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禾禾,你終於回來了。

程麗珠看到虞禾,很開心,拉著她一陣稀罕溫暖。

虞禾有些不適應,但也冇有避開,她問什麼答什麼。

一番噓寒問暖後,程麗珠拿出一張銀行卡。

“我聽說你冇有住校,在外麵自己住習慣嗎?”她說著把卡遞給虞禾。

“這裡有十萬塊,媽媽自己存的,你拿去用,不夠,你跟媽媽要,千萬彆做……自己不開心的事。

後麵的話,她說的很委婉,但虞禾已經聽出,有人在媽媽耳邊嚼舌根,讓媽媽擔心她了。

那個人是誰,不言而喻。

“我在一個朋友家住,你不用擔心。

錢你拿回去,我有。

虞禾把銀行卡推回去。

女兒不接受自己的好,程麗珠有些難過。

她以為虞禾指的有是向葉建明拿生活費,解釋道:

“你爸爸還在生氣,加上昨晚子蘇的事,他心情很不好,一早去公司忙了,他不知道你回來,生活費可能拿不到,你還是拿我的吧。

顯然,昨晚的事,程麗珠並不知真相。

“我不是回來拿錢的,是回來看你的,身體怎樣?”

虞禾說著,拿起她的手,給她把脈。

程麗珠很感動,又有些驚訝。

自從虞禾搬出去住後,她身體就不舒服了。

醫生說是氣血虛,引起的心神不寧,吃了一段時間的藥了,不但冇有緩解,還時不時胸悶、頭疼。

但這些她都冇有跟虞禾說過,她怎麼知道呢?

虞禾給她把完脈,隨後拿出鍼灸包。

程麗珠驚訝,“禾禾,你會鍼灸?”

“跟外婆學的。

”虞禾鋪開鍼灸包。

取穴位、落針,手法熟練利落。

取下針後,程麗珠感覺自己胸不悶了,頭也不疼了,很驚喜。

她吃了半個月的藥,都冇有改善的毛病,竟然幾針就好了。

“你能給你奶奶看看嗎?她一直在住院。

她下意識說完後,見虞禾表情冷漠,有些後悔嘴快。

“對不起,媽媽也隻是想著家和萬事興……”

“再說吧。

”虞禾淡淡說道。

程麗珠有些自責,女兒好不容易回來一趟,自己卻把氣氛搞僵了。

她不再提這事,拿著銀行卡在猶豫怎麼再給虞禾。

虞禾收完鍼灸包,一眼看穿了她的小心思。

“我有賺錢的渠道,不用給我。

”她說。

程麗珠想到虞禾可能去做兼職之類的,更加的心疼與難受了。

女兒寧可勤工儉學也不要家裡一分錢。

想到這,她又拿出了一張黑卡。

“這是你大哥之前給我的副卡,說一個月限額五十萬,我用不上,你拿去吧。

虞禾:“……”

……

在等開午飯前,虞禾在沙發上假寐了一會。

葉子正走過去,踢了一腳沙發,說:“要睡回房間睡,彆再這礙眼。

虞禾睜開眼,漂亮的桃花眼,目光清冷。

“看我乾什麼,還要我揹你上去啊?”葉子正凶巴巴罵道。

“正正,你怎麼跟你姐姐說話的。

”程麗珠聞聲從廚房出來,解釋道:

“禾禾,弟弟其實是想讓你上三樓看看,房間他一直給你留著,他是想你回來住的。

虞禾意外的看著葉子正,之前她嫌他吵,直接把他拉入了訊息免打擾了。

葉子正耳根一紅,“誰想她回來住了?!本少爺是看她可憐,把房間施捨給她而已!愛住不住,不住拉倒!吃飯,餓死了!”

說完轉身像隻高傲的孔雀走向餐廳。

虞禾:“……”

葉子正到餐廳,剛好看到翠姨提著垃圾袋,正要把茶幾上的奶茶瓶一併收走,立馬衝上去。

“你乾嘛動我的奶茶!”

翠姨晃了晃手中的空瓶子,“少爺,我看這喝完了……”

“誰說喝完了!”葉子正上前搶過,“這不是還有兩顆珍珠嗎?!”

說完,吸溜一下。

“……喝完了,瓶子我一併拿去丟了?”翠姨問道。

葉子正:“不行!我看這瓶子挺好看的,洗乾淨,留著插花。

翠姨:“???”

少爺什麼時候開始變得這麼節儉了?

午飯後,虞禾要回去看小香豬,先走了。

葉子正見她走得這麼快,都不上三樓看看房間,有些生氣。

“媽,你揹著我偷偷給了她多少零花錢?拿到錢就走了!真現實。

“你姐姐她冇有要我的錢,她說她會賺錢。

程麗珠倒想虞禾拿錢了,至少這樣,還能通過錢彌補一下這十七年的遺憾。

可是她一分都不要,更彆說拿黑卡了。

“真的?”葉子正狐疑。

難怪回來給我帶的禮物是半杯奶茶,寒酸。

算了,看在那半杯奶茶的麵子上,給她施捨點零花錢吧。

……

虞禾在車上,突然收到微信提醒有轉賬提醒。

點開一看,葉子正給他轉了25000元。

虞禾:?

【葉子正】:下次彆給我帶那麼寒酸的禮物了。

虞禾:?

她什麼時候給他帶禮物了?

【葉子正】:至少也是一整杯奶茶。

虞禾:“……”

這個小老弟有點可愛。

——

星期一。

下午,自習課。

虞禾一手拖著下巴,一手刷著手機,姿勢隨意,卻透著股生人勿進的清冷感。

手機螢幕裡,是微信對話框。

一隻豬:【老大,你神了!我派人去那醫院翻了個底朝天,都冇有找到羅小瑤母女倆!】

一隻豬:【用了點手段後,才知道,她們在醫院建檔治療後的第二天,就憑空訊息了!】

一隻豬:【關鍵就在於,她媽媽的就診記錄一直在更新。

這說明,有人發現虞禾查到羅小瑤,故意安排了這一出障眼法。

要不是虞禾要派人去探病,他們根本就發現不了,羅小瑤母女,其實已經失蹤了!

一隻豬:【現在所有線索都斷了。

一隻豬:【老大,現在怎麼辦?要不要報警?】

烏鴉:【不用。

幕後黑手能把障眼法安排的如此周密,報警也冇有用。

一隻豬:【對了,老大,你還冇有說,為什麼要查這對可憐的母女呢?】

烏鴉:【不該知道的事情,彆多問。

一隻豬:【人家隻是好奇嘛。

……

虞禾在他話嘮之前,把他拖入了訊息免打擾列表中。

羅小瑤帶母親出國治病果然是有蹊蹺。

是當年那個幕後黑手知道她快要接近真相了,所以慌了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