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把秦七爺的行程安排告訴我們!”越越一本正經地說道。

朵朵在旁邊應和著點頭,“等我們的好事成了之後,一定少不了你的好處!”

陳東撓著癢,聽到這話,心裡湧上一股憤怒,這Esther也太歹毒了吧,把孩子利用到這種地步。

可他癢得不行,手背都要被他抓脫皮了,他打開手機裡的一個文檔,遞給他們,“這是七爺這周內的行程安排,你們快看一眼,把解藥給我。”

越越接過手機,一目十行地看完了,深深的印在腦海裡,朵朵則直接打開手機照相機,拍了張照,留在相冊裡。

“謝謝你,陳叔叔,你是好人,這是解藥,拿去吧。”朵朵把手中的小白瓶塞給陳東,然後跟越越兩人從樓道跑下去了。

陳東打開瓶子,聞了聞,裡麵是無色無味的液體。

“這是內服還是外用啊?”他立馬趴在扶梯上問。

迴應他的是朵朵遠遠的聲音:“用不用都可以,半個小時後,你就不會癢啦~”

陳東:!!!

臥槽!

“真的假的?!”

迴應他的小孩漸漸遠去的腳步聲和歡樂的笑聲。

特麼他就這麼被兩個小屁孩給整蠱了?!

他的一世英名,要說出去,怕會被祁楠他們笑上一個月。

“陳特助。”這時,樓梯口的消防門突然被推開,葉子蘇赫然出現。

陳東看到她,眉頭輕皺,問道:“三小姐怎麼會在這裡?”

葉子蘇在家練琴冇有什麼新的進展,聽說秦北廷過來這邊了,就特地過來,結果冇在宴會廳看到人,工作人員說看到陳東往樓道口去了,她就過來看看。

冇想到正好撞見虞禾生的那兩個小野種跟陳東在這裡。

這兩個小野種找到這裡,是想要見秦北廷吧?!

要是被秦北廷知道,他們是虞禾給他生的野種,那她就完了!

不行,她一定要趕緊讓他們滾出京城。

“你給那兩個小屁孩什麼了?”葉子蘇不答反問。

陳東臉色凝重,不曉得她聽到了多少,“冇什麼……”

“你要不告訴我,我就告訴小叔,你給彆人泄露他的行蹤。”葉子蘇威脅道。

陳東眉頭皺的更緊了,看來她聽到了不少。

“Future科技公司的技術總監Esther最近一直想約七爺談合作,但七爺並不想跟他們合作,所以讓我拒絕了他們的預約,但這Esther一直不死心,自己見不上七爺,就派兩個小孩過來接近七爺,想套近乎。”他隻好大致地說了下情況,免得她又在七爺麵前搞幺蛾子。

Future科技公司想跟XS集團合作的事,葉子蘇知道一些情況,“那兩個小孩是Esther的?”

他們不是虞禾的孩子嗎?

“是的,他們一來,就帶著Esther的名片過來,說是他們的媽媽。”陳東應道。

Esther就是虞禾?

他們都不知道?

葉子蘇突然像是發現了新大陸,眼神發亮,腦海裡立馬想到了一個可以趕走虞禾的方式。

她抑製住內心的興奮,甜甜地說道:“陳特助,既然小叔不想跟Future科技公司合作,那可以把Esther的聯絡方式給我嗎?我可以幫你拒絕掉她們的預約,保證讓她們永遠都不來打擾小叔。”

陳東正煩著那個艾麗斯一天到晚,給他發幾十條騷擾資訊,拒絕都冇有用,對方還是鍥而不捨的給他發訊息。

他把人給拉黑了,對方就一直不斷地發好友申請驗證,搞得他手機一天響到晚,最後迫不得已,隻好再次通過好友新增,拉進訊息免打擾裡放著。

葉子蘇要是能幫忙打消她們的念頭也行,她這五年來能這麼纏著七爺,也是有她煩人的過人之處,讓她去處理,正好是讓魔法打敗魔法!

這麼想著,陳東就把艾麗斯的微信推給了葉子蘇,“這是Esther助理的聯絡方式,你跟她聊。”

葉子蘇收到了名片,立馬新增了,“好的。”

……

晚上。

虞禾回來,兩小隻已經吃完晚飯,洗完澡,準備要睡覺了。

一不小心忙地這麼晚,虞禾心裡有些愧疚,依次到兩個小傢夥的房間看看。

卻見兩小隻都在她的房間裡,各自穿著睡衣,抱著枕頭等著她。

“媽咪,我們想要跟你一起睡,你給我們講故事好不好?”朵朵問道。

朵朵比較粘她,經常想跟她一起睡,但越越比較懂事,兩歲開始就要自己睡覺了,今晚突然兩個都跑過來要跟她一起睡,還真有點兒反常。

“怎麼啦?是不是不喜歡在這裡住?”虞禾在他們麵前蹲下,柔聲問道。

朵朵先是點頭,然後又搖頭,“我還是想住回君臨國際酒店,那裡有爹……帥叔叔。”

虞禾:“……”

“不過那裡太貴了,我們還是住這裡吧。”朵朵又道。

虞禾無奈地笑了,“你們先上床,媽咪去洗個澡,回來給你們講故事。”

“好。”兩小隻乖乖應道。

虞禾拿睡衣去浴室快速洗了個澡出來,兩小隻已經在床上躺好,嘰嘰喳喳地聊著什麼,見她出來了,兩人立馬閉嘴了。

虞禾在兩人中間躺下,一手抱一個,“想聽什麼故事?”

朵朵不答反問:“媽咪,後天帝一飯店有個科技展釋出會,你帶我們去好不好?”

虞禾詫異地側頭看向朵朵,這孩子,啥時候開始關注科技這方麵了?

平時讓她做道數學題,都抗拒的不得了。

見媽媽快要識破,越越忙道:“媽媽,是我想去。”

越越想去,虞禾就不奇怪了,“好。”

差一點兒被拆穿,朵朵鬆了口氣,忙轉開話題:“媽咪,你給我講小王子的故事吧。”

哎,為了能讓媽咪和爹地“偶然”遇上,她和哥哥真是付出太多了。

“好……”

……

虞禾哄睡了兩小隻,悄悄起床,去書房,準備找找看,自己以前還剩多少點資產。

今天找了一天的房子,都冇有她滿意的,她想籌點錢,然後找秦北廷談談,把四合院買下來。

這時,放在桌麵的手機響了,是艾麗斯的來電顯示。

“Esther,好訊息!”剛接通電話,話筒裡傳來艾麗斯激動的聲音。

“什麼事?”虞禾問道。

“XS集團的老總願意見我們了!”艾麗斯激動地說道。

虞禾眉頭輕皺,“他怎麼突然改變主意了?”

“準確的說,是秦七爺的侄女,代表秦七爺來見我們。”艾麗斯解釋道。

“今晚秦七爺的侄女,秦信蘇,新增我的微信,她說秦七爺最近比較忙,冇空見我們,但看在我們這麼積極預約和想談合作的熱情上,秦七爺讓她替他來見我們。時間是明天下午兩點,在帝一飯店一樓。”

秦信蘇?

艾麗斯找的秦北廷資料裡,有提到過這個人,據說秦北廷很疼愛他這個侄女。

但虞禾總覺得還是哪裡有些怪,這是公司的事,就算秦北廷冇空,不也應該是派XS集團的其他員工過來嗎?

怎麼突然派他侄女?

不過,倒也可以去看看。

虞禾:“好!明天下午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