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蕎見虞禾看自己的眼神發冷,感覺到了自己危險的處境,她在樹枝末端,要掉下去,也是她先掉下去。

下麵是見不到的的深淵,一路看不到長出來的樹枝,再往下掉可冇有這麼幸運了!

“虞禾,對不起!對不起,我知道錯了,都怪我當初被祁家的利益一時矇蔽了雙眼,才做出這麼多衝動的行為,我知道錯了,我改!請你給我一次機會改錯吧!

“我告訴你虞奶奶在哪裡,你放過我吧,我不想死!”她瞬間淚眼婆娑,哭著求饒道。

要是條件允許,她估計還能磕起頭。

虞禾忍著腿上的傷口疼,換了一個舒服的姿勢坐穩,用力撕開衣服下襬的布料,綁在大腿的傷口上,再摸出銀針,給自己紮了幾針止血止痛。

見她不鳥自己,喬蕎心裡彆說有多氣,明明自己都給她道歉了,虞禾在這生死攸關的時刻擺什麼清高。

這時,喬蕎的身體又往下滑了點,她嚇得立馬又道:“我真的知道錯了,隻要讓我活下來,我發誓,以後給你做牛做馬,用餘生來贖罪。”

“誰給你的支援?”虞禾忙完手上的活,抬頭問道。

喬蕎一愣,冇想到她會這麼問,求生欲讓她脫口而出,“秦家人。”

虞禾蹙眉,秦家還有人想至於她死地?

“秦家裡的誰?”

喬蕎見她這麼想知道,突然眼珠子一轉,“你先拉我上去,我再告訴你!”

虞禾清冷的目光看了她一會,把右手伸向她,“把手給我。”

喬蕎見此,欣喜若狂,她就知道,自己的眼淚能讓所有人心軟。

她激動地連忙抬起左手,去夠虞禾的右手,卻忘了自己的右手傷口並未好全,單靠這隻受傷的手完全支撐不住整個身體的重量。

下一秒,隻見喬蕎的身體立馬向下滑動了一大節,她被嚇得手亂腳亂地抓住樹枝尾,結果樹枝尾斷了,跟著她一起掉了下去。

喬蕎:!!!

啊啊啊啊啊!

她看著虞禾嘴角勾起的那一抹哂笑,越來越來遠,才反應過來:

虞禾是故意的!

故意騙她鬆手的!

虞禾那麼冷血,又怎麼會這麼輕易原諒她?!

喬蕎很後悔,但一切都晚了。

少了一個人的重量,樹根不再往下傾斜,虞禾暫時安全了,隻要陸一銘的直升飛機快點調過來,就冇有問題。

她抬頭,距離有些遠,看不見懸崖邊上的人。

她敲了敲耳機,想問陸一銘,直升飛機怎麼還冇有來,這才發現藍牙耳機超出了連接範圍,聯絡不上陸一銘了。

她的手機在下來之前,交給了喬魏,現在手上沒有聯絡上麵的人,隻能乾等著。

今天的天氣原本就昏昏沉沉,黑的也比平時要早。

救援直升飛機遲遲冇有來,懸崖上的人很快支起了燈光,但遠遠照不到虞禾這邊。

她坐在樹枝上,靠著岩石麵,看著天一點點的暗下去,手指不自覺地輕輕發抖。

她掐著左手的合穀穴,讓自己鎮定下來,但隨著天色越來越晚,她渾身虛汗越來越多,渾身鬥得更厲害,已經鬥到無法給自己掐穴,最後雙手自然垂落。

“嗡嗡——”

終於,救援的直升飛機來了,緩緩從懸崖慢慢下降,帶著強光燈,靠近虞禾這邊。

飛機的漿需要空間,不能完全靠近樹枝這邊,隻能保持一定的距離,平穩住,然後伸出梯子,架到樹枝這邊的懸崖壁上。

樹枝被飛機漿的氣流帶著亂顫,虞禾坐在樹枝上,隨著晃動而晃動。

“寶寶,寶寶?聽得見嗎?”

此時虞禾的耳機裡傳來秦北廷的聲音,他緊趕慢趕,總算趕過來了,正在機艙裡。

看著低著頭坐在樹枝上隨著樹枝晃動而晃動的虞禾,他的心懸到了喉嚨裡,生怕她被晃掉下去。

同時,他也發現虞禾很不對勁,從他們到來,她就一動不動的。

“寶寶?虞禾!聽得見嗎?”秦北廷不由握緊手中的對講機。

對麵的人依然冇有迴應。

陸一銘帶人把梯子搭穩,“廷哥,可以了,我過去看看?”

“我去!”秦北廷奪過陸一銘正要穿上的安全設備,自己穿上。

然後踩著梯子,三兩步走到虞禾這邊。

承著虞禾的樹枝突然增加了重力,整棵樹又往下傾斜了十幾度。

“寶寶,你冇事吧?”秦北廷剛碰到虞禾,她猛地抬起頭。

她雙眼猩紅,眼神狠厲,視線卻冇有焦點,精美的容顏上,嘴角掛著一抹詭異的笑容。

“!”秦北廷很熟悉她這模樣。

怎麼會這樣?

費羅伊德不是已經把她那些不好的記憶刪除了嗎?

為什麼她還會有恐黑引起的應激反應?!

“廷哥,速度點,那樹枝承受不住你們兩個的重量!”這時,陸一銘大聲提醒道。

秦北廷一把撈過虞禾,不顧她的掙紮,強行抱著她,趕緊往回走。

搖晃不平的梯子,秦北廷抱著個人,動作敏捷。

兩人剛回到機艙門,陸一銘還冇有收回梯子,就見那棵樹“嘩啦”斷了,掉下的懸崖,看的陸一銘心驚膽戰的。

“幸好來得及。”他鬆了口氣,讓手下把梯子收回來。

剛關上艙門,“嘭——”的一聲,秦北廷突然被推得撞在艙門上,整架飛機晃動了下。

“回去,收……”陸一銘的話還冇有說完,見秦北廷肚子上被捅了一把匕首,“!!”

他猛然回頭,迎麵而來的是虞禾一個迴旋踢,他措不及防,被踢到了秦北廷旁邊,整架飛機又晃動了一下。

剛收完梯子的兩個手下見虞禾傷了他們老大,放下梯子準備連手把人放倒。

“不要碰她!”

秦北廷和陸一銘異口同聲。

陸一銘這會也看出來了,虞禾不對勁!

他見過她完全陷入應激反應的戰鬥力,他們兩個不是她的對手,就不要再刺激她,找罪受了。

兩個手下不明所以,但老大不讓他們動手,他們隻好收手。

但虞禾卻冇有收手的意思,衝過來,兩個手下也措不及防,過了兩招,他們冇有老大的命令,不敢動真格,很快兩個人被踢得撞到對麵的座位和窗上,整架飛機又晃動了兩下。

正在開飛機的機長感覺飛機的晃動,忍不住回頭,想看看機艙那邊到底在搞什麼。

結果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