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嗬~”秦北廷不由冷笑一聲。

陳東也看到了他手中的名片,“這Future科技為了談何合作,還真是不折手段。”

五年前,秦氏財團的新晶片研發項目被盜,合作商斷鏈,XS集團以獨家研發的新晶片強勢占據市場,吞併了秦氏財團,成為亞洲科技晶片龍頭。

Future科技是歐美那邊的龍頭,他們新研發的家居機器人想引用XS集團的晶片,打入亞洲市場,這等於想搶占亞洲市場,XS集團也有機器規劃,秦北廷自然不會同意讓競爭對手拿自己的東西搶自己的市場。

合作談不下來,Future科技那邊不放棄,隔三差五派人過來XS集團求談合作,冇想到這次,竟然連小孩子都利用上了,想打感情牌?

那他們真是選擇了最無用的方式,自從五年前,費羅伊德按照虞禾的意思,把她從廷哥的記憶移除後,廷哥對女人冇有興趣了。

——

另外一邊。

Future科技公司,技術總監辦公室。

虞禾剛整理好花了四年時間研發的項目彙總書,這時,放在一邊的手機響了。

來電顯示是“蕭安然”,虞禾的生活助理,主要幫她照顧兩個小孩。

她剛接通電話,話筒裡傳來女人焦躁的聲音:

“禾姐,不好了,越越和朵朵留了小紙條,回國了,我打他們的電話都關機,人已經上飛機了。”

虞禾眉頭輕皺,“什麼時候的事?”

“兩個小時前,朵朵吵著要吃龍蝦麪,非要我去海鮮市場給她買隻大龍蝦,我去了,回來發現他們兩個都不在家,行李箱被帶走了,桌麵留了紙條。我剛給航空公司打電話了,他們今早的確辦理了兩個無陪兒童乘機服務,飛機已經在十分鐘前起飛了。”蕭安然解釋道。

虞禾立馬打開電腦,在鍵盤快速輸入一串串代碼,很快,螢幕裡就出現了一個地圖,地有兩個小紅點在移動,定位維度在高空上。

這是她裝在兩個小朋友電話手錶裡的定位器,經過特殊處理,不會被信號乾擾而聯絡不上。

“幫我收拾一下行李,再訂兩張回國的機票,你也一起。”虞禾吩咐道。

“可是你工作那邊能走得開嗎?”蕭安然擔憂道。

“項目剛好結束了,我準備給自己放個假。”虞禾說道。

正好這次回國,順便找找以前的記憶。

蕭安然:“好的。”

虞禾掛了電話,把項目彙總報告和休假條整理好,正要出去,辦公室的門從外麵被推開了。

一個男人和兩個人女人進來。

男人穿著黑色西裝,留著棕色短捲髮,眉骨是典型西方人的高眉骨,眼窩深,藍色瞳孔,眼神看起來迷離迷人。

左先生,左野,Future科技公司總裁。

她身後跟著一個杏色波浪大卷,濃妝豔抹的女人,即使是初冬,依然穿著深V修身連衣裙。

她是凱瑟琳,公司商務部的老大。

他們身後跟著的是一個齊耳短髮的女人,是虞禾工作上的助理,艾麗斯。

艾麗斯一臉抱歉地看向虞禾,像是在道歉冇有及時通知他們來了。

“既然你來了,我就不過去找你了,這是‘初代家用機器人’的項目總結,另外,我準備休息一段時間。”虞禾把項目總結和請假條一起遞給左野,用流利的美式英文說道。

左野看了眼請假時間,“三個月,北鼻,這時間不短,你準備要去哪裡玩嗎?”

“回一趟華國。”虞禾如實道。

“華國好,那是你的國家,是該回去一趟。”左野應道,用西裝口袋裡抽出鋼筆,爽快的簽字批了請假條。

“正好,我也要休假,你去華國的話,順便代我去一趟XS集團,跟他們談談新晶片合作,我們的機器人是你研發的,晶片上,你去談,肯定比我要強。”凱瑟琳撥了撥胸前的捲髮,風情萬種。

“你在給我安排工作?”虞禾斜睨凱瑟琳一眼。

他們商務部一直拿不下XS集團的新晶片合作,她有所耳聞。

機器人亞洲市場的版本已經出來了,用的還是Future初代晶片,操作係統和亞洲人常用的XS集團的係統不一樣,係統連接之間冇法打通,所以Future的股東們都迫切能和XS集團達成合作,用他們的晶片打入亞洲市場。

這個時候,凱瑟琳還有心思休假,看來公司的迫切的合作對她並冇有太大的影響。

且不說凱瑟琳跟虞禾是平級,在Future科技裡,虞禾的上司隻有左野一個,她隻接左野的工作安排。

“左總,你看,我就說還是得你出麵,才能使喚得動Esther。”凱瑟琳看著左野,聳了下肩。

“咳。”左野乾咳一聲,“Esther,你在晶片技術這塊比凱瑟琳懂行,你去跟XS集團談合作,會比她去強,合作的條件上,我可以儘量給你放權限。”

左野開口,虞禾就冇有拒絕的理由,“好。”

一、對方是她上司;二、對方還是她的救命恩人。

“謝了,你要是拿下這個合作,我們商務部的獎金一定算你一份,你放心,你不在的這期間,你技術部的事,我會幫你照看著。”凱瑟琳說著,從左野手中接過項目總結,抱在懷裡,向虞禾拋了個媚眼。

虞禾麵無表情地看著她懷裡的項目總結。

“我還有個會議,先走了。”左野看了眼手錶,臨出辦公室門,還不忘回頭說道,“什麼時候的飛機,記得告訴我一聲,到時候我送你去機場。”

虞禾冇有應他。

“左總這也太不公平了吧,這談合作明明是凱瑟琳的工作,她們商務部拿不下的合作,就推到你身上,要是最後拿不下合作,股東們最後就會以為是你辦事冇有效力。”

辦公室剛關上,艾麗斯就替虞禾打抱不平起來。

“而且,‘初代家用機器人’是你的心血,她就這麼理所當然拿去了,左總也不說說她,每次都這樣,隻會靠身體上位。”

“冇事,彆生氣,收拾一下,準備去華國。”虞禾淡然地拍了拍艾麗斯的肩膀。

凱瑟琳想搶她的功勞?

也要看看她有冇有這個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