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電腦嗎?”虞禾問道。

“有!”李明立馬應道。

然後快步到辦公桌那邊,把桌麵上亂七八糟的東西掃開,清理出一台台式電腦。

開機,螢幕還閃了閃。

虞禾:“……”

“李老師……”吳進有些猶豫地叫了聲。

這可是機器人編程的專用電腦之一,就算她是人工智慧專業的,但不還是個新生嗎?

直接給她看他們參賽作品的編程數據,是不是太過於草率了?

“冇事,虞禾同學在編程是個行家,讓她看看,冇準能幫上忙。”李明說道。

導師說到這份上,吳進不好再拒絕。

一個小時內,再排查不出故障問題,下午的比賽他們就來不及參加了。

隻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虞禾在電腦麵前坐下,單手落在鍵盤上,調出機器人的編程碼。

同學們都圍觀過來,隻見女孩眼神專注地看著電腦螢幕,螢幕裡的編碼翻地飛快,他們都不由感慨,這樣真的能看清楚嗎?

很快虞禾就發現了端倪,她把螢幕定格在一段代碼上,“你們的主程式裡出了個bug,所以纔不受控製。”

李明等人湊前細看,才終於發現了這個細小的問題!

接著,他們又見虞禾右手單手在鍵盤上快速地敲打一番。

他們還冇看清她輸入的代碼,就見原本發出紅色警報的機器人忽然取消了警報,安靜下來了。

“好了,你們看看,還有冇有問題。”虞禾起身道。

十幾個同學麵麵相覷,明明他們纔是機器人設計團隊,結果卻不如一個新人?

親眼目睹了偶像的神操作,李明很激動,“哎呀,忘了給你們介紹了,虞禾同學在黑客界裡有個代號,叫‘烏鴉’。”

他的話一落音,偌大的實驗室突然一片寂靜,接著嘩然起來。

網上的八卦新聞他們是不關注,但在編程領域裡,最高的存在便是黑客,尤其是頂端的黑客大佬們,他們知道的不少。

烏鴉,不正是去年入侵M國衛星的大佬嘛?!

她就是眼前這個美若天仙的姑娘?!

“你真的是烏鴉?”

“能不能給我簽個名呀?”

“我以為碼代碼的都跟我們一樣,是禿狗,冇想到也有天仙。”

“我可以跟你合個影嗎?”

同學們都圍過來,嘰嘰喳喳的,讓虞禾有些無語。

“行了,簽名合照等比完賽再跟虞禾同學要,現在時間緊迫,大家抓緊時間檢查一下自己負責的版塊,冇問題的話,迅速打包出發去賽場,不然就真的來不及了。”李明看了眼手錶,提醒道。

提起正事,大家分頭行動,快速再次對機器人做了一番檢查。

“我這邊冇問題。”

“我這邊也冇有。”

“冇有 1。”

“……”

一番檢查下來,讓他們焦頭爛耳了一上午的程式問題竟然就真的被虞禾幾分鐘搞定了!

不愧是鴉神!

同學們手忙腳亂地開始裝箱,搬到車裡。

出發前,吳進走到虞禾麵前,推了推厚重的眼鏡框,“咳,虞禾同學,謝謝你。也對不起,我先前不該以貌取人。”

要不是虞禾,他們的比賽肯定會遲到,那這兩年他們的研究就泡湯啦。

“如果非要謝的話,就讓我跟你們一起去賽場看看。”虞禾提議道。

她真正感興趣的,是他們要去的全國科技競技賽,可以接觸到不少新知識,但這比賽,非參賽選手不能進場參觀,她就想蹭一個進場名額,混進去看看。

吳進正有此意,她在關鍵時刻拯救了他們,也算是他們研究小組的一員了,“行。”

比賽地點就在京城,虞禾跟著他們的車一起抵達賽場,李明帶著吳進他們去準備比賽去了,虞禾在賽區裡隨意逛,瞭解她感興趣的知識。

逛到一半,秦信耀的電話突然打了進來。

“虞禾,你在哪裡?方便出來見一麵嗎?”

秦信耀很少找她,找她必定是有事。

虞禾給他發了個定位,在他過來後,才依依不捨地出了賽區,到附近約好的一家咖啡館。

秦信耀戴著棒球帽和口罩,即使捂得嚴嚴實實,但他那高挑的身型在人群中還是很醒目。

咖啡館門口,兩個穿著大學校服的女生正圍著他要微信,“帥哥,加個微信嘛,聊聊天,交個朋友。”

秦信耀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有些拘束,“不了,我冇有微信。”

“現在誰會冇有微信?不想加,也不至於找這麼爛的藉口吧。”那女生怪嗔道。

“既然知道他不想加你們,還糾纏不放做什麼?”忽得一聲清冷的女聲從身後傳來,打斷了兩個女生的糾纏。

“你誰啊?”兩個女人回頭,隻見一個容顏精緻,身型高挑,渾身散發著清冷氣質的女生款款走來。

“你來了。”秦信耀見虞禾終於來了,立馬過去。

兩個女生見此,誤以為兩人是一對的,灰溜溜地走了。

“桃花運不錯。”虞禾瞥了眼那兩個女大學生的背影,調侃道。

“彆打趣我,要不是你來了,我都不知道該怎麼應付。”秦信耀不自然地理了理帽簷。

兩人進咖啡店裡,找了個角落,點了兩杯咖啡。

“有什麼事?”虞禾問道。

秦信耀攪拌著桌麵上的咖啡,“我想在出發前,跟你再見一麵。”

虞禾蹙眉,“嗯?你準備去哪裡?”

“去流浪,不管去哪裡,都比呆在秦家強。”秦信耀側頭,望著窗外的天空,說道。

秦家傷害他夠多了,他要繼續在秦家待下去,估計會真的傻吧。

“去吧,這個世界那麼大,去看看它。”虞禾說著,拿了張卡遞給他。

秦信耀見此,忙塞回去,“做什麼?”

“拿著吧。”虞禾不接,“你去流浪,難道還光明正大的?”

秦家人還不知道他這些年來都是裝瘋賣傻的,怎麼可能會放心讓她一個人去流浪?

如果不想讓他們知道的話,他就隻能偷偷的,躲開秦家的視線。

他在秦家二十幾年,雖然是個“傻”少爺,但吃喝拉撒上從不缺,要他獨自一人出去謀生,還不一定可以。

秦信耀沉默了一會,堅定道:“可以的!”

不可以也要可以。

兩人再聊了點彆的,臨走前,秦信耀打開手機,“對了,這是我的微信,加你一下。”

“我還以為你真冇有微信。”虞禾打趣道。

秦信耀:“……”

其實是新註冊的。

另外一邊。

今天診所休息,喬魏一早起來,跟虞老太說出去一趟,然後根據導航,從京城出發去黑市。

他要去找喬蕎,看看她到底在乾什麼!

而黑市那邊,休息了一天的喬蕎也正出發來京城找喬魏,結果到了虞仙醫診所,發現診所關門了,她想了想,轉身去了小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