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子正被帶到辦公室,冇一會,他的導師也被叫來了。

他解釋了三遍,自己當時真的隻是給對方一個下馬威,給錢隻是小女孩說的他們太可憐了,同情心氾濫。

不是賄賂!不是賄賂!不是賄賂!

他葉子正,黑客大佬烏鴉的關門弟子,需要靠賄賂彆人來贏這種小兒科的比賽嗎?

不需要!

最後他還是被教育了一番,才被放出來。

等他從辦公室出來,下半場的總決賽也結束了。

少掉了葉子正,越越不出意外,成績遙遙領先,拿下了總決賽冠軍。

葉子正看著台上領獎的越越,氣得拳頭緊握,如果不出這個意外,這個冠軍應該是他的纔對!

他想拿下全球所有資訊學賽的冠軍,集齊大滿貫,等姐姐回來,讓她看看,她的徒弟有多厲害。

就差這個亞洲盃賽了!

等下一屆,要四年後,那時候他16歲了,哪裡好意思跟一群小朋友比!

好氣哦!

他見越越領完獎,告彆了導師,往後門走去。

……

虞禾來到觀眾席最後麵,正好看到下半場的決賽進行到一半。

越越坐在電腦麵前,電腦螢幕把他的小身板擋的結結實實,但虞禾一眼就從大螢幕上的展示出來的編程代碼認出了一號是自己的寶貝兒子。

看著兒子遙遙領先奪得冠軍,站上領獎台,虞禾心裡還是滿開心和驕傲的,不由地跟著觀眾一起鼓掌。

五年前,她從手術檯醒過來,見他們要拿走她的孩子,她不同意,即使想不起以前的事,也不知道孩子父親是誰,但出於母愛的本能,她拚死也要留住肚子裡的孩子。

這孩子對她來說,應該很重要。

冇想到後麵發現是雙胞胎,生出來還是龍鳳胎。

她不記得以前的事,這兩個孩子,是她出事後,上天給予她最美好的禮物。

越越站在領獎台上,看到了觀眾後麵的虞禾,先是很欣喜,隨後是怯怯。

畢竟,他是瞞著媽媽偷偷來參加比賽的。

領完獎,他不理媒體的采訪,帶著朵朵來到虞禾麵前,“媽媽。”

“媽咪~我好想你呀~”朵朵見到虞禾,衝上去,一把抱住虞禾。

她仰著頭,巴眨著眼睛道:“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六年了,媽咪,你想我們嗎?”

虞禾低頭捏了捏她的小鼻子,“賣萌也冇用,回去看我怎麼收拾你們!走吧。”

她說著,一手牽一個,帶著兩小隻避開人群,往後門的方向走。

完了完了,媽咪果然生氣了。

媽咪生氣好可怕的說,不但冇有肉肉吃,還要做數學題!

嗚嗚,她不要做數學題,她要吃肉肉。

朵朵拚命向越越使眼色,向哥哥求救;越越視而不見,沉默地跟著媽媽的步伐。

走著走著,他突然發現不對勁,這是後門的方向,不是前門啊。

萬一葉子正真帶人在後門堵他們怎麼辦?

“媽媽,我們可不可以走前門?”越越拉了拉虞禾的衣服。

“前門記者多。”虞禾說道。

越越:“唔……”

朵朵見此,想起葉子正的話,立馬再次向越越使眼色:

【哥哥,一會我保護你,但你要幫我做數學題。】

越越畢竟有些不好意思,原本隻是看葉子正不順眼,有錢了不起麼?就可以隨意打發彆人麼?

所以他想整整葉子正,哪裡知道老師真的取消了葉子正決賽資格。

他有些心虛加愧疚,勉為其難地點了下頭。

結果,一路暢通無阻,走出後門,還有一輛車出租車在等著,虞禾打開車門,讓他們兩個上車。

葉子正去了趟洗手間回來,遠遠看到一個女人牽著越越兄妹倆,快步跟過去。

兩個小屁孩已經上了車,帶他們的女人摘下口罩丟進旁邊的垃圾桶,也上了車。

然而,就是這麼一個側顏,葉子正認出了她。

“姐!”

“姐!”他趕緊跑過去,但虞禾並冇有聽見,上出租車,車走了。

葉子正追了幾步,追不上,立馬拿出手機給葉啟晨打電話,“哥!我剛剛看到姐了!她回來了!”

電話那頭的葉啟晨一愣,隨即心跳加速,五年了,一直都冇有虞禾的訊息。

“在哪?!”他立馬問道。

“在賽館後門,她帶了兩個小朋友,上了出租車,出租車編號是京XXXX,你快讓你交警朋友幫忙查一下這輛車最後去哪裡!”葉子正著急說道。

葉啟晨打開辦公室的電視,正好在播放著剛結束的亞洲盃資訊學奧林匹克競賽總決賽結果,第一名是一個叫虞宸越的小朋友,全三名都冇有葉子正的名額。

“我想明白了,虞宸越,他姓虞,跟姐一個姓!姐帶著他們兄妹倆上的車,他們是姐的孩子?!”葉子正又道。

葉啟晨不知道他在胡說什麼,“你是不是輸了比賽,腦子也出問題了?”

“你腦子纔出問題,你全家腦子都出問題……不對,就你腦子出問題!”葉子正氣憤道。

“行了,以後彆再拿這種事開玩笑,輸個比賽而已,不用找這麼多藉口;我一會還有會議,不跟你說了,”葉啟晨說完,掛了電話。

葉子正握緊手機,“可惡,竟然不信我!”

等著,他一定會找到姐的!

——

虞禾帶著兩個萌寶回到酒店,兩小隻乖巧地站在她麵前,低著頭,接受批評。

“你們要回國可以跟媽咪說,媽咪會陪你們或者讓安然姨帶你們回來,你們兩個偷偷回來,人生地不熟的,很危險的知不知道?萬一被人販子盯上了,怎麼辦?”

“媽咪,人販子是不會抓我的,我太能吃了,會把他們吃窮的。”朵朵說道。

虞禾:“你還嘴貧。”

朵朵立馬捂住了嘴。

“媽媽,對不起,讓你擔心了,我以後一定告訴你。”越越說著,雙手奉上冠軍榮譽證書和獎金。

看著他這榮譽證書,虞禾是又氣又搞笑,真不知道該拿這個兒子怎麼辦。

“好啦,禾姐,越越和朵朵都知道錯了,他們也是看你平時那麼忙,不想讓你分心,你就彆再生氣了。”站一旁的蕭安然勸道。

朵朵應和著點頭。

“孩子還在長身體,午飯不能不吃,餓壞了可不好。”蕭安然又道。

她剛說完,朵朵的肚子就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

朵朵立馬捂著肚子,“我不餓,隻是肚子在唱歌而已。”

看著兩個娃委屈巴巴的樣子,虞禾的心也軟了,畢竟是親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