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朵朵立馬湊前去,“外祖母,你可以偷偷告訴我呀!我不告訴他們。”

葉老太抬頭四處看了下,確定冇有人後,才神神秘秘地豎起手尾指,“那我們來拉勾勾。”

“好呀!”朵朵跟她拉勾,“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

拉完勾,葉老太又警惕地看了下四周,小聲地說道:“我跟你說,你們的爸爸可是超有錢和權的……”

越越豎起耳朵偷聽,但她說的太小聲了,他忍不住往她們那挪了挪腳步。

朵朵舔著波板糖,聽到超有錢,雙眼發亮,“他是誰呀?”

“他就是大名鼎鼎的秦七爺。”葉老太神秘地說道。

“哇~”朵朵驚呼。

見此,葉老太笑眯眯地說道:“你知道秦七爺?也是,現在誰會不認識讓人聞風喪膽的秦七爺呢?”

朵朵一臉天真地搖頭,“不知道。”

葉老太:“……”

不知道,那你哇的這麼大聲。

“我就是覺得這個時候,應該配合一下,烘托氣氛。”朵朵笑嘻嘻地說道。

葉老太:“…………”

“是他?!”

越越這會已經低頭,用手機百度出了秦七爺的資料。

雖然網上秦北廷的照片少之又少,但他還是扒拉出了一張機場照。

朵朵立馬趴過去看,眼睛發亮,“帥叔叔!帥叔叔就是秦七爺?”

“你們真認識他?”葉老太驚訝。

朵朵點頭,“對呀,我們之前還坐了同一輛飛機。”

“飛機是用架。”越越提醒道。

“哎呀,不要在意這個細節,而且上次,帥叔叔還幫我包紮傷口呢。”

朵朵說著,揚起手,結果發現,傷口已經癒合了,創可貼早就撕了。

“你們已經跟秦七爺見了好幾次麵了?你們媽咪呢?他們有見過嗎?”葉老太一臉迫不及待。

“爹地和媽咪還冇有見過麵,就我和哥哥跟爹地見過麵。”朵朵說道。

“緣分!什麼叫緣分,這就叫作緣分!”葉老太直拍大腿。

“外祖母跟你們說,當年,秦七爺對小禾,喜歡的那一個叫不得了,天天跟在小禾的屁股後麵,追小禾。

“小禾生日那天,那簡直了,煙花放了整整兩個小時,那燒的都是人民幣啊,還不僅如此,還送花,送四合院的,那一個叫浪漫。

“你們的媽媽,就是這麼被秦七爺糖衣炮彈強勢攻陷的。”

葉老太說著,從手機裡,翻出一些照片給他們看,正是當年她偷拍的秦北廷和虞禾的照片。

這些照片,當初可冇少被她拿去給那些富太太們炫耀,她乖孫女可是秦七爺心尖寵呢!

隻是後來虞禾出事後,秦北廷變了,京城也變天了,這些照片就成了藏在她老人機裡的秘密了。

越越想起秦北廷那張冷冰冰的臉,感覺外祖母說的,跟他看到的秦七爺完全不是一個人。

“哇~爹地曾經這麼喜歡媽咪的呀~”朵朵翻著照片,還真彆說,每一張拍的角度都好刁鑽,把兩人熱戀中的狀態都很好的記錄下來了。

看看爹地那看媽咪的眼神,簡直要膩死個人。

“有一種霸道總裁愛上我的感覺。”朵朵感慨道。

越越卻不這麼認為,板著小臉說道:“他真那麼喜歡媽媽的話,又怎麼會讓媽媽受苦?”

女孩子就是容易戀愛腦,舅舅說了,他就是個渣男,還差點害死了媽媽。

聞言,朵朵想起昨晚秦北廷說的話,小臉立馬垮下來了,“我爹地是不是因為把我媽咪追到手後,就不喜歡了呀。”

“這問題就出在五年前的那場意外上,你們另外一個外祖母被壞人綁架了,你們媽媽去救她,結果被壞人陷害,掉下懸崖了。”

說到這,葉老太的聲音不由的有些哽咽。

當初很多人都說是秦七爺把虞禾推下懸崖的,但她就是不相信,因為她冇法接受這個事實。

“你們的爸爸,因為失去你們的媽媽,發瘋啦,他的手下把他送去治療,回來,他就不記得你們的媽媽了。”

她繼續說道,“但其實,他們彼此都還愛著彼此的,尤其是你們的爸爸,雖然他不記得你們的媽媽了,但他還是把他們秦家給搞翻了,據說就因為當初秦家家主不同意他跟你們媽媽在一起。

“而且,這五年來,他一直單身著呢!我覺得他就是在等你們媽媽回來!”

葉老太想著,讓虞禾跟秦北廷重修舊好的最大的突破口就在這兩個孩子身上了。

葉家這五年來,雖然發展的不錯,但她就是不想便宜了葉子蘇那個丫頭!

想到這些年來,葉子蘇仗著是秦北廷侄女的身份,做出那些囂張的事,她就來氣。

“所以啊,你們兩個,要幫外祖母,讓你們的爸爸媽媽重新在一起,好嗎?”

朵朵聽著,眼眶都紅了,“嗚嗚,媽咪和爹地也太慘了吧。”

越越則沉默了,低頭繼續看秦北廷的資料。

“對呀,他們都不記得彼此了,但我們記得他們事的人,就要幫他們重新在一起呀,對不對?”葉老太趁機引誘道。

朵朵應和著點頭,“對!我一定要讓爸爸媽媽重新在一起,哥哥,你也一起!你比較聰明,幫我們想法子。”

“媽媽還不一定想跟他在一起。”越越說道。

“怎麼會不想在一起,秦七爺那麼有錢,他這輩子肯定花不完,那以後都是你們的,你們有錢錢了,想買什麼都可以。”葉老太誘哄道。

“隻要我們真的是他的子女,不管媽媽跟不跟他在一起,以後他的財產,在法律上,我們都有繼承權。”越越一本正經地說道。

葉老太突然被噎住了,這小子智商可以啊,這麼聰明,一定是遺傳了小禾的。

“可是要等到爹地死了,我們才能繼承財產,那個時候,媽咪也老了呀,這些年,媽咪還得打工搬磚養活我們那麼久,多累呀,我們要是早點跟爹地在一起,不就能早點繼承財產養媽咪,這樣媽咪就不用這麼辛苦了呀!”朵朵反駁道。

“而且,我們現在不讓爹地跟媽咪在一起的話,萬一以後爹地找彆的女人了,那麼多財產,不就便宜了彆的女人麼?”

“對!”葉老太點頭應道。

“我們可以湊合他們,要是最後媽咪還是不喜歡爹地的話,大不了就用爹地的錢包養個喜歡的小鮮肉就好啦~”朵朵又道。

“對!”葉老太點頭,突然發現哪裡不對勁,“不對!不可以這樣,這是誰教你的啊?愛情是要專一的,不可以腳踏兩條船!更不能出軌!”

朵朵:“小說上都是這麼寫的呀。”

“你看的都是什麼小說?不許再看了,教壞小孩子。”葉老太忙道。

越越:“……”

突然覺得朵朵說的很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