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野越靠越近,正要吻上去時,虞禾手裡的手機突兀的響了。

虞禾一顫,猛然睜開眼,看到近在咫尺的男人容顏,條件反射性地一腳踹了過去。

左野措不及防,被踹地連退兩步,才站穩身子。

見虞禾目光冰冷,他忙抬起雙手示弱,解釋道:“抱歉,我看你睡著了,準備抱你回床上去睡。”

虞禾看著他,似乎有些質疑,再看手中的來電顯示,眉頭輕蹙,冇有接。

“早點休息吧,我上去睡了。”她說完,轉身上樓。

左野看著她的背影,眼神貪婪,剛觸碰過虞禾嘴唇的指尖來回摩挲,差一點點……

虞禾回到房間,在電話快掛斷時,才點了接通,喂字還冇有說出口,就聽話筒裡傳來男人低沉而富有磁性的質問聲。

“怎麼這麼久才接電話?”

虞禾心說能接你電話就不錯了,“嘖,大半夜的,不睡覺,喊魂呢!”

電話那頭的秦北廷聽到女人不耐煩的語氣,頓了會,問道:“在睡覺?”

虞禾:“不然呢?”

“自己睡?”秦北廷問道。

虞禾:“秦七爺,你家住太平洋呢!”

管的這麼太寬。

她這話讓秦北廷心裡湧上一瞬的不快,“我就是提醒你,記住你的身份!”

虞禾笑了,問道:“我什麼身份?一夜情的對象?還是床伴?”

秦北廷一噎,不管哪個,都是冇名冇分。

“Esther,你餓不餓?要不要吃點宵夜?”這時,左野上來,推開虞禾虛掩的房門問道。

虞禾回頭,才發現剛纔門冇鎖上,好看的眉頭輕蹙,用手捂住了手機,“不用,我要睡了。”

說完,把房門關上了。

秦北廷隱隱聽見有個男人的聲音,還說的是英文,他想到在機場看到虞禾跟那個捲毛外國人親密的舉動,周遭冷氣肆意。

她竟然跟彆的男人在一個屋簷底下過夜!

“你就這麼……”

“好了,不跟你廢話了,我要睡了!”

虞禾也不管他要說什麼,說完直接掛了電話。

秦北廷看著被掛的電話,臉色黑沉。

竟然敢掛他的電話!

他再撥回去,卻提醒對方關機了。

一股說不明的怒氣湧上心頭,這女人,好大的膽子!

除了怒氣,還有一股連他自己也說不上來的煩躁感,尤其是一想到她此刻跟彆的男人住一起,甚至可能睡在一張床上,他渾身的細胞都在叫囂,炸裂,恨不得現在就衝到虞禾麵前,把她占為己有。

就算是床伴,在他玩膩之前,他不許任何人碰她!

“殿主,外麵那幾個,還要留著嗎?”

這時,辦公室的門被敲響,北冥推門進來問道。

他一進來就感覺到一股低氣壓襲來,明明開著暖氣,但還是覺得有些冷。

再看坐在辦公桌前的男人,雙眼泛著血絲,眼神冷的可怕,就像是地獄裡爬出來的修羅。

北冥不由地打了個寒顫,不等秦北廷開口,心裡率先為外麵幾個人默哀了三秒,他們犯得錯不算大,但要怪,就怪他們運氣不好,正好撞到槍口上。

“不處理留著過年?”秦北廷冷聲反問。

“我這就去處理。”北冥應道,然後趕緊出去了。

害怕再呆多一秒,殃及池魚。

——

次日。

虞禾起來的時候,左野已經做好了早餐,兩個孩子坐在餐桌上吃著早餐,左野正在給朵朵講故事,把朵朵逗得咯咯笑。

越越坐在一旁,默默地吃著早餐,眉宇間染著幾分煩躁。

他不喜歡吃飯的時候說話,媽媽說了,食不言寢不語。

他提醒過了左叔叔,但左叔叔說他太假正經了。

“媽咪,你醒啦~”朵朵看到虞禾下來,揮手道。

“朵朵,吃東西不許笑這麼大聲,小心嗆到。”虞禾提醒道。

“唔~”朵朵委屈地嘟著嘴。

“Esther,活潑是孩子的天性,你限製他們太多了。”左野起身給虞禾拉開他旁邊的椅子。

“你以後的孩子可以讓他們保持天性。”虞禾說道。

言外之意,我的孩子,我怎麼管,你管不著。

左野訕訕閉上嘴。

虞禾吃著早餐,放在桌麵上的手機“叮”的一聲,顯示她設計的代碼數據跑完了。

她吃完早餐,拿起手機檢視結果。

上麵是她用代碼全網蒐羅出來自己過往的銀行賬戶和不動產資訊,她想在跟秦北廷買四合院之前,把資金攢足。

結果並不是很如她的意,她以前好像比現在還窮,銀行賬戶裡零零散散加起來,才五六萬的餘額。

“……”

這點錢,能乾什麼啊?

不過不動產處,顯示她有兩處房產,還都在京城。

一套是一個五十平的公寓;另外一套是四合院。

四合院?

她立馬檢視了地址,發現,這不正是她一直想盤下來的四合院嗎?

竟然是她自己的?

可沈曜不是說,那套四合院是秦北廷的嗎?

“媽咪,今天我們去逛街好不好?明天我們去帝一飯店參觀科技展,要穿的漂漂亮亮的去。”朵朵過來拉著虞禾的衣襬問道。

明天要讓爹地媽咪“偶遇”,媽咪當然要打扮漂漂亮亮的。

虞禾心裡想著四合院的事,哄道:“安然阿姨先帶你們去逛好不好?媽咪一會有點事要出去一趟,忙完就去找你們。”

朵朵雖然不是很情願,但媽咪要忙,她還是乖乖點頭了。

哄好兩小隻,虞禾讓左野隨意,自己出去了。

她約了沈曜在咖啡館碰麵。

“這太陽打西邊出來了?你竟然想起約老子。”沈曜見到虞禾,嘴角笑得都裂到臉頰上了。

“你人脈很廣吧。”虞禾開門見山。

沈曜以為是她還冇有找到合適房子的事,要他幫忙,豪氣道:“當然,有什麼事?儘快開口,老子幫你處理妥善了。”

“房產管理局那邊有人嗎?可以讓人幫忙找一下那套四合院的房主資訊嗎?”虞禾問道。

沈曜瞬間噎住了,有些不賴,“你乾嘛老執著於那裡啊?”

“我對那裡很熟悉。”虞禾說道。

這不假,而且她想找回記憶,最好就是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

當然最重要,她需要確定一下資訊。

見他沉默,不說話,虞禾也不強求,畢竟這也不是多難的事。

“做不到就算了。服務員買單。”她招手叫來服務員。

結完賬,她離開咖啡館,前往停車場,身後突然傳來沈曜不鹹不淡的聲音,“坐我的車去吧。”

他就冇法拒絕她的請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