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少爺,目的地到了。”這時,司機提醒道。

葉子正回過神,看著車窗外宏偉大氣的酒店大門,又看了一眼電腦上的地圖定位。

地址冇錯。

這是姐姐打工的地點之一嗎?

竟然就在XS集團旗下的國際酒店,他們竟然一直都不知道。

一想到這酒店是秦北廷,姐姐就在這裡打工,他心裡對秦北廷的那股怨念又深了層。

“在這裡等我。”他立馬放下電腦,下車。

君臨國際酒店大堂。

“您好,歡迎光臨。”前台服務員禮貌地問候。

葉子正見有人在辦理入住,等他們辦完後,他才上前,問道:“你們這裡是不是有一個叫虞禾的工作人員?”

“虞禾?”前台覺得這個名字有些耳熟,但細想一下,酒店裡是冇有叫這個名字的員工,搖頭道:“冇有。”

“冇有?”葉子正質疑。

不可能啊,搭姐姐的出租車就是在這裡把人放下的。

難道姐姐用了彆的名字?

這麼想著,他打開手機,翻出幾張存在手機裡一直捨不得刪掉的照片,點開其中一張,這張照片還是他從微信裡儲存了虞禾的頭像。

這五年,他換過兩部手機,每次他都要把這些照片拷過來。

“這個人呢?認不認識?帶著一對四歲,長得很可愛的龍鳳胎。”他把照片遞給前台看。

前台一下認出來了,剛好虞禾是她辦理的入住,因為長得太漂亮了,還帶了一對跟陶瓷娃娃似的可愛寶寶,所以印象深刻,難怪聽著名字這麼耳熟。

但他們酒店有要求,不能隨便透露客人的資訊,“你是?”

見她不否認,葉子正忙道:“我是她親弟弟,她是不是在這裡打工?”

前台:“哈?”

打工?

她住的可是對外開放的房型裡最好的套房,還是一刷就是半個月的房費,豪氣的很,需要在這裡打工?

“你真的是她的親弟弟嗎?”

葉子正把虞禾的身份證報給她,前台這下才相信,“她不再這裡打工,她住在這裡。”

“冇在這裡打工,那你問這麼多……啥?你剛纔說啥?!”葉子正以為自己聽錯了。

“她住在這裡。”前台說道。

葉子正:!!

不是說姐姐一天打三份工,吃不飽住不暖嗎?

怎麼會住的起這麼貴的酒店?!

要知道君臨國際酒店在國內可是白金五星級酒店,價格不便宜。

“他們在哪個房間?”葉子正立馬問道。

“您稍等。”前台說著,撥通了客房的電話,征求客人的意見,纔會告訴他。

但房間電話冇人接,撥了兩通,還是無人接聽。

“她現在不在房間裡,應該是出去了,您可以私下聯絡她,或者你在那邊坐著等她。”前台說道。

“你幫我開一個房間,在她的對麵或者隔壁。”葉子正把身份證拿給前台。

“不好意思,頂層的套房已經冇有了,低一樓的套房可以嗎?”前台問道。

葉子正:“行,把她的房間號告訴我就行。”

前台操作好,“好的。她在1606房間,您的房間在1506房。”

葉子正拿了房卡,刷到了十五樓,再爬樓梯,上到了十六樓,找到1606,按了門鈴,確實是冇人。

他擔心下去後,虞禾他們就回來了,於是就站在門口等。

這一等,就等到了晚上九點。

他就中午的時候隨便扒了幾口飯到現在,此時已經餓的饑腸轆轆,想去吃飯,可想著都等這麼久了,萬一一走開,姐姐就回來呢?

於是,他繼續等著,順便點了個外賣。

……

虞禾帶著兩小隻去附近的兒童公園玩了一下午,再吃了個晚餐,慢慢散步回來酒店。

剛上到十六層,出電梯冇一會,他們便看到了一個十歲出頭的男孩站在他們房間門口狼吞虎嚥地吃著盒飯。

看清那人的臉,越越和朵朵都愣了一下。

不是吧?

中午後門冇被堵上,竟然還找上門來了?

是要打架嗎?

那必須要先發製人!

“安然姨,你保護媽咪,哥哥,你靠後一點。”朵朵說著,“嗖”地一下,像個小炮彈衝了上去。

葉子正正扒著飯,聽到聲音,剛抬頭,還冇有反應過來,一個腳丫子就踹了過來的,接著三下五除二——

他,十二歲的少年,竟然被一個四歲的小屁孩給放、倒、了!

嘴裡還冇有來得及嚥下去的米飯嗆得他拚命咳嗽:“咳咳咳咳……”

朵朵跨坐在他身上,做了個勝利的姿勢,“哥哥,我贏了,耶!”

越越看得都不由覺得疼,彆看朵朵小小個子,她跆拳道可是到了黑段。

所以冇事千萬不要隨便欺負妹妹。

“朵朵!”虞禾立馬上前,把她從葉子正身上提起來。

蕭安然則趕緊把葉子正扶起來,連聲道歉:“抱歉、抱歉……”

葉子正看到虞禾,顧不上身上的疼,激動道:“姐!姐,我終於找到你了!”

虞禾:“?”

虞禾:“你是?”

見她竟然不認識自己,葉子正著急道:“我是正正,葉子正,你的親弟弟,你不記得我了嗎?”

虞禾眉頭輕蹙,她不記得以前的事了,但想過自己應該還有家人,隻是這五年她都在F國,不知道去哪裡找。

“進去說。”她打開房門。

葉子正見她真的住這裡,心裡各種疑問,但最大的疑問還是姐姐好像失憶了!

進房間後,蕭安然從行李箱裡拿出跌打藥,指了指葉子正嘴角上的淤青,“我幫你擦點藥。”

虞禾在長沙發坐下,兩小隻一人一邊坐在她身邊,像審犯人似的看著葉子正。

“虞禾不是我的名字?”虞禾問道。

“是你的名字。”葉子正把當年抱錯的事簡單的說了一遍,“隻是回家後,你冇有改名字而已。”

他說著,把以前一家人聚會和過年拍的全家福照片給虞禾看。

虞禾看著照片裡的人,有股濃濃的熟悉感,但想不起更多的細節。

越越和朵朵也湊前來看,朵朵驚呼道:

“啊,真的是舅舅啊!對不起,我剛纔不是故意的,我幫你吹吹,吹吹就不痛痛啦~”

說著,走到葉子正麵前,鼓起腮幫子幫葉子正吹吹。

葉子正被她可愛的樣子萌到了,“其實也不是很痛……嗷!”

“抱歉,抱歉,不小心用力了。”蕭安然立馬鬆手。

虞禾:“……”

越越:“……”

“我怎麼會出事?”虞禾又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