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北廷看著女人冷漠離去的背影,突然覺得這個女人有些特彆,他從不輕易搭訕女人,這還是第一次,竟然被嫌棄了!

這讓他心裡有些不是滋味,每天想爬他床的女人無數,這個女人竟然嫌棄他!

不知道是不是叛逆心理的作用,他總感覺看著著女人的背影,越看越熟悉,心裡有股奇怪的感覺,總感覺自己應該認識她纔對!

“七爺,車來了。”

這時,談完事的戚西封過來提醒道,見秦北廷像在看什麼,順著他的視線,看到一個女人的身影消失在了賽館門口。

戚西封有些新奇。

竟然有女人能引起廷哥的注意?!

秦北廷回過神,“走吧。”

——

比賽中場休息時間。

休息室裡。

葉子正敲響一號參賽選手的休息室,這個一號選手的編程手法和風格跟他的幾乎一模一樣,讓他難免不在意。

他的編程代碼都是跟姐姐學的,和一般的學校與教程出來的編程是有一定的風格區彆的。

姐姐五年前出意外,到現在屍骨還未找到;他也從未教過彆人,怎麼會有人跟他的風格這麼相似呢?

休息室的門從裡麵打開,穿著一身黑色運動服的越越站在門口,問道:“有什麼事嗎?”

“你……”

“哥哥,這蛋糕好好吃,你再不來,我就全部吃完啦~”

葉子正這才發現休息室裡還有一個跟小男孩長得一模一樣的小女孩,小女孩手中捧著主辦方發的小蛋糕,吃的不亦樂乎。

小女孩嘴裡塞滿了蛋糕,兩腮像隻小鬆鼠,鼓鼓的,軟軟的,讓人忍不住想用手戳一戳,特彆可愛。

“冇事我關門了。”見來人不說話,越越準備把門關上。

“等一下。”葉子正回過神,立馬用手擋住門,“你的代碼是跟誰學的?”

“關你什麼事?”越越冷聲說道。

他以前查過媽媽的資料,全被人封鎖了。

媽媽這麼厲害,但資料全被封鎖了,媽媽還失憶了,所以他懷疑媽媽以前應該是從事類似特工之類,隱秘型的工作,所以他不能暴露媽媽。

葉子正一噎,想不到小屁孩小小年紀,竟然這麼拽啊!

“你的是跟誰學的?”越越反問。

“嗬~”葉子正被氣笑了,自己不告訴彆人,還想知道彆人是從哪裡學的?

葉子正:“你不告訴我,我憑什麼要告訴你?”

越越:“……”

這人腦子有毛病吧?

“哥哥,這是誰呀?”朵朵捧著蛋糕出來,看到葉子正,立馬就認出了這不正是跟哥哥並列第一名的那個八號參賽選手嘛!

小哥哥長得還挺好看的耶!

跟媽咪一樣,有一雙漂亮的桃花眼。

不過長得好看也冇用,他是要跟哥哥搶冠軍的人!

那個主播說了,這個小哥哥是他們衛冕的冠軍,那哥哥的獎金不就泡湯了?

一想到八萬塊的冠軍獎金像煮熟的鴨子飛走了,朵朵眼睛一紅,眼淚就跟不要錢似的往下掉。

她把口中的蛋糕嚥下去,可憐巴巴地說道:

“大哥哥,冠軍對我們來說特彆重要,你可不可以把它讓讓我哥哥呀?

“我們兄妹倆從F國過來比賽,是為了拿冠軍獎金做生活費。

“我媽咪被渣男騙了,生下我們,為了養活我們,媽咪一天打三份工,吃不飽,睡不暖,我們也跟著吃不飽,睡不暖,你看,我瘦得都快要皮包骨頭了。”

朵朵說著,擼起袖子,露出白皙圓潤的一節手臂,再拉過越越的手臂,一對比。

額……竟然比哥哥還要圓潤一點。

葉子正:“……”

越越:“……”

朵朵眼珠子一轉,立馬說道:“一定是剛纔那塊小蛋糕讓我長肉肉了!我從來冇有吃過這麼好吃的蛋糕。”

越越滿臉黑線,媽媽做的蛋糕比這種流水線生產出來的商業蛋糕好吃幾百倍!

說謊能不能有個度啊?

“不用他讓,下半場我一樣能贏他!”越越自信滿滿地說道。

這個程度的比賽,對他來說,不算什麼。

“害,小屁孩的口氣不小啊!”葉子正打量越越一番,一本正經地警告道:“你贏不了我!”

他還冇有拿出全部實力來比賽呢!

見兩人爭鋒對決的氣勢,朵朵突然更加擔憂哥哥的獎金飛走,小嘴一噘,彷彿又要哭了。

葉子正見此,突然有些於心不忍。

這小女孩雖然滿嘴胡話,但看著比小男孩可愛多了,明明兩個人長得幾乎一模一樣,但脾氣卻差天遠。

“小妹妹,既然你們這麼窮,就冇有必要跑這麼遠過來參加比賽,來了,也不一定能拿冠軍,浪費機票。”

葉子正說著,從口袋裡拿出一張銀行卡,“這卡裡有十萬塊,你們回去吧。冠軍是我的。”

朵朵看著銀行卡,兩眼發亮,十萬塊!

比獎金還要多兩萬塊耶!

可以買好多肉肉,可以幫媽咪減輕負擔耶!

朵朵搓著小手手,滿眼期待地看著越越。

卻見越越做了個招手動作,“老師,我要舉報八號參賽選手,他用錢賄賂我,讓我退賽!”

剛好兩個維持秩序的老師過來通知決賽選手們準備入場,開始下半場決賽,正好也聽到了葉子正後麵的話,人證物證,逮了個正著。

這種賄賂行為是比賽最大的忌諱。

即使對方曾經是世界冠軍。

“八號選手葉子正,你的行為不當,請跟我們到辦公室接受調查。”兩位老師說道。

下半場比賽馬上開始了,這個時候去辦公室接受調查,等於取消了他參加總決賽的資格。

葉子正:???

葉子正:!!!

臥槽!

不是,他什麼時候賄賂他了??

他那明明是下馬威好不好!!

但兩位老師卻不這麼認為,強行把他帶走。

葉子正:“虞宸越!比完賽不許走,後門見!”

“哇,哥哥,他會不會找人來打我們呀?好怕怕哦~”朵朵縮到越越身後。

“彆怕,他不會。”越越安慰道,然後帶她回觀眾席。

在他回賽場前,朵朵又問道:“那一會比完賽,我們走後門嗎?”

越越:“……”

越越:“走前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