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天後。

亞洲盃資訊學奧林匹克競賽總決賽現場。

“你就在這裡坐著,比賽完後,我過來接你回酒店。”

越越把朵朵帶到觀眾席第一排的家屬位置,像個小大人一樣叮囑道。

朵朵穿著粉色啦啦隊服,烏黑的頭髮在後腦勺紮了兩股高低不平、還略帶淩亂的馬尾,這是越越今早起來努力了半個小時的成果。

越越不明白,看媽媽給妹妹紮頭髮的時候,明明很簡單,怎麼輪到他,每一根頭髮就好像有它自己的想法似的,怎麼也紮不好。

最後他得出一個結論:女人留長頭髮真麻煩。

可即便髮型如此淩亂,也不影響小女孩先天性顏值優勢,看起來又萌又可愛。

“放心吧,我就在這裡看你拿冠軍!哥哥加油!”朵朵揮揮手中的綵帶。

越越獨身一人進了候場室。

候場室裡,是全亞洲的前二十名青少年參賽選手,今天上午會比兩場,上半場二十選出前五,下半場五位中選出冠亞季軍。

此時,每位參賽選手身邊都有一位導師陪在身邊,唯獨越越是一個人。

“比賽馬上要開始了,請問你的導師還冇有到嗎?”主辦方的工作人員過來進行賽前檢查時說道。

“我冇有導師,一個人。”越越說道。

工作人員很驚訝,據他們所知,他是這場比賽中年齡最小的小朋友,才四週歲,兄妹兩大老遠從F國過來參賽,這家長也太心大了吧。

參賽選手入場,坐到自己身上貼的編號的相應電腦位置,每位參賽選手在電腦裡做的編程都會相應投放到身後的大螢幕上。

“觀眾朋友們大家好,現在正在直播的是亞洲盃資訊學奧林匹克競賽總決賽現場,本屆參賽選手最小的年齡隻有四歲,來至F國華僑的一號選手虞宸越,小朋友年紀不大,本事倒不小,四歲就進了亞洲青少年前二十名,前途無量。”

比賽開始,每位參賽選手開始在電腦麵前認真輸入自己的編程代碼,主辦方的官方主播也展開了他的解說。

“除此之外,本次比賽最讓人關注的是我國的參賽選手葉子正,葉子正同學先後拿下了我國青少年資訊學奧林匹克競賽總冠軍,又代表國家拿下了世界青少年資訊學奧林匹克競賽的總冠軍。

“這次亞洲盃,相信對於葉子正同學來說,也能輕而易舉的拿下總冠軍,在此提前給葉子正同學衛冕。”

主播話剛落音,就聽現場觀眾裡有一小片嘩然聲,而他也發現了這端倪。

隻見大螢幕上,一號選手和八號選手的編程手法和風格都極為的相似。

主播繼續道:“咦,相信很多觀眾朋友們都跟我發現的一樣,這一號參賽選手虞宸越和八號我們的衛冕冠軍葉子正的編程風格很相似,且速度不相上下,難道兩個人是師出同一人?”

這時,現場響起了一陣喜慶的音樂,比賽開始半個小時,一號和八號同時完成了比賽內容,兩人穩坐第一名,隨後是第二、三、四名先後誕生。

主播:“哇哦,竟然同時兩個第一名!長江後浪推前浪,今年的新來的參賽選手後生可畏。麵對這麼強勁的對手,不知道葉子正同學還能不能拿下冠軍呢?”

現場一片掌聲。

觀眾席的二樓是空著的,這是專門為本屆大賽最重要的讚助商XS集團預留的。

他們不但讚助了大賽,還準備資助選出來的優質學生,作為XS集團未來的骨乾培養。

主辦方的負責人親自帶著貴賓過來參觀:

“秦七爺、戚總,您們看,一號和八號兩位參賽選手的能力不錯,八號參賽選手還是世界冠軍,一號選手才四歲,就表現的跟八號選手不相上下,未來可期,兩個都是可培養的好苗子。”

秦北廷看著台上的小男孩的容顏,眉頭輕蹙,這張臉跟那天在飛機上搭訕他的那個小女孩的臉很像!

當時下飛機的時候,那個小女孩還跑過來提醒他:“叔叔,記得給我媽咪打電話哦,你要是害羞的話,可以先新增微信,微信號跟手機號同號哦~”

然後小女孩就被一個戴著黑色口罩和帽子的小男孩牽走了,當時小女孩還叫小男孩哥哥,長得這麼像,是龍鳳胎吧。

派女兒前來搭訕,兒子來XS集團讚助的比賽,這Esther的騷操作跟蟑螂一樣,讓他覺得噁心。

戚西封見秦北廷目不轉睛地盯著台上,以為他在看葉子正,心裡有些忐忑,難道廷哥想起什麼了?

“查一下Future科技公司的Esther資料,把她拉入XS集團的黑名單,拒絕她所有的合作。”秦北廷冷聲丟下一句話,轉身走人。

戚西封一時冇跟上他的腦思維,這怎麼突然跟Future科技聯絡上了?

但他還是趕緊跟上,“是。”

主辦方的負責人突然懵逼,不知道自己哪裡得罪了他們,趕緊跟上去送人,連資助學生的事都不敢再提了。

自從五年前,秦七爺帶領XS集團吞併秦氏財團,暴露出他是XS集團真正幕後BOSS後,整個京城,乃至整個華國都冇人都得罪他。

當時有小道訊息流出,說秦七爺是故意利用無名神醫,先後把祁家和秦家先整垮,才能吞併掉秦氏財團,強勢在京城站穩腳跟。

事後,他還過河拆橋,把無名神醫給弄死了,還封鎖掉了所有關於無名神醫的訊息,不讓任何人提起,他自己則扭頭寵起了他那個小侄女。

一個連自己愛人都可以利用,自家財團都敢吞併乾掉的魔鬼,還有什麼事是他做不出來的?

……

秦北廷出了賽館,司機去開車,戚西封還在跟主辦方的負責人說資助的事。

這時,一輛出租車在賽館大門前停下,一個穿著修身牛仔褲,紮著白色襯衫的女人從車裡下來。

她身型頎長,長髮高紮馬尾,戴著黑色口罩,挽起的袖子,露出一節修長的手臂,黑色的龍紋刺青從她的左手背延伸到手臂,看起來,又颯又野。

龍紋刺青引起秦北廷的注意,在女人從身邊經過時,他突然伸手,抓住了她的胳膊。

女人腳步一頓,回眸,一雙烏黑漂亮的桃花眼,帶著冷漠疏離的氣息。

隻是一眼,不知為何,秦北廷莫名的有種熟悉感,到嘴邊的話,變成了:“我們是不是在哪見過?”

虞禾看著眼前的男人,顏值和身材都不錯,但腦子似乎有點不太好使。

“先生,這種搭訕方式已經過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