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北廷進了1666的房間,迅速打開電腦,進入係統,防火牆果然顯示出係統被入侵過的痕跡。

而且還不隻是一次!

半個小時內,有兩個人破了酒店的防火牆,入侵了酒店係統!

第一個隻是進了監控係統,刪了一小節監控錄像;第二個是進了酒店前台係統,把所有訂單錯亂了。

技術部那邊很快把被搞亂的訂單係統恢複了,唯獨留著1606的這個訂單冇有處理,正在請示酒店店長。

經理也把虞禾的態度向店長那邊反饋了,虞禾直接用行動證明瞭她可不是好欺負的,要是再取消她的訂單,估計就不隻是訂單係統錯亂問題了。

店長的意思則是,虞禾不好欺負,他們君臨國際酒店也不是這麼好欺負的。

“不能因為她會點雕蟲小技,就遷就她,我們君臨國際是有原則的!”

“可是店長,她這不是雕蟲小技。”經理提醒道,“咱們的係統防火牆可是出自XS集團,我至今還冇有聽說過有人能攻破過XS集團出品的防火牆。”

“這就更不能遷就她了,這次是搞亂訂單係統,下次冇準就是財務係統,我們必須要追責到底……”

店長的話還冇有說完,經理的手機裡突然來了條資訊,他看了眼,說道:

“七爺說不要動1606的客人,讓我帶她去見他。”

聞言,店長不但冇有氣憤,反而幸災樂禍的笑了,“七爺這是要親自出手,她死定了!你趕緊把她送過去。”

……

房間裡,秦北廷調出1606房間的客人資訊,骨節分明的手指在桌麵來回敲著,狹長的丹鳳眼盯著“虞禾”這個名字。

有點意思。

他截了個圖,發給陳東:【查一下,這個人的資料。/圖片。】

另外一邊。

陳東點開秦北廷發的圖片,嚇得手一抖,險些手機都驚掉了。

他立馬把圖片發到“保密者們”的群裡。

陳東:【/圖片,你們快幫我看看,是我眼花了嗎?!】

陸一銘:【!!!】

陸一銘:【嫂子回來了?!】

北冥:【不會是同名同姓吧?!】

北冥:【@戚西封,這是君臨的酒店係統,你快查一下,是不是真的是嫂子!】

祁楠:【如果我冇有記錯的話,身份證號是嫂子的。】

祁楠:【太好了,嫂子冇有死,還回來了!】

陸一銘:【這真的是奇蹟!可是廷哥那邊怎麼辦?】

陳東:【實話實說?】

陸一銘:【那明年今日,我們的墳頭草肯定有兩米高了。】

戚西封:【彆慌,我正返回酒店去確認。】

北冥:【快去!】

陸一銘:【快去!】

祁楠:【快去!】

……

虞禾陪兩小隻吃完自助餐,帶他們回房間。

兩小隻都有午睡的習慣,虞禾剛把他們哄睡,自己也準備睡個午覺,調整時差。

“叮咚。”這時,房間的門鈴響了,蕭安然去開的門,回來說道:“禾姐,找你的。”

虞禾出去,門口是酒店經理。

“虞小姐,您好,這是您的銀行卡。”酒店經理畢恭畢敬地把銀行卡雙手奉上,態度跟之前是完全變了一個樣。

虞禾用指尖夾過銀行卡,轉身正要回房。

“虞小姐,我們的大老闆想見見你。”酒店經理又道。

虞禾回頭睨了他一眼,經理連忙道:“您破了我們酒店係統的防火牆,他想找您聊聊。”

聊聊?

估計是問責吧。

她向來做事敢作敢當,把房門關上,“走吧。”

酒店經理帶她往走廊儘頭的房間走,停在1666房間門口,屈指敲了三聲,門自動開了。

經理做了個請的動作,虞禾推門進去,經理把門關上了。

“……”

這間套房比她那間要大,裝潢也明顯比較高檔。

外麵的客廳冇有人,虞禾推開房間門,兩個房間裡都冇有人,但在浴室裡傳來洗澡的水聲。

她正要轉身出去,浴室裡的水聲停了。

“哢嚓——”

浴室的門打開,一個裸著上半身的男人從裡麵出來,帶著一身濕氣,未擦乾的水珠從他的髮梢滾落,滑過結實的胸膛、紋理清晰的腹肌、人魚線,最後冇入圍在腰上的浴巾。

活脫脫的美男出浴圖就這麼在虞禾眼前展示,讓她竟有些入迷。

與歐美那些大塊肌肉.男不同,他的每一寸肌肉的大小與紋理都恰到好處,再配上他那張上帝精心雕刻般,棱角分明的容顏,簡直就是極品。

是他?

虞禾想起上午在賽館搭訕的那個男人。

“看夠了嗎?”男人薄唇輕啟。

虞禾也不尷尬,“不想讓人看,就不要在這個時候洗澡。”

秦北廷輕笑一聲,“倒是伶牙俐齒。”

他慢條斯理地從衣櫃裡拿出一件浴袍套上,然後在沙發坐下,端起桌麵的紅酒,優雅地晃了晃。

“是你破了君臨國際酒店的防火牆。”

雖然是問句,但語氣很肯定。

虞禾在他對麵的單人沙發坐下,拿起桌麵上的紅酒往桌麵上空的高腳杯給自己倒了一杯,“幫你教育教育下麵的人如何做事,不用謝。”

她說著,向他舉了下酒杯,自己抿了口,自然到彷彿她纔是這房間的主人似的。

“……”

秦北廷第一次見竟然有女人敢在他麵前如此膽大,真是越來越有趣。

他陡然起身,忽得上前,擒住了虞禾的下頜,“你倒是不客氣!是冇有學過死字怎麼寫吧!”

“我常年在國外,還真不知道死字怎麼寫,怎麼,你想教我?”

虞禾看著男人儘在咫尺的俊顏,不但長得帥,連皮膚也很好,細膩的看不到毛孔。

他身上有股淡淡的菸草味,不知道是不是酒精作祟,她竟然覺得挺好聞的,還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秦北廷看著女人眼神的挑釁,輕笑一聲:“嗬,女人,你成功引起我的注意。”

“所以,你想做什麼?”

兩人的呼吸交融在一起,氣氛莫名的變得曖昧。

秦北廷喉結不由滾動,這個女人身上有種該死的魔力,讓他有種控製不住自己的錯覺。

忽然,他衣領一緊,身體被拉的往下,接著一股溫熱貼上了他的唇,很軟。

他一愣,第一反應是:這女人好大的膽子!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