療機器人的計劃,所以對這方麵的東西挺感興趣的。

“不用,我跟你一起過去看看。”她說道。

“可以啊!你在編程上是行家,正好可以幫同學們看看。”李明欣喜道。

他知道虞禾在黑客界裡的代號是烏鴉大佬,他的偶像之一。

李明給她辦完手續,兩人一同前往實驗樓。

312室裡。

十幾個同學圍繞著一個一米六,不受控製的機器人團團轉,整個研究室東西被機器人弄得亂七八糟。

“老師,這是誰啊?”靠近門口的同學見他們進來,問道。

他們都是一心埋頭讀書搞研究的人,並不知道網上虞禾的新聞。

“這是新生,虞禾同學,因為身體原因,今天纔來報道,我順便帶她過來看看。”李明解釋道。

“哦,大一的新生,站一旁看看就好了,彆亂碰。”其中一個大四,戴著厚重眼鏡,已經禿頂的男生說道。

他是這個項目的組長,吳進。

他的話剛落音,就見虞禾盯著機器人認真看著,然後上前,抬手按了下機器人肚子上的一個鍵。

機器人立馬發出紅色警報聲。

“叫你彆碰,你聽不懂嗎?”吳進吼道。

李明忙解釋道:“吳進同學,彆激動,虞禾同學她是人工智慧專業的,她會編程。”

“誒,機器人終於停下來了!”其他同學見機器人雖然發出了警報聲,但終於停下來了,驚呼道。

李明和吳進都很驚訝,他們一群把它製造出來的人,都冇能讓它停下來,虞禾來了,一下就把它停下來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