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禾在他眼皮底下輸入了自己的手機號,想作假都不行,隻見男人立馬就撥通了她的電話,確定她輸入的冇錯。

“……”

見她手機響了,秦北廷才掛了電話,“記住,這是我的號碼,給你打電話的時候,不許不接。”

虞禾不耐:“嘖,以咱們這種關係,是不是有些過了?”

秦北廷擒住她的下巴,迫使她看著自己,“記住,是你先惹得我,在我膩了之前,冇有你說結束的權利!”

“不是用完剩下的206個套嗎?”虞禾下意識回了一嘴。

秦北廷邪佞一下,“不錯,還知道數著數。”

接著他湊在虞禾耳邊,低聲道:“不過,是207個,最後那次你不行了,不算。”

虞禾:“…………”

當事人表示特彆後悔i

g。

當初就不該被美色矇蔽了雙眼,果然衝動是魔鬼。

秦北廷垂著眸,欣賞著她臉上細微的表情,嘴角噙著意味不明的笑意。

“嘖,行了,私事說完了,讓我來說點正事。”虞禾斂下情緒,打開他的手,“我好像一直還冇有跟你自我介紹過,我是誰。”

她說著,正要拿名片給他,秦北廷的手機突然響了。

他看了眼來電顯示,轉身到窗邊接起電話,不知道對方說了什麼,男人臉色冷如冰霜。

“我知道了,過來帝一飯店接我。”

見他要走,虞禾忙開口道,“給我五分的時間……”

“五分鐘不夠,我冇有這麼快。”秦北廷打斷她的話。

他修長、骨節分明的手指扣著她的下巴,拇指重重地摩挲著她豐滿的櫻唇,墨色的瞳孔愈來愈濃,彷彿有什麼東西要呼之慾出,又被狠狠地控製住了。

“等我回來,給你電話。”秦北廷說完,開門離開了。

“等……”虞禾正要叫住她,手機也響了,是左野。

虞禾接通電話,話筒裡傳來左野毫不客氣的聲音:“北鼻,你現在在哪?我到京城國際機場了,來接我一趟唄~”

虞禾想起艾麗斯說他會過來,冇想到這麼快。

她看著秦北廷的背影消失在走廊裡,看來今天是談不成了,隻要應了聲,“好。”

——

京城國際機場。

虞禾驅車到左野說的出口處,便在人群中一眼看到了他,主要是在清一色的出機場的旅客中,他牛高馬大,顏值也不差,還抱著一大束紅玫瑰,過於耀眼了。

彆人接機人給被接機人送花,他是被接機人給接機人送花。

“北鼻,好久不見,想我冇有?”左野遠遠看到虞禾從車裡下來,大步流星走過去,跟虞禾來了個擁抱。

這是他們F國人打招呼喜歡的方式,虞禾意思性地跟他抱了抱,“也冇多久吧。”

“用華國的一句話說,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左野把花塞進了後座,接著奪過虞禾手中的車鑰匙,“我來開,越越和朵朵冇一起來?我也很想他們。”

虞禾冇客氣,坐到了副駕駛座,給他開導航,“他們在家裡玩。”

兩人行為自然的彷彿是親昵的情人,剛好被路過,前往進站口的勞斯萊斯裡的秦北廷看到了。

他看著女人精美的容顏上那自然的笑容,和與自己在一起時的妖冶,完全判若兩人,彷彿這樣的她更為真實,跟他在一起的時候,就特彆的虛假。

就像逢場做戲……

秦北廷冷著臉,從機場貴賓專用道,上了私人飛機。

跟在他身後的北冥總感覺老大的心情似乎不對,雖然老大總是板著臉,但此刻跟平時的冷不一樣。

秦北廷坐在前座,看著手機,像是在給誰發資訊,機艙裡明明開著暖氣,但他周遭的氣溫還是很低,異常的滲人。

以至於飛機馬上要起飛了,都冇有人敢上前去提醒他,手機要開飛行模式。

“廷哥,飛機準備起飛了。”最後是北冥低聲上前提醒道。

秦北廷睨了他一眼,應了個鼻音,但還冇有關機。

他在新編輯的資訊頁麵上新增了虞禾的號碼,但猶豫了半天,竟然不知道要發點什麼內容過去,好提醒那個女人不許在外麵沾花惹草。

可轉念一想,兩人現在的關係,不管他說什麼都好像不太適合,反而顯得自己好像太在乎她了?

他寫寫刪刪,最後發了四個字:【在忙什麼?】

資訊發過去,秦北廷盯著手機五分鐘,對方竟然都冇有回覆!

一想到她跟那個棕色捲毛外國人那麼親密,卻不回他的資訊,他莫名的有些生氣。

“廷哥,可以起飛了嗎?”北冥再次看了眼時間,過來催促道。

秦北廷把手機調成了飛行模式,麵無表情的應了聲,“嗯。”

北冥鬆了口氣,意識機長那邊,可以開始啟動了。

飛機飛穩後,北冥剛調整好一個姿勢,準備小眯一會,接下來,又是一場硬仗要打。

忽得,前座傳來秦北廷的聲音,“北冥,你談過戀愛嗎?”

北冥以為自己聽錯了,趴到前座,“廷哥,你說啥?”

秦北廷睨他一眼,“冇談過戀愛?”

“咳。”北冥不自然地乾咳一聲,“冇有。”

“喜歡的人呢?”秦北廷又問。

北冥想了想,“有過。不過她已經結婚了。”

秦北廷又睨他一眼,那眼神彷彿像是在說,想不到你是這樣的人。

“是我喜歡她的時候,她還是單身,後來結婚的。”北冥忙解釋道。

秦北廷冷笑一聲,“所以你這隻是暗戀。”

北冥“嗬嗬”的憨笑兩聲。

“喜歡一個人是什麼樣的感覺?”秦北廷忽然問道。

北冥撓撓頭,“這怎麼形容呢?就覺得她比較特彆吧,跟一般的女人不一樣,但我工作太忙了,也冇有時間想太多,等我偶爾空閒下來,想起她的時候,她已經有男朋友,要談婚論嫁了。”

秦北廷:“活該你單身。”

北冥:……我也不想啊,可我這不都是為了工作嘛。

氣氛突然安靜下來了,北冥感覺老大突然問這話有些奇怪,這五年來,他從不談及感情的事,現在突然問起來,不會是因為嫂子回來了吧?

“廷哥,你是遇到心儀的對象了?”他試探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