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夫婦倆被趕出了衚衕,站在馬路邊麵麵相覷。

“咳咳,老頭子,是不是俺們來遲了,他們不給俺治病了?咳咳。”婦女問道,一句話,連咳幾次。

“你彆著急,我給小彩姑娘打電話問問。”大叔說著,從口袋裡拿出一部按鍵式手機,給小彩打電話。

一旁的婦女在拚命咳嗽。

電話是第二次纔打通的,電話那頭傳來小彩不耐煩地聲音,“什麼事兒?你們還冇有找到地嗎?”

大叔忙道,“小彩姑娘,我們找到地方了,可是診所說倒閉了,要搬走了啊?”

“什麼?這麼快?你等會。”小彩說著,欣喜地轉身回屋裡找葉子蘇。

葉子蘇正在練鋼琴,她準備要在XS集團的新品釋出會現場為秦北廷彈奏一首,向外人表達叔侄倆的關係很親密。

可是原創的曲子一直不順,正煩躁著,小彩突然闖進來,把她僅有的一點思緒徹底打斷了,她很生氣。

“你是要趕著去投胎啊!”

小彩腦袋縮了縮,然後說道:“三小姐,虞仙醫診所倒閉了!”

葉子蘇:“什麼?”

“你不是讓我找個特殊病人去光顧一下她們診所嗎?他們剛去了,但說診所倒閉了!”小彩說道,“看來那房東老太婆給力啊!”

葉子蘇臉色微凝,覺得事情不可能這麼簡單,要說是診所裡的那兩個護士被趕出來倒是有可能,但虞禾不可能這麼輕易就被一個老太婆趕出來。

“你找人確認過了?”她問道。

小彩遲疑了一下,葉子蘇就知道她冇有,厲聲道:“不確定還好意思說?

“是,我這就找人去看看。”小彩立馬去打電話。

過了一會,她又倒回來說道:“三小姐,這回是確定了,虞仙醫診所雖然還冇有倒閉,但也差不多了,我剛讓人上門去問,她們說暫時不接診,要搬診所。看來還是被那房東老太婆趕出去了。”

一想到虞禾落魄不堪地被趕出去,葉子蘇心裡舒暢了不少,“不錯!”

“那現在那個病人怎麼辦?”小彩問道。

“暫時先找個地方給他們住著,等她們搬了地方,再讓他們找過去,到時候給他們一個滅頂之災。”葉子蘇輕飄飄地說道。

“真的要留他們嗎?那老婦女可是有活動性的痰陽病人,是傳染性的肺結核。”小彩有些顧忌地說道。

“做好隔離處理不就行了嗎?廢話這麼多,還不快去,彆打擾我練琴。”葉子蘇嗬斥道。

雖然小彩很不想去處理,這肺結核,嚴重是會死人的!

但她拿著葉子蘇給的錢,又不得不去,最後隻好硬著頭皮讓人去處理。

——

另外一邊,帝一飯店。

越越和朵朵從車裡下來,這個時間是飯點,人流來往比較多,兩小隻跟著人流進了飯店。

然後直奔四樓的大宴會廳。

宴會廳裡有工人正在佈置現場,戚西封和陳東都在,唯獨不見秦北廷的身影。

“咦?爹地呢?”朵朵一臉疑惑,“我去問問爹地的助理。”

她說著,正要衝進去找陳東,但被越越拉住了。

“等一下。這麼衝進去,最後肯定會被工作人員轟出去的。”越越說道。

“人家這麼可愛,他們也要把人家轟出去嗎?”朵朵捧著臉說道。

越越:“……”

媽媽也不自戀呀,也不知道她這自戀是遺傳了誰的。

他勾勾手指,讓朵朵湊過來,然後在她耳邊說道:“一會陳特助出來了,你……”

朵朵聽完,雙眼發亮,“真不愧是我的哥哥,這個注意真棒!”

越越嘴角揚起一抹笑意,“走吧。”

“嗯嗯。”朵朵點頭,跟他離開宴會廳門口。

正在裡麵說事情的陳東這時手機“叮”的一聲,來了條資訊。

【過來樓梯口這邊一趟。】

資訊是一條陌生號碼來的,但這語氣卻是個熟人的語氣似的。

誰啊?

陳東一臉疑惑,但還是決定出去看看。

畢竟這事他的私人號碼,除了比較親密的人,外人都不知道。

他到了樓梯口這邊,冇有人,推開樓梯口的門,也冇人。

他拿出手機,正要問對方是誰時,一個小包子衝了過來,朝他撒了一抓的白色粉末。

“咳咳……”陳東一陣咳嗽,還不忘抓住罪魁禍首,“哪來的野孩子?竟然在這裡惡作劇!”

朵朵戴著口罩和護目鏡,捂得嚴嚴實實,也不跑,等粉末消散後,她才摘下口罩和護目鏡,笑嘻嘻的說,“陳叔叔,你好呀,是我呀~”

陳東見又是這小孩,突然有些頭疼,他後退一步,正要轉身走人,一回頭,看到跟朵朵幾乎長得一模一樣的越越堵在身後。

這兩小孩怎麼跟閃靈似的,陰魂不散。

“陳叔叔,你已經中了我特製的癢癢粉了,冇有解藥,你就會一直癢,所以你要乖乖聽我們的話,不然我不把解藥給你!”朵朵叉著腰,威脅道。

但由於長得太可愛了,除了萌人一臉血,一點威脅力都冇有。

如果不想他們是Esther的孩子,陳東真的覺得他們好萌,可一想到,他都拒絕了Esther的預約,對方還一直糾纏著不放,甚至連孩子都指使上,他就覺得挺煩的。

“七爺不見你們的媽媽,不用白費力氣了,再鬨我就叫保安過來把你們帶走,聽見冇有?”陳東嚴肅地說道。

朵朵眨著眼睛,望著他,不答反問:“陳叔叔,你不癢嗎?”

陳東莫名其妙地感受一下,“不癢……”

他話剛落音,下意識地撓了撓脖子。

這一撓,就一發不可收拾,越撓越癢,越癢越想撓。

“你們!到底弄得是什麼?”陳東渾身搔癢。

“我說了呀,我特製的癢癢粉,冇有解藥,就會一直癢下去哦!而且,這癢還能傳染人呢!你去找彆人治,隻會傳染給彆人。”朵朵晃了晃手中的一個小瓶子,“解藥在這裡,隻要你乖乖聽我們的話,我就把解藥給你。”

陳東想走人,但越越堵住了樓梯口的門,“你不能出去,會傳染給彆人,隻能隔離在這裡!”

陳東拿出手機,想要聯絡人,卻發現,手機冇有信號了!

“四樓為了兩天後XS集團的新品釋出會佈置,這幾天都不對外人公開,所以,不會有人來這邊,你現在就算喊破喉嚨,也不會有人過來。”

越越一本正經地說道:“就算有人發現你不見了,找過來,那個時候,你估計會因為癢得過度,會出現休克的情況,嚴重的話,還可能會被自己撓破血管,而死。”

陳東聞言,不由打了個寒顫,這小屁孩嚴肅起來的神韻怎麼跟老大這麼像?!

而且撓破血管而亡,那得多恐怖!

他撓的實在受不了了,想不到自己一世英名,最後隻能向兩個小朋友投降,“說吧,你們到底想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