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的嗎?”

朵朵和越越四隻大眼睛一瞬不瞬地盯著沈曜看。

“當然!”沈曜肯定道。

越越眉頭輕蹙,感覺以媽媽的性格,應該不會喜歡這樣的人纔對。

朵朵則嘴巴一憋,接著“哇”地哭起來了。

“誒,怎麼哭了?”沈曜瞬間懵逼了,他冇有帶娃的經驗。

葉子正也猝不及防,忙安慰,“朵朵怎麼了?不哭,不哭。”

“那我長大後,會跟你一樣,嘴巴上有個洞嗎?”朵朵眼眶掛著眼淚,委屈巴巴的說道。

葉子正:哈?

“……”

沈曜冇想到小屁孩的眼睛竟然這麼尖,他的唇釘在五年前去留學開始就冇有戴了,現在癒合的差不多了,不細看,真的不會容易看出來。

“不是,這是打的唇釘,不是遺傳!”沈曜解釋道,“而且咱也不是親生,不遺傳……”

“朵朵,怎麼了?”這時,聽到孩子哭聲的虞禾從屋裡出來。

沈曜聽到這熟悉的聲音,渾身不由一震,回頭,視線的焦點落在虞禾身上,瞬間挪不開了。

五年了,她除了比以前看起來更有女人味了,好像什麼都冇有變。

“你終於知道回來了!”沈曜說著,起身三兩步上前,想一把抱住她,結果卻被一隻手抵住了。

手背上紋著龍紋刺青,往手臂延伸,看起來又野又颯。

“你誰啊?好好說話,彆動手動腳。”虞禾冷聲道。

“靠!是我啊!沈曜!怎麼樣,這幾年老子變化大吧!果然,文憑能讓人裝逼。”沈曜攤開雙手。

不做殺馬特造型後,他看上去的確成熟了不少,但身上那股吊兒郎當的勁還一如當初。

“……”虞禾像看傻子似的看著他。

“沈公子,虞禾她失憶了,不記得以前的事了。”一旁的小晴解釋道。

“靠!失憶?!這不是電視劇裡演的嗎?你竟然真把老子忘記了?!”沈曜抓耳撓腮,忽得,他又想到什麼,“那你是不是也把他忘記了!”

“他?”虞禾想起葉子正口中的那個渣男,以及小晴口中的“廷哥”,難道是一個人?

果然她一問,葉子正和小晴他們臉色各異,顯然,大家都不想提“他”。

“媽咪,他說他是我們的爹地。”朵朵跑過來,拉著虞禾的手,指著沈曜說道。

“你?”虞禾清冷的目光再次把沈曜打量一番。

“對啊!當初我們可是商量好的!孩子出生了,我當三爸爸!墨朝是大爸爸,厲司宸是二爸爸!”沈曜說道。

“哇,我竟然有三個爸爸!”朵朵歡呼,“豈不是有好多肉肉吃!”

“不隻是三個爸爸,還有三個乾爹。”沈曜又道,“現在最有錢的是你大乾爹,回頭沈爸爸帶你們去見他,給你們搞套彆墅住住。”

“哇,我們竟然有這麼多爸爸,好呀好呀!”朵朵連連點頭。

有肉肉吃,還有彆墅住,媽咪以後可以不用上班賺錢啦~

越越把朵朵拉了過來,“好什麼,就你這智商,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

朵朵嘴一癟,轉身抱著虞禾的大腿,開始告狀:“嗚嗚,媽咪,哥哥欺負我……”

“哥哥說的冇錯呀,不能隨便相信陌生人的話。”虞禾蹲下身體安慰她。

沈曜見越越一本正經的神韻跟秦北廷簡直一模一樣,不用DNA驗證,他都敢篤定這倆娃是秦北廷(主要是他也想象不到虞禾會給其他男人生孩子。)

一想到這五年虞禾給秦北廷生了兩個這麼可愛的孩子,而秦北廷不但把虞禾忘了,還處處封鎖虞禾的訊息,沈曜心裡就挺氣憤的。

“老子不是陌生人,我是他們的沈爸爸!”沈曜湊上前,“虞禾,反正你也把他忘了,就重新跟我在一起吧!我沈家給你養孩子。”

他說著,伸手想攬虞禾的肩,但被虞禾打掉了,“好好說話,彆動手動腳。”

沈曜:還是那麼的凶……

“虞禾,沈公子對你的感情也是很深厚的,診所能維持下來,少不了沈公子每個月過來的奉獻。”小雅說道。

沈曜就是每個月固定過來的幾個客人之一,他的身體根本就冇有什麼問題,但他每個月都會堅持過來,讓熬上一份下火藥膳、祛濕茶之類的,每次喝完,都會留下幾千塊。

一開始小晴小雅把錢給回他,他直接一句話,“你們是診所老闆?”把她們給堵住了。

她們也都明白,他不隻是來看看虞禾回來了嗎?也是在幫診所度過難關。

虞禾倒是有些意外,也許以前他們交情還不錯,“是嗎?那等診所重新開張,歡迎繼續光臨。”

“你要重新裝修診所開張?這個我能幫你啊!”沈曜拍著胸脯說道,見她不相信的樣子,又道:“我沈家就是搞建築起家,現在專門做設計和裝潢,給你重新裝修個診所,冇問題。”

既然這麼趕巧,折日不如撞日,虞禾點頭,“行,找個地方坐下來聊聊。”

“剛好附近有家茶樓不錯,走,老子請客。”沈曜說著,招呼著他們跟上。

——

葉子蘇坐在車裡,遠遠地看著從衚衕裡出來的沈曜和虞禾他們。

尤其是看到虞禾一手牽一個的兩小隻,她拳頭不由緊握。

虞禾還真的是命大!

從那麼高的地方掉下去,竟然冇有死!

還帶著兩個孩子回來了!

喬蕎也真的是冇用,說好死也會拉上虞禾,最終她自己去死了,虞禾現在還活生生,還跟沈曜搭上了。

跟沈曜搭上了,那跟厲司宸他們搭上就不遠了,到時候,事情就不是她能控製的!

不行!她必須趕緊阻止他們。

“三小姐,要不要找人,把那診所的房子收回去?”坐在葉子蘇旁邊的女傭,小彩問道。

她是葉子蘇的心腹,因為點子特彆多,得以葉子蘇留在身邊。

葉子蘇陰著臉,“可以。順便再給她們安排幾個病人。”

“直接讓房東趕他們走,不就行了嗎?為什麼還要給他們安排病人?這不就給她們送錢嗎?”小彩一時不理解她的用途。

“要特殊病人。讓他們這幾個人全都清出京城!”葉子蘇嘴角勾著陰險的笑容。

小彩瞬間想到了什麼,眼神裡閃過一瞬的陰險,“三小姐,這招高!我立馬讓人去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