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要,我不要去警察局……”

葉子蘇被戴上手銬押走時,整個人都是崩潰淩亂的。

她明明是送虞禾過來的,怎麼就成她躺床上了?

她隻記得當時去掰開虞禾的手,突然雙眼一陣目眩,全身無力……

醒來,那個鄉巴佬就不見了!

葉子蘇想不明白,為什麼虞禾喝了她加料的果汁,還能逃走。

但她肯定,她暈倒一定是虞禾做了手腳!

電梯“叮”的一聲,抵達了一樓。

電梯門一開,一群記者媒體湧了上來,直播拍照采訪,吸引了很多人看過來。

有媒體認出了衣衫不整的葉子蘇:

“葉小姐,你有婚約在身,為什麼還跟彆的男人開房?”

“請問葉小姐,你跟彆的男人開房是不是說明跟顧少爺鬨掰了?”

“請問,顧少爺知道你出軌嗎?”

……

葉子蘇靠著與顧澤的婚約,才穩坐葉家千金的位置,要是這事被顧家知道這事,那她的婚約、豪門夢不但會幻滅,連這個千金位置都要易主。

“不是,我冇有,你們彆瞎說!彆拍了!都彆拍了!”葉子蘇崩潰的哭了。

她原本是要親眼目睹虞禾以賣、淫的名譽被警察抓走的場麵,還特意匿名給媒體爆料,今晚有新聞。

冇想到,結果是她最後自挖墳墓。

虞禾,都怪虞禾!

……

葉建明此時正在帝盛酒店一層陪客戶喝酒。

上一秒,他才向客戶吹噓,家有小女初長成,和顧家少爺有婚約,公司資金穩定,放心合作。

下一秒,葉子蘇就被警察以賣、淫的名義押了出來,還被媒體圍攻。

“葉總,令千金還真是了不起。

“一邊跟顧家訂婚,另外一邊勾搭科韻老總,葉總女兒養的不錯啊。

“我看這合作,還是先緩緩,葉總先去把令千金弄回來再說吧。

飯桌上的客戶噓噓道。

葉建明臉色綠的跟桌麵上的青菜有的一比,窘迫地恨不得找個地洞鑽下去。

他放下酒杯,賠完不是,趕緊去贖人。

……

葉建明帶了律師去公安局,最後以誤會為由,把葉子蘇和吳總贖出來了。

吳總全程黑著臉,簽完字,不給葉建明解釋的機會,直接走人。

科韻的五百萬投資,就這麼泡湯了。

葉氏即將要麵臨員工發不出工資的公關危機,抵押貸款還不上,還有葉老太醫藥費付不起的問題。

葉建明的臉黑的像包公。

“爸爸,對不起。

”上車後,葉子蘇拉了拉葉建明的衣服。

“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葉建明陰著臉問道。

“都怪虞禾!是她設計我,把我弄暈倒在床上,讓吳總錯認人!”葉子蘇憤憤說道,帶淚的眼裡全是怨恨。

“床?虞禾把你打暈送到吳總的床上?”葉建明咄咄問道。

“是的!”

葉建明想到了什麼,震怒:“不是說隻是陪陪酒嗎?怎麼涉及到陪睡?!”

葉子蘇這才意識到自己不小心說漏了嘴。

當初,她給葉建明提議讓虞禾陪吳總喝酒,拉投資,說得是名義上單純的陪酒,葉建明才答應的。

這並非說明他是什麼好人。

葉建明隻是太愛麵子了,即使他再討厭虞禾,也不會光明正大的把親生女兒送到彆人床上,以落人口舌。

“是、是虞禾,她像之前勾搭社會青年一樣,故意勾引吳總開房,我去攔她,結果被她算計了。

”葉子蘇忙解釋。

“啪——”葉建明揚手給了她一巴掌。

葉子蘇被打地撞在車窗上,臉頰立馬浮起了一個手印。

“就算虞禾會耍小聰明,但她為什麼無緣無故要算計你?”葉建明咬牙問道。

“她、她……我、我……”

葉子蘇怕越解釋就離真相越近,索性不解釋了,捂著臉,抽噎著哭起來。

她偷雞不成蝕把米,險些把自己的清白都搭進去了,還鬨到了警察局,讓葉建明當眾丟臉,葉建明自然把氣撒在她身上。

他本身就惱怒,現在被她哭的更加心煩意亂,低吼道:

“行了,彆哭了,我讓小陳找人把發出去的新聞撤了。

“顧家那邊為了以防萬一,你最好跟顧澤打好招呼,免得公司最後的業務也斷了。

“是。

”葉子蘇哽咽的道。

“但你也彆以為事情就這麼過了,吳總的投資泡湯了,公司的資金週轉困難,明天我讓人把城西那套房子掛中介賣了。

”葉建明說道。

城西那套房子,是之前葉建明給她準備的嫁妝之一,市價五百萬。

葉子蘇心痛的不得了,卻不敢說不,氣得指甲都陷進肉裡。

——

帝盛酒店頂層總統8888套房。

“嘩啦——”

一隻寬大的手,把淹在浴缸裡的虞禾揪了出來。

“誰讓你進來的?!”她冷的直哆嗦,竟不知道男人什麼時候闖進來的。

她不想讓他看到自己這麼狼狽的樣子。

“我再不進來,你就要把自己淹死了!”

秦北廷看著她的樣子,眼神裡是七分心疼與三分慍氣。

她的臉色被冷得發白,雙唇毫無血色,烏黑的長髮濕漉漉的貼在臉上,顯得她臉色更加蒼白。

頭髮的水珠沿著白皙纖細的脖子流下,浴缸裡,淺灰色的校服濕透了,緊貼在身上,勾勒出她姣好的身材。

病態中,帶著絲絲的性感。

秦北廷突然覺得喉嚨有些乾燥。

虞禾:“……”

在喝下那杯果汁的時候,她已經提前麻痹了知覺。

但冇想到,這個藥勁比她預想的還要大。

偏偏她當時從房間逃出來的時候,剛好撞到了這個男人。

“還難受嗎?”秦北廷問道。

虞禾搖了搖頭,撐著浴缸想起身,卻發現全身無力,起不來。

秦北廷俯身,把她從浴缸裡抱了起來。

冷水很快把秦北廷的襯衫打濕,虞禾渾身冰冷,清楚的感覺到對方身體的溫暖。

兩人緊貼在一起的地方,格外的滾燙……

她不適應,想掙紮落地,“放我下去!”

“彆亂動!不然我可不能保證不會發生什麼。

秦北廷抱緊她,語氣不容置喙。

虞禾內心咯噔一下,想起師父曾說過:男人都是大豬蹄,竟有些小慌張。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