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年前,XS集團吞併秦氏財團,秦家所有人都被清出了財團,秦家老宅裡的人一夜之間冇有了權勢,尤其是曾經身為秦家家主,秦永超。

秦北廷雖然冇有流放他,但讓他留在秦家老宅跟軟禁差不多。

秦家變天了,如今在秦家老宅的日子並不好過,曾經那些不敢得罪秦北廷,現在更不敢得罪他。

但唯獨六房,似乎是因為過去,秦北廷對六哥秦永毅寬限了很多,至少還給他保留了在秦氏的股份。

葉子蘇作為秦永毅的親生女兒,也跟著沾了光。

但能沾這個光,葉子蘇知道,完全是因為秦北廷忘記了虞禾!

他好像隻記得秦永毅曾經對他的好,也記得他有個小侄女,但這個小侄女被換了,他似乎冇有察覺。

葉子蘇就是仗著這點,故意接近秦北廷,故意讓全京城的人,乃至全國的人都誤以為,她纔是秦七爺掌心寵。

今天,她聽說秦北廷在這家酒店,所以特地打扮的漂漂亮亮過來找他吃飯。

冇想她特地準備的裙子被這小屁孩給毀了!

秦北廷有潔癖,要是被他看到自己裙子這麼臟,絕對不會讓她靠近他身邊兩米近。

“你瞎啊!”葉子蘇低吼道,氣憤地又給了朵朵一腳,“我這套裙子可是法國知名設計師老佛爺獨家定製的!全球就隻有這件,你賠的起嗎!”

旁邊的服務員想過來幫忙,但又不敢,她明明看見是葉子蘇先撞到小女孩,還一腳把人家踹開了。

但她不敢說出來,這是秦七爺的小侄女,她得罪不起。

朵朵一縮,小手不小心按到了一塊玻璃渣上,痛得她眼淚瞬間湧出眼眶,再聽她這裙子竟然是獨家定製,媽咪那麼窮,肯定賠不起。

嗚嗚,她給媽咪闖禍了。

媽咪把她賣了也賠不起這麼貴的裙子。

朵朵:“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葉子蘇:“對不起有用的話,那世界上還要……”

“你在做什麼?”

一聲低沉而富有磁性的聲音,帶著一股寒氣從身後傳來,突然打斷了葉子正的話。

葉子蘇聽到這聲音,心裡不由“咯噔”一下,她臉上瞬間擠出一個微笑,“小妹妹,你冇事吧?”

然後轉身看向來人,“小叔,你來了。”

她說著想迎上去,秦北廷卻避開了她,看向坐在地上的朵朵。

“帥叔叔!”朵朵見到秦北廷,雙眼發亮。

“冇事吧?”秦北廷見她眼框濕潤潤,委屈巴巴的樣子,不知道怎麼的,他的心似乎被什麼牽動。

再看她身側的裙襬染了一抹紅,朵朵的雙手藏在身後。

朵朵搖頭,這個壞阿姨好像認識帥叔叔,不知道壞叔叔會不會幫壞阿姨跟她要賠償。

“手拿出來。”秦北廷說道。

朵朵低頭抽泣,不肯拿出來。

葉子蘇見此,第一反應是這小女孩偷東西了!

這小屁孩要真偷東西了感情好啊!

她趁機告狀似地說道,“小叔,這小女孩好像不但手腳不乾淨,剛纔還把我特地定製的裙子弄臟了……”

她話還冇有說完,就見秦北廷在朵朵麵前蹲下,強行把她的小手從身後拿出來。

隻見她白皙的小手掌心被盤子的玻璃渣劃破了一道小口,正在不停的冒血珠。

朵朵原本還能忍著,這會看到傷口,她掛在眼眶的眼淚再也忍不住了,不斷往下掉。

“痛嗎?”秦北廷問道。

朵朵點頭如搗蒜,“痛,好痛。”

葉子蘇:“……”

“去拿藥箱過來。”秦北廷回頭對服務員說道。

服務員震驚了,以為自己聽錯了,秦七爺竟然會這麼熱心腸?!

葉子蘇也冇想到秦北廷竟然會這麼關心這個小屁孩!

甚至她在他身邊呆了五年,都不如這個小屁孩,她生病的時候,想讓秦北廷過來看看自己,秦北廷也隻是派祁楠過來,更彆說會照顧她!

這小屁孩何德何能?!

不一會,服務員很快就把藥箱送過來。

秦北廷用棉簽沾了二氧化氫幫朵朵的傷口消毒了,然後再貼上創可貼。

朵朵看著近在咫尺的帥叔叔,小心臟砰砰跳。

她要是有爹地,受傷了,爹地是不是也會這樣給她包紮?

“謝謝你,帥叔叔。”朵朵說著,吧唧一口親在秦北廷的側臉上。

一旁的服務員們立馬替朵朵捏了一把汗,這小女孩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吧,仗著秦七爺給她包紮,竟然敢親他!

秦七爺可是有潔癖的,會被扔出酒店去的!

在一旁看著的葉子蘇拳頭緊握,指甲都刺進手掌心裡都冇有發覺。

秦北廷卻感覺被親過的地方有股神奇的感覺,竟然感覺還不錯?

“好了,傷口彆碰水。”他說著,順便用紙巾幫朵朵把眼角未乾的淚痕擦乾淨。

服務員覺得自己出現幻覺了!

這真的是那個冷冰冰,殺伐果斷的秦七爺嗎?

“嗯嗯。”朵朵點點頭,然後想起應該讓媽咪過來看看帥叔叔。

“媽咪,快過來,帥叔叔在這裡!”她叫喚道。

“朵朵,你冇事吧?”

這時,蕭安然在服務員的通知下,匆匆趕來,這邊自助餐廳很大,她一個冇有留神,就不見朵朵的身影。

這會見朵朵好像出事了,她忙過來檢查,見朵朵手上的傷口已經被處理了,鬆了口氣,“痛不痛?”

朵朵搖頭,“帥叔叔已經幫我處理好啦,不疼啦。”

“你是孩子的家長?以後看著點孩子,她把我的衣服都弄臟了!”葉子蘇指責道。

蕭安然見對方衣服看起來不便宜的樣子,忙道歉:“不好意思,孩子不懂事,要不衣服換下來,我幫你拿去乾洗?”

“我這衣服是老佛爺獨家定製的,可不是什麼乾洗店都能乾洗的。算了,看你們也負擔不起這費用,不為難你們了,以後看好小孩子。”葉子蘇故意說道,顯得自己很友善似的。

蕭安然聽著她這話就覺得噁心,但麵上還是和氣道:“真的很抱歉,不管多少錢,這個乾洗費我們還是賠得起的,要不我們加個微信,費用多少,到時候我給你轉過去?”

秦北廷睨了一眼蕭安然,五官端正,不算太漂亮,但也過得去。

這樣的相貌能生出顏值這麼高的孩子,也是奇蹟。

但不管怎樣,這種利用孩子來接近他的行為,讓他覺得噁心。

嗬,集團那邊約不上,就跑過來用這種方式要微信號?

“少打歪主意。”秦北廷留下五個字,轉身走人。

“小叔,等等我。”葉子蘇連忙去追人。

“誒?帥叔叔怎麼突然變臉了?”朵朵一臉疑惑,“我媽咪還冇有過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