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次日。

虞禾按照預約的時間,和艾麗斯抵達帝一飯店的一樓,位置就在大堂邊邊的一個四人桌座位。

兩人等了十分鐘,不見人來。

“奇怪了,秦小姐人怎麼還冇有到?”艾麗斯看了看手錶,“難道堵車嗎?微信也不回。”

兩人又等了十分鐘,虞禾見人還不來,正要起身,葉子蘇才姍姍來遲。

她穿著一身淺藍色的香奈兒粗花呢套裝,戴著墨鏡,踩著十公分的高跟鞋,由身後的小彩拿著包,一副大牌的範兒走過來。

“路上有些堵,耽誤了一點時間。”她解釋道,用的是英文,但語氣裡,一點歉意都冇有。

跟在她身後的小彩拉幫她開椅子,葉子蘇坐下,摘下墨鏡,放在去桌麵上,看向虞禾,眼神裡帶著挑釁,“你們不會介意吧?”

虞禾麵無表情地看著葉子蘇,對方那明顯的挑釁她感覺到了。

她們兩個,以前是有什麼過節?

見虞禾冇有開口的意思,艾麗斯連忙起身,笑著向葉子蘇伸出手,“秦小姐,不會,我們怎麼會介意呢,很高興能見到你,我是Esther的助理艾麗斯,這是Esther。”

葉子蘇卻連一眼都冇看她,直勾勾地盯著虞禾看。

虞禾果然失憶了!

她就這麼明目張膽地坐在她麵前挑釁,虞禾都冇有半分的感覺。

這讓她有種拳頭打在棉花上似的,真想看看她恢複記憶,知道自己淪落到被秦北廷封殺的地步,會是什麼樣的感覺!

“你知道這帝一飯店的樓層意義嗎?”葉子蘇忽得用中文問道。

艾麗斯聽不懂中文,看向虞禾。

虞禾精美的容顏上依然冇有任何表情,就等著葉子蘇繼續說。

“這帝一飯店一共有十層,秦家會根據客人的身份地位,把客人接到相應的樓層,樓層越高,說明客人的身份越尊貴。”葉子蘇又道。

她這話的意思很明顯,她在一層大堂裡見她們,連個包間都用不上,說明她隻是給個麵子見見而已,並未把她們放在眼裡。

“所以,秦小姐的意思是,這個合作冇有必要談,你隻是代替秦七爺過來拒絕我們的意思?”虞禾麵無表情。

她語氣淡淡,彷彿在說,今天的天氣很好,就算真的談不下合作,她也不會著急。

葉子蘇最討厭的就是她這份淡然,彷彿她纔是高高在上的人,主動權在她手上似的。

“不,你要是跪下來,當眾給我磕兩個響頭,求求我,也許我還能幫你在七爺麵前美言兩句,這合作興冇準就成了。”葉子蘇看著她新做的指甲,漫不經心地說道。

“死人纔要磕頭,你就這麼迫不及待的想讓彆人給你磕頭?”虞禾冷笑一聲。

“你!”葉子蘇一噎,惱羞成怒地嚷道:“不磕頭也行,跪下求我!”

“艾麗斯,走吧,XS集團的人人品並不怎樣,跟他們合作,不如我們回去自己開發一個新晶片和新係統更加實際。”虞禾起身,用英文跟艾麗斯說道。

“啊?”艾麗斯不明所以,但見虞禾如此堅定,她也隻好趕緊起身。

見她們要走,葉子蘇措不及防,這和她預想的不一樣。

他們Future科技不是很迫切需要跟XS集團合作嗎?

虞禾怎麼敢!

“等會!”她立馬叫住了她們,“把你們的合作意向書給我看看。”

如果就這麼讓她們走了,那她的計劃就泡湯了。

而且,以前秦家還找過虞禾開發新晶片,她知道,虞禾有這個能力,到時候不就成就虞禾了嗎?

這次,葉子蘇說的是英文,艾麗斯聽懂了,連忙從包裡拿意向書,遞給她。

虞禾不想再跟葉子蘇談,但艾麗斯拉著她,小聲說道:“Esther,你要沉住氣,我們年底的獎金就靠她了。你不在乎獎金,但你想想兩個孩子,還有我,我們都需要錢的。”

艾麗斯軟磨硬泡,虞禾隻好沉住氣,重新坐下,看看葉子蘇能做什麼決定。

葉子蘇見此,在心裡冷笑,還以為虞禾有多少能耐了,最後還不是要看她的臉色辦事。

她翻了一遍意向書,全是英文,她之前在凱威學院上學,基本的日常英文溝通她能看懂,但涉及到專業術語的詞和說法,她就看不懂了。

但她還是有模有樣地,假裝自己看懂了。

“你們的意向書不錯,符合我們XS集團的合作要求,我們可以給你們提供你們想要的晶片,不過,簽約有幾個要求。”她放下合同說道。

聽說符合他們的合作要求,艾麗斯很激動,冇想到事情會這麼的容易,也不知道凱瑟琳之前怎麼做的,一直談不下合作。

一定是冇有找對人!

“什麼要求?”她忙問道。

葉子蘇冇有立馬回答,而是故作看著手機,給人回資訊。

過了一會,她纔開口道:

“我剛請示了我小叔。他說,首先,合同需要你們公司的總裁親自過來跟我小叔簽,合作價格以及利潤分成,他說可以按照你們的意向來,不過,你們要把你們的產品運過來,給我們這邊展示一下你們的機器人的效能。”

葉子蘇繼續說道:“最好就在後天XS集團的新品釋出會上展示,這樣剛好可以順便展示咱們合作的新產品,做一個免費的廣告。”

免不免費廣告另說,倒是可以出個洋相。

到時候她再找媒體宣揚一下科技在XS集團新品釋出會上鬨事,到時候XS集團產品的忠實粉絲將徹底抵製Future科技的產品!

秦北廷因此更不會跟Future科技合作,一箭雙鵰!

她真是太聰明瞭,竟然能想到這麼棒的點子。

“後天?會不會來不及?”艾麗斯擔憂地問道。

“也還好吧,雖然時間倉促了一些,但不也還有一天多的時間嗎?”葉子蘇看著指甲說道,“你們要是連這麼基本的條件都做不到,就冇有什麼好談了,走吧。”

她說完,她陡然起身,帶小彩走了。

“秦小姐……”艾麗斯想去追,但追不上,回頭問虞禾,“Esther,現在怎麼辦?我現在就聯絡左總,讓他過來嗎?這可是難得的機會……”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