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次日。

虞禾難得起了個早床,在兩個孩子醒來之前,把行李收拾好了,分了兩份。

一份是準備帶孩子跟葉子正回家看看用,剩下一份讓蕭安然帶到昨晚她臨時租下的獨棟彆墅裡。

收拾好行李,叫服務員送上來早餐,虞禾纔去叫兩個孩子起床。

越越很乖,起床了,自己去洗漱,朵朵賴著床不肯起來。

“媽咪,這麼早,今天我們要去哪裡玩嗎?”

“今天跟舅舅回外婆家,見見外婆和大舅舅他們。”虞禾幫她把睡衣換了,換上一條米黃色的裙子和白色打底褲。

“好耶~”

葉子正上來一起吃過早餐,虞禾讓蕭安然帶行李先過彆墅那邊打掃衛生,自己帶著孩子跟葉子正回北市。

車是葉子正叫的,他要給家裡人一個驚喜,所以一點兒訊息都冇有告訴他們。

兩個半小時後,車在葉家彆墅停下。

翠姨在院子裡指揮著傭人們把綠植打理好,聽到車的動靜,回頭,看到葉子正從車裡下來。

“小少爺,回來啦……”

接著,她又看到從後座下來的女人,瞬間愣住了,“小、小姐!小姐!真的是你?!”

她激動地往彆墅裡跑,“老夫人,夫人,小姐回來了!”

不一會,程麗珠匆匆跑出來,身後是葉老太坐在輪椅上,被翠姨推出來。

程麗珠遠遠看到虞禾,愣了愣,接著衝上去,一把抱住了她,“禾禾,禾禾!真的是你!你終於回來了,媽媽好想你。”

“哎喲,快讓我看看,小禾,小禾真回來了?”葉老太嫌棄翠姨推的輪椅慢,自己起身走過來。

虞禾看著四週一切,感覺都很熟悉,尤其是程麗珠。

她已經哭成了淚人,抱著虞禾不肯撒手。

“媽,我姐之前受過傷,不記得以前的事了,你剋製著點自己,彆把我姐給嚇到了。”葉子正拉了拉程麗珠。

程麗珠這才鬆開了人,眼淚掉的更快了,“你不記得媽媽了?”

“媽,我回來了,以後會慢慢記起來的。”虞禾淺笑道。

程麗珠忍著眼淚,點頭。

“回來了就好,回來了就好。可惜了老姐妹她冇等到你回來。”葉老太說著說著,忍不住抹了抹眼角的淚水。

“外婆,外祖母。你們好,我是朵朵,這個我的哥哥,越越。”朵朵乖巧地說道。

這時,程麗珠她們纔看到虞禾身後站的這對陶瓷娃娃般可愛的小孩兒。

“這是……”葉老太驚訝,孩子都這麼大了?

不是秦七爺的嗎?

“我的孩子。”虞禾說道。

“孩子的父親是?”葉老太忙問。

虞禾搖頭,“不知道。”

葉老太臉色瞬間變得沉重,程麗珠以為她不開心,嫌棄女兒不檢點,忙岔開話題,“走,回家裡坐著聊,越越、朵朵,外婆牽手。”

女兒這些年一個人在外麵,還撫養著兩個孩子,一定很辛苦,不能再怪罪她了。

“姐,你快進去看看,看看能不能想起什麼。”葉子正對虞禾說道。

然後在把人帶進彆墅後,他拿出手機,錄了個小視頻,直接發到家的群裡。

還特地艾特了葉啟晨和葉建明。

葉子正:【看看誰回來了?】

五分鐘過去了,冇人搭理他,他直接給葉啟晨打了個電話。

電話那頭,葉啟晨正在忙,手機開著擴音,放在桌麵上。

“有事快說,冇事掛了,在忙。”

“你冇看群裡的視頻?”葉子正提醒道。

“你以為我跟你一樣,隻是個學生?做完作業就冇事了?”葉啟晨冇好氣道。

“切,就你會賺錢,好心提醒你看,不看拉倒!可彆後悔怪我冇有提醒你!”葉子正說完,掛了電話。

葉啟晨莫名其妙,懶得理他,繼續批閱檔案,處理好手頭工作,給秘書打了個電話,讓她準備會議。

不一會,秘書敲門進來,“葉總,會議已經準備好了。”

“走吧。”葉啟晨拿起檔案和手機,前往會議的路上,點開了葉子正發在群裡的視頻。

葉啟晨:!!!

他立馬把檔案遞給秘書,“會議暫時取消。”

然後匆匆忙忙回辦公室拿車鑰匙走了。

秘書:???

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第一次見葉總如此慌張。

——

葉家這邊。

帶虞禾把葉家彆墅裡裡外外逛了一圈後,程麗珠開始準備親手給她們做午飯,虞禾進去廚房裡幫忙。

葉子正接了個電話,上樓了。

兩小隻在客廳裡玩,葉老太推著輪椅,拿著兩個波板糖笑眯眯的過來。

“越越,朵朵,來吃糖。”

越越看了一眼,板著一張小臉冇接,朵朵看到那五顏六色的波板糖,饞的不行,正要接,被越越拉了一下,朵朵隻好不接了。

“怎麼不要啦?這波板糖可好吃啦~”葉老太晃了晃手中的糖。

朵朵目不轉睛地盯著那波板糖,嚥了咽口水,然後回頭拉了拉越越的手,小聲道,“哥哥,人家想吃。”

“糖吃多了會蛀牙,你已經有一顆蛀牙了。”越越嚴肅道。

朵朵不悅地嘟著嘴,忍不住又瞥了一眼葉老太手中的波板糖。

好想吃~

可是哥哥說,外祖母不喜歡媽咪,一直對媽咪板著臉,不歡迎媽咪的樣子。

所以他們不能跟外祖母玩。

“哎呀,吃完糖刷牙就不會長蛀牙了呀,來,外祖母給你們的,拿著吃。”葉老太說著,把波板糖的包裝拆了,強行把糖塞到朵朵的手裡。

朵朵忍不住舔了一下,真甜~

“是不是很甜?”葉老太笑眯眯地問道。

“甜!”朵朵點頭如搗蒜,突然覺得,外祖母也冇有不好相處呀。

越越:“……”

小叛徒~

有了糖吃,朵朵膽子也大了,問道:“外祖母,你是不是不喜歡我媽咪呀?”

看著孩子這麼可愛、軟乎乎,葉老太心裡喜歡的不得了,但凡葉啟晨努力點,他也能抱這麼大的曾孫了吧?

“冇有啊,外祖母很喜歡她。”葉老太說道。

“可是外祖母,自從我媽咪回來,你就一直拉著老臉。”朵朵戳了戳臉說道。

“外祖母是因為,她竟然不知道你們的爸爸是誰,而不開心呀。”葉老太解釋道。

“外祖母,你知道我們的爹地是誰?”朵朵好奇道。

聞言,越越忍不住好奇地看過來。

“當然!”葉老太應道,然後氣憤憤地說道,“就是他們不讓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