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叔,等等我……”

葉子蘇提著裙襬去追秦北廷,完全冇有留意到腳下突然滾過來的玻璃球,高跟鞋踩在玻璃球上,一滑。

“啊——”她腳一崴,整個人撞到了一旁的醬料區。

“嘭——”的一聲,隻見檯麵上各種醬料全都灑到了葉子蘇的身上。

在她那白色的裙子上染滿了各種顏色和味道。

“哇哦!”朵朵震驚的小手放到嘴巴。

蕭安然有些幸災樂禍,但不忘把朵朵抱起,站到一邊,避免波及到她。

一旁的服務員們見此,小心臟都不由懸起。

完了完了,傳聞秦七爺特彆重視他這個小侄女,她在這裡摔了,萬一傷了根頭髮,他們的工作即將不保了。

秦北廷聞聲,腳步一頓,回頭看了眼趴在地上狼狽不堪的葉子蘇,眉頭輕蹙,眼神裡流露出明顯的嫌棄。

服務員們想趕緊上前扶人,但又怕槍打槍頭鳥,你推我,我推你。

葉子蘇見此,心裡氣的不行,但凡有人出來扶她,她也不會這麼尷尬!

她暗暗記下了這幾個服務員的樣子,等事後絕對讓永遠消失在京城!

此刻,她隻好向秦北廷伸出手,“小叔,幫幫我……”

秦北廷卻冷漠回頭,離開了,留下葉子蘇一個人尷尬的坐在一地的醬料上。

服務員們見此,暗暗鬆了口氣,幸好秦七爺冇有生氣。

秦七爺果然是有潔癖的,即使是親侄女也會嫌棄。

“你們還杵著做什麼!還不快扶我起來!”葉子蘇惱羞成怒。

服務員們這纔回過神似的,手忙腳亂地把她扶起,並迅速地打掃了現場。

這時,葉子蘇發現導致她摔倒的玻璃球。

這家酒店隸屬於XS集團旗下,葉子蘇經常來,對這邊熟悉的很,這種玻璃球不正是放在餐桌上做裝飾的綠植盆裡的嗎?

怎麼會在這邊?!

還讓她當著秦北廷麵前出醜!

“是誰把這玻璃球丟在這裡的?”她撿起那顆玻璃球,質問道。

服務員們一個個麵麵相覷,不知道。

葉子蘇見此,臉色黑沉,“都不說是吧,給我把監控調出來!”

服務員們都習慣了她的刁蠻,不敢得罪她,隻好去調監控。

結果監控錄像裡完整的拍下了葉子蘇把朵朵踹開的那一幕,以及她摔得狗吃屎的慘樣,至於是誰丟的玻璃球這段冇有了。

這明顯是被人動了手腳!

“給我查清楚,到底是誰!”葉子蘇氣得不行,今天真是倒大黴!

找到凶手,她一定要大卸八塊!

“朵朵,走吧,我給你拿了烤肉,先過去吃。”

越越從一邊的櫃子走出來,手中還端著兩個盤子,一個裝著牛排、一個裝著烤肉。

朵朵看到烤肉,瞬間好了傷疤忘了疼,掙紮著落地,“還是哥哥最疼我,知道我喜歡吃肉肉。”

三人回到座位這邊,卻不見虞禾的身影,隻剩下艾麗斯。

“艾麗斯阿姨,我媽咪咧?”朵朵問道。

“Esther剛被酒店的服務員叫走了,她讓你們先吃,不用等她。”艾麗斯說道。

此時,酒店頂層的1606家庭套房。

“虞小姐,抱歉,您房間的訂單已經被取消了,麻煩您儘快收拾東西,把房間空出來,我們需要給下一個客人打掃。”酒店經理帶著兩個保安,對虞禾說道。

“我什麼時候取消了訂單?”虞禾問道。

這個酒店的房間,她訂了半個月,才住了一天。

“在中午的時候,您朋友打電話過來,說您不續住了,讓幫忙給辦理退房手續。”酒店經理說道。

虞禾:“哪個朋友?”

“這……對方冇有說名字,但是個女人,說英文的,她說是您的同事和好朋友。”

虞禾第一想到的遠在F國的凱瑟琳,眼神裡閃過一瞬的厭惡。

不得不說這麼幼稚的行為真的很讓人噁心。

“我不認識她,這房間我要住半個月,給我續上。”她拿出銀行卡遞給經理。

經理麵露為難之色,“虞小姐,抱歉,這個房間已經被人訂走了,我們得罪不起她,要不你轉到樓下的雙人房?”

“得罪不起?”虞禾哂笑一聲,“意思是我比較好欺負?”

“我不是這個意思,隻是您的房間已經取消訂單了,您又冇有預交房費,也不是我們的會員,我們是不會給你保留房間,房間會優先給彆的會員客人。希望你能諒解,不要讓我們為難。”

經理說的客客氣氣,但語氣強硬,他的話剛落音,他身後的兩個保安挺直了腰板。

意思很明顯:要是她不配合,他們就會強行把人趕出去。

“你們酒店任誰都可以取消客人預訂的房間?”虞禾語氣淡淡地問答。

“這肯定不行,至少是客人的親戚朋友,我們會酌情處理。”經理說道。

“好。”虞禾應了聲,進了房間。

經理鬆了口氣,以為她進去收拾行李了,用對講機呼叫清潔工過來,準備打掃衛生。

秦北廷上來頂層時,正好看到了虞禾在跟酒店經理說話,認出了這不是在賽館的那個女人嗎?

女人冇有戴口罩,立體、精緻的五官比他預想的還要好看。

但更吸引他的是女人身上那股不卑不亢,帶著淡漠疏離的清冷氣場。

他不自覺停下腳步,想要看看她會處理這事。

五分鐘後。

“陳經理,不好了,酒店係統出問題了,有黑客入侵,房間訂單資訊全亂套了,有不少客人打電話來投訴。”酒店經理手中的對講機傳來前台著急的彙報聲。

“怎麼會這樣?!快通知店長和技術那邊!”酒店經理立馬對對講機說道,接著對保安叮囑道:“盯著她搬走!”

他們酒店係統防火牆用的可是XS集團總部那邊統一設計的,安全係數很高,從未有黑客能破。

“等會。”虞禾出來叫住了正要走的經理,再次把銀行卡遞給他,“刷半個月的房費,下不為例。”

酒店經理一愣,想到什麼,鬼使神差的接過卡,讓前台一查,原本她被取消掉的訂單竟然恢複了!

“是你乾的?!”他難以置信地問道。

“刷完把卡送到二樓自助餐廳。”虞禾關上房門,直接離開。

她從秦北廷身邊擦肩而過時,秦北廷的手機剛好來了條資訊。

戚西封:【活久見,廷哥,竟然有人破了你的防火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