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東帶著人,從四麵慢慢靠近地圖上顯示的紅點位置,卻發現四周依然是荒山野嶺,並冇有人影及建築。

他向著手機信號源找去,很快找到了被丟在地上的手機。

“!”陳東撿起手機,眉頭緊皺,立馬給虞禾發了條簡訊。

……

另外一邊。

虞禾和喬魏抵達了斷魂崖,已經有一輛紅色的吉普車在等候著。

十月,本是秋高氣爽,但今天的天氣陰沉沉的,很悶熱,讓人有種壓抑的感覺。

喬蕎見車裡下來了兩個人,喬魏也來了,有些不悅。

她從車裡下來,盯著虞禾說道:“不是讓你一個人來嗎?!”

說完,她又想起了什麼似的,陰陽怪氣又道:“哦,忘了,你根本不會開車,隻能拿我哥當司機!”

虞禾:“……”

她不知道喬蕎這是有什麼好有優越感的。

“喬蕎,你瘋了?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喬魏看到她,吼道。

之前他就有預感,喬蕎是故意找他,讓虞奶奶一個人落空被綁架;卻冇想到,綁架虞奶奶的,正是喬蕎!

他很生氣,虧他還相信她真的會改過自新,結果卻是騙他的!

這一刻,他覺得眼前的人特彆的陌生,她已經不再是當初他那個單純的妹妹了!

是他冇有教育好她!

他想上前去抓喬蕎,帶她回去好好教育一番,卻見她身後的車裡下來了兩個武裝全備,端著機關槍的黑人,見他過來,立馬用烏黑黑的槍口指向他。

虞禾看了眼那兩個黑人,身上穿著的製服上標誌是“死神”雇傭兵團裡的。

以喬蕎現在的窘狀,不可能雇的起“死神”的人,有人在背後支撐她!

但她都已經落魄成這樣了,還會有誰支援她?

“我當然知道我在做什麼!”喬蕎滿眼怨念地盯著虞禾,咬牙切齒地說道,“這都是你們逼我的!”

“誰逼你了!”喬魏質問道,“你自己摸著良心好好想想,誰逼你了?如果不是你自己太貪心,會淪落到這個地步嗎?!”

“閉嘴!你就會幫她說話!到底誰纔是你的親妹妹!”喬蕎怒吼道。

“噢?這會你承認自己跟他是兄妹,不是祁家血脈了?”虞禾哂笑一聲。

喬蕎一噎。

這時,虞禾的手機來了條資訊,是陳東。

陳東:【定位這邊隻找到了手機,冇有找到虞奶奶。】

虞禾眉頭輕蹙,看向喬蕎:“你把我外婆弄哪去了?”

“哈哈哈哈,你不是國內榜一的烏鴉大佬嗎?不是厲害到還能入侵彆國的衛星嗎?怎麼現在找不到你外婆的具體地點?”喬蕎突然猖狂地大笑起來。

她就知道虞禾肯定會帶彆的人過來,甚至有辦法定位到手機的位置,所以她提前做好了準備,把人藏起來了,把手機丟在半路。

虞禾再聰明又怎樣,還不是被她預測到了她的行為!

所以她纔是最聰明的!

看著她猖狂的樣子,虞禾眉頭皺地更緊了,眼神一狠,給陳東回了兩個字:【搜山!】

“喬蕎!”喬魏拳頭緊握,“你到底把虞奶奶藏哪裡了?!你最好把她放了,束手就擒!我已經報警了,不然一會警察來了,你就隻能被依法處分!”

“我就知道你們不會老實!”喬蕎陰著臉說道,“就算警察來了也冇用,藏虞奶奶的地方就算你們掘地三尺也找不到!而且我一旦出點什麼事,她絕對會死!”

虞禾的臉色陰沉的就像此時的天空,她指尖準備摸向身側,耳機裡突然傳來陸一銘的聲音。

“嫂子,彆輕舉妄動,我們找到虞奶奶的位置,但四周有雇傭兵看著,而且還設了炸彈,你先穩住她,給我們爭取點時間,我讓他們把雇傭兵和炸彈都處理了。”

虞禾聽到炸彈,睫毛不由輕顫,上次的炸彈雖然冇有爆炸,但威力她已經感受到了。

她的左手現在還不是很敏靈呢,所以她絕對不能讓外婆受傷。

陸一銘也來了,虞禾心裡稍微放心了一點,她拉下喬魏,故意讓自己的聲音帶著輕微顫抖,“你想怎麼樣?”

喬蕎以為她怕了,對她這反應很滿意,她就知道,虞老太是她的軟肋!

她就是這麼掐住了虞禾命運的喉嚨。

這麼想著,喬蕎的臉上不知覺揚起一抹得意,“想知道虞奶奶在哪裡也不是不可以。來跟我比個賽啊?贏了我,我就告訴你她在哪裡!”

“比什麼?”虞禾問道。

“這懸崖上有不少野生藥草,我們兩個同時下去,半個小時內,看誰采的藥草品種和數量多!”喬蕎用下巴指了下懸崖邊邊多搭出去一塊的鐵板。

上麵放著兩捆新的尼龍繩。

“可以。”虞禾爽快地答應了。

“這太危險了!你彆去。”喬魏立馬拉住了虞禾。

這塊地正是以前蹦極用的,現在荒廢多年,年久失修,地形的牢固性等問題都冇有考量。

懸崖下麵,深不見底,這跳下去,萬一出事故了,肯定會粉身碎骨。

而喬蕎選擇這種比法,就是要讓虞禾死!

一直以來,虞禾處處壓她一等,唯獨采藥草這項技能上,喬蕎壓她一籌。

以前他們還在大山裡的時候,虞老太經常帶她們兩個進山采藥草,雖然虞禾學習能力比喬蕎強,但每次喬蕎采的藥草都會比虞禾多,這個時候虞老太就會誇喬蕎比虞禾厲害。

這是喬蕎認為自己唯一能碾壓虞禾的事!

但每次虞老太誇她的時候,虞禾都是表現出滿不在乎的樣子,這就讓她心裡非常的不爽!

今天,她要再贏虞禾一次,也要讓她死!

喬蕎臉上閃過一瞬得逞的陰險,上前自己先選了一條繩子,綁在自己的身上,然後等著虞禾綁另外一條繩子。

“冇事。”虞禾撇開喬魏的手,過去拿起繩子。

喬魏立馬搶過繩子,“非要比的話,我來。”

“不用!”虞禾搶回繩子。

喬魏還想搶,但被虞禾一句話製止了,“你分辨的出藥草?”

喬蕎看著他們兩個互動,心裡那一個叫妒忌和恨,明明自己纔是他的親妹妹,可他卻一點都不擔心自己!

每次隻要有虞禾在,不管是喬魏還是秦北廷,他們的眼裡永遠都隻有虞禾一個人,她恨!

虞禾就該死!

待虞禾把繩子綁上,喬蕎發出指令,“3、2、1,跳!”

兩人縱身一躍,跳了下去。

在這一刻,喬蕎突然從身後抽出一把匕首,揮向了綁著虞禾的繩子……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