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聞言,虞禾一個激靈,瞬間所有睏意都冇了,“什麼時候,在哪裡被綁架的?”

說話間,她立馬下床,衝到了書房,因為過於著急,不小心踩到了興匆匆湊過來的小香豬的腳,小香豬慘叫一聲。

虞禾打開電腦,趁著開機的功夫,一把將它撈起,放在腿上安撫。

“二十分鐘前,喬蕎來小區裡找我,虞奶奶自己先過去診所,結果剛出小區門,一輛麪包車突然停下,下來了兩個人,把虞奶奶擄走了!”喬魏著急地說道,“我已經報警了,警察還在調小區監控查車牌號,和走訪。

“要是我剛剛看認真點,記住車牌號就好了。”

他有些自責,甚至回想起來,當時喬蕎找他,有些像是故意的!

如果他不讓虞奶奶先走,她就不會被人綁架!

“你把車開來診所接我。”虞禾說完,掛了電話,然後把U盤插進電腦,螢幕裡很快出現了一串串代碼。

同時,她打開手機,嘗試給虞老太打電話。

電話通了,但一直冇人接。

虞禾麵無表情,氣息凜冽,連小香豬也感覺到小主人的情緒不對,原本還哼哼唧唧撒嬌的,這會趴在她腿上,不敢動了。

很快,虞禾成功入侵了小區的監控錄像,找到門口的監控記錄,快速倒放,找到了喬魏說的麪包車。

車牌是北市車牌。

接著,她快速的進入了交通係統監控,查出這輛車的離開方向。

正好這時,外麵傳來汽車的喇叭聲。

虞禾立馬放下小香豬,回房間裡快速地換了一套衣服,然後拿上手機、鍼灸包,端上筆記本電腦。

診所這邊小晴小雅已經來上班了,她們見虞禾抱著電腦匆匆出來,有些奇怪。

“虞禾是發生什麼事了嗎?”小晴問道。

“奇怪了,虞奶奶今天怎麼這麼晚?平時她都很早的。”小雅說道。

“今天先暫停接診,跟病人那邊說延遲一天。”虞禾說完,腳步匆匆出去了。

剩下小晴小雅麵麵相覷,總感覺好像出事了。

在她們的印象中,不管遇到什麼事,虞禾都是很淡定的樣子,還是第一次見她這麼匆忙和急躁。

門口喬魏見虞禾出來了,立馬下車,給她打開後座車門。

“往去北市的郊外方向去了。”虞禾上車後說道。

喬魏立馬發動車子。

另外一邊。

虞老太迷迷糊糊被顛簸晃醒,醒來發現自己雙手被繩子綁在身後,躺在破舊的麪包車後車箱。

前麵座位上坐了兩個壯漢,在抽著煙、刷著短視頻,音量放的很大,整個車廂裡瀰漫著濃烈的煙味和短視頻鬼畜的笑聲。

虞老太原本是不想讓他們發現自己醒了,然後偷摸著找手機打電話求救,奈何車廂裡的煙味太濃,嗆得她猛咳嗽起來了。

“咳咳咳。”

短視頻的聲音突然關了,後座的兩個寸頭男人齊齊回過頭,一個滿臉肥肉,一個尖嘴猴腮,兩人嘴裡都叼著煙。

“大哥,這老太婆醒了耶!”長的尖嘴猴腮的瘦子說道。

“廢話,我又不瞎!”滿臉肥肉的胖子罵道。

“那怎麼辦?要再弄暈她嗎?”瘦子問道。

虞老太不由往後縮了縮,“你們是誰?為什麼要抓我?”

“我們隻是拿人錢財替人辦事,是誰不重要。”胖子拈著煙,緩緩吐出,說道,“你乖乖聽話,跟我們去目的地,我們也不會傷害你。”

“是誰派你們來的?”虞老太努力讓自己鎮定,看了眼窗外的環境,是在往郊外走。

見冇人回答她,她又道:“你們要多少錢?我給你們錢就是了。”

一聽她肯出錢,瘦子臉上立馬露出貪婪之色,“你最多能出多少……”

“閉嘴!”胖子立馬給了他一耳光子,“拿一家的人給一家辦事,你還想拿兩家的錢不辦事?你想的倒是挺美的。”

他說著看向虞老太,“你要是能給我們一人一百萬,我們就立馬放了你!”

虞老太:“……”

瘦子捂著臉,突然感覺自己被揍得好委屈。

“可以,我可以給你們錢,你們現在就放了我,我去給你們取錢。”虞老太立馬說道。

隻要能活著回去,不讓囡囡擔心,破點財不算什麼。

“都閉嘴,到了,換班!”這時,司機說道。

虞老太內心咯噔一下,看向外麵,是在一個小鄉村裡,四周冇有什麼人。

她以為到了他們的目的地了,趕緊記地形。

胖子和瘦子從兩邊下車,到後車箱,拿著頭套和抹布,把虞老太的嘴巴堵住和頭蒙上,然後強行拖下車,帶她上了另外一輛車。

車開走了一段路,像是往山裡開,路麵比之前更顛簸。

“把她的頭罩摘了吧。”

這時,一聲熟悉的女音在車廂裡響起。

虞老太一愣,頭上的頭套就被摘了,撞入眼簾的正是她熟悉的麵孔:喬蕎!

她坐在副駕駛座,即使她戴著口罩,但虞老太還是認出她的臉和她的聲音。

“唔唔!”虞老太難以置信地看著她。

想不到昨天還跑來跟她道歉,說要會改過自新的人,今天竟然綁架她!

“噓~”喬蕎做了個禁聲手勢,“虞奶奶,對不起,我也不想這麼對你的。你對我有恩,你放心,隻要你乖乖配合我,我一定不會傷害你的!”

“唔唔!”

喬蕎向後座的刀疤男使了個眼色,刀疤男扯走了虞老太嘴裡的抹布。

“喬蕎,你要做什麼!”虞老太立馬問道。

做什麼?

當然是用你把虞禾引出來啊!

但喬蕎冇有說出來,隻是嘴角勾起一抹陰險的笑意,手上拿著手機晃了晃。

“虞奶奶,我們來玩個遊戲好不好?捉迷藏,一會我用你的手機給虞禾打電話,你叫她來斷魂崖的小木屋找你,她要是來了,我就放你回去。”

虞老太不知道斷魂崖在哪裡,但一聽就不是什麼好地方,再看前方是進山的路,這種荒郊野嶺,出事了,都冇人知道。

前麵的路她看不全,像是防止她記路似的,這次車,四麵車窗都被拉上了窗簾,看不到外麵。

這裡太危險了,她不可能讓囡囡來的!

“好!”虞老太應道。

喬蕎見她這麼配合,以為她貪生怕死,嘴角諷刺的笑意更濃了,撥通了虞禾的電話。

虞禾那邊是秒接,“外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