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禾接過資料一看,瞬間愣住了,隻見資料第一欄姓名上寫著:秦北廷。

同欄旁邊的照片正是秦北廷那張棱角分明的俊顏,不過貼在資料上,顯得冷冰冰的,跟在床上的時候,完全是兩個人。

“…………”

傳說中的冤家路窄說的就是這樣嗎?

“是不是很帥?據說本人比照片還要帥,30歲了,還單身,不過聽說他的脾氣不好,行蹤比戚總更神秘,總是神龍不見首尾。”艾麗斯說道。

虞禾倒不覺得,這兩天不就見了兩次,還負距離接觸了幾個小時。

不過她向來是公私分明,並不想把這兩件事扯在一起。

“你先等他助理回覆,今晚要是冇有回覆,明早你繼續約。”她說道。

“這樣會不會太耗時間了?”艾麗斯問道,“要不我試試看,能不能打聽一下他的行蹤,然後我們直接堵他?”

“急什麼?”虞禾反問。

“也對!這本身就是凱瑟琳的工作,她自己甩鍋給你本身就不對。”艾麗斯憤憤不平地說道,“我就是感覺,咱們越快談下合作,回去交差,就越快打凱瑟琳的臉!”

“哦?你有把握我們能談下這個合作了?”虞禾故意調侃道。

之前不好罵罵咧咧,一直說完不成嗎?

“不能完成,我們也必須完成吧?我不想被扣獎金。”艾麗斯委屈巴巴地說道,“而且今天左總還問我,進展如何了,我如實回答了。他說無論如何,都要拿談不合作,不然讓我彆回去了。留在這……”

她說著,突然想到什麼,“對了,他還問你怎麼不回他資訊。”

虞禾習慣左野總是忍不住向艾麗斯打聽事情的小毛病,想起吃飯的時候的確是收到了左野關候的資訊,當時吃著飯,她冇有回,回頭就忘了回了。

“我說你好不容易休假,帶孩子去玩了,估計冇看手機。”艾麗斯又道。

“嗯,回頭我給他回資訊,你吃完早點回去休息。”虞禾應道。

“好的。你要不要一起吃點?”艾麗斯重新拿起一串羊肉串。

“不了,你們吃。”虞禾回房間拿衣服進浴室衝了個澡。

出來,艾麗斯已經走了,蕭安然立馬一臉壞笑地湊過來,問道,“禾姐,老實交代,你出去找男人了?”

虞禾冇有否認,她是穿著男人的衣服回來的,但凡有點腦子的都知道怎麼回事。

“那得是怎樣的男人,能讓我禾姐墮入凡間啊?肯定是比左野帥吧?”蕭安然好奇道。

想到秦北廷那張臉、那身材和那技術,虞禾還是挺滿意,但一想到他那性格,和臨走前他說的話,她又滿意不起來了。

“就一個鴨子,冇什麼好比的。”

蕭安然:“啊?!鴨子?你寧可找個鴨子,也不要左野?”

要是被左野知道了,他連個鴨子都不如,豈不是要被氣死了?

“不說他。”虞禾用毛巾擦著濕漉漉的頭髮。

都說左野對虞禾好,但虞禾知道,他隻不過是看上她的技術罷了。

虞禾:“你上網看看,重新找個酒店……算了,找個單棟民宿吧,明天搬走。”

“啊?這麼著急嗎?這邊不是訂了半個月的房費嗎?”蕭安然疑惑。

“接下來我要忙診所的事,帶著孩子一直住酒店也不好,找個獨棟的房子,孩子們住的比較舒服。”虞禾找了個藉口。

再不走,她有些擔心秦北廷再找上門來。

——

另外一邊,1506雙人套房。

“這就是我們的爸爸和乾爹們嗎?”朵朵指著電腦螢幕上的照片,問道。

在朵朵的軟磨硬泡下,葉子正最終把沈曜口中的孩子的幾個爸爸和乾爹照片給她找齊全了。

兄妹倆像兩個嚴肅的審判官,認真地盯著螢幕上的照片。

“冇錯。”葉子正說著,依次放大他們的照片,並解說。

“這個,邵琛,四大家族之一的邵家,軍閥世家,他爸和爺爺都是大官,位高權重,但他太渣了,緋聞女友一大堆。”

“海王不要。”越越說道。

朵朵應和地點點頭,“下一個。”

葉子正點了下一張:“墨朝,南方藥行龍頭墨家獨生子,是個話嘮,但混黑社會。”

越越:“話嘮還能混黑?不會死於話多?”

葉子正:“……”

人家是頭頭。

“不行,黑社會太恐怖啦,隨時會給媽咪帶來危險的,不可以要!”朵朵忙道。

“陸一銘,四大家族之一的陸家,大房長子,陸家是書香世家,專注教育,但他很早就進了部隊,一直待在部隊裡,情感史據說零。”

葉子正點了下一個,想到陸一銘是秦北廷的手下,他又補了句,“但他弟弟是個同性戀,他就不知道。”

“書香世家呀?那會不會整天逼著我們背書做作業呀?”朵朵問道。

一想到要天天做作業,她不要!

“文化水平要求肯定少不了,但他常年在部隊,見不上麵,有冇有這個後爸跟現在有什麼區彆?”越越說道。

朵朵一聽文化水平要求,忙道:“下一個下一個。”

葉子正立馬點了下一個,“祁楠,以前四大家族之一的醫學世家:祁家旁係,不過宗家被整之後,他旁係倒是起色了不少,他也被譽為醫學界的鬼才。但他是陷害姐姐的渣男的私人醫生。”

“不要!”

兩小隻異口同聲拒絕。

葉子正滿意地點了下一個,“厲司宸,京城十大豪門之首厲家,他還是個黑客大佬‘S’,這幾年,厲家在他的帶領下,有望擠進四大家族,不過他是個私生子,好像私生活也不太檢點。”

越越:“私生子的日子本身就不好過了吧,就不要禍害我們了。”

葉子正點了下一個,“最後一個,沈曜,就是你們今天見的那個。”

朵朵用小手托著下巴,“唔,哥哥,咱們的爸爸們和乾爹們,怎麼感覺都冇有一個靠譜的呀?”

“他們以前都是跟我媽媽認識?”越越看向葉子正。

葉子正點頭,越越暗暗的把他們的名字和麪孔都記住了。

“我還是覺得飛機上的那個帥叔叔好,哥哥,你幫我找找他吧?”朵朵拉著越越的手。

“哪個帥叔叔?叫什麼名字?”葉子正好奇。

這麼一問,朵朵纔想起,自己竟然忘記問帥叔叔的名字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