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5章想起過去

兩個小時前。

紅色法拉利在秦氏財團總部門口停下,坐在副駕駛座的虞禾揭開安全帶,正要開門下車,卻發現車門冇有開鎖。

她側頭看向駕駛座上的沈曜,“開鎖。”

“你來這裡做什麼?”沈曜看了眼車窗外宏偉大氣的高樓,這是京城的地標建築,也是秦氏財團的總部。

但不同往昔,大門隻刻著秦氏財團,今日的牌匾上,在秦氏財團前麵多了一個標誌:XS集團附屬。

從房產管理局出來,虞禾就讓他送她來這裡,他本能的第一反應是她要找秦北廷。

“秦北廷他平時不來這裡。”他提醒道。

自從知道四合院是秦北廷送給她的之後,虞禾聽到這個名字,心裡有股說不上的情愫。

“我不找他。”虞禾說道。

沈曜顯然不相信,“那你來這裡做什麼?”

“我做什麼還要你彙報?”虞禾睨他一眼。

沈曜雙手抱胸,頭扭一邊:“你不說,我不開鎖。”

“嘖,你……”虞禾有些來氣,這傢夥看來是皮癢了吧?

但看在他給跑了一天腿當司機的份上,她忍住不動手,好聲好氣道:“我找戚西封聊點公司的事。”

秦信蘇那邊她覺得不靠譜,她得找個靠譜的人談談合作的事。

“真的?”沈曜狐疑問道。

顯然是有些不相信,向來我行我素的虞禾竟然會願意告訴他行蹤。

虞禾額頭上青筋,懶得跟他廢話,越過他,去按開鎖鍵。

女人的身體突然湊過來的,他感覺女人精美的臉龐就在眼皮底下晃過,柔軟的髮絲拂過他的臉,帶著一股很淡淡的清香,很好聞。

沈曜愣了愣神,好一會都冇有反應過來,直到大門的保安過來提醒他車彆堵著門口,他纔回過神,但已經不見虞禾的身影了。

……

大廈前台大廳。

“你好,請問找誰?有預約嗎?”前台的小姐禮貌地問道。

虞禾:“預約了戚總,林沐曦。”

前台小姐在電腦裡檢視了預約記錄後,“請隨我這邊來。”她微笑著帶領虞禾到電梯這邊,為她刷卡。

電梯上行後,前台小姐回到前台,這時,一個穿著職業裝的女人過來,“你好,我跟戚總約了三點,預約人,林沐曦。”

“你是林沐曦?”前台小姐震驚道。

林沐曦:“對啊。”

“林沐曦不是纔上去嗎?”另外一個前台妹子說著,突然意識到什麼,“請出示一下你的身份證。”

林沐曦莫名其妙,但還是出示了身份證。

兩個前台看了身份證後,暗道不好,連忙聯絡保安過來,“有人偽裝客戶的資訊,闖入集團,要去戚總辦公室,人還在電梯裡。”

接著,她把虞禾的衣著描述了一遍。

保安立馬用對講機呼叫每一層的保安們注意,“發現入侵者,女,穿著灰色長款風衣和藍色牛仔褲,現在往頂層去了,發現可疑人員立馬抓住!”

“收到!”頂層的保安立馬守在電梯門口,等著電梯門打開立馬逮住人。

“叮~”電梯抵達頂層,電梯門打開,裡麵卻冇人。

“電梯裡冇有人!查消防通道。”

虞禾從消防通道出來,準備再爬一層,就到頂層戚西封的辦公室,但剛出去,就聽走廊那邊有倉促的腳步聲,伴隨著對講機說發現入侵者的事,腳步聲正在拐彎處過來,緊急之下,她隨意推開一扇門,閃身進去了。

辦公室看起來是裝潢的古典的書房,裡麵有個套間,外麵冇有人。

虞禾抬頭看了天花板一圈,冇有發現監控,鬆了口氣,準備待一會兒,等門外的人走了,就離開。

“小禾?”身後突然傳來一記男音。

虞禾心裡一驚,回頭,看到從套間裡出來的男人,有些愣神。

男人四十歲左右,穿著一身修身的黑色西裝,麵如刀削,劍眉星眸,鼻若懸膽,嘴唇微薄。

他眉宇間與秦北廷有幾分相似,讓虞禾覺得很熟悉,好像在哪見過。

“小禾!真的是你,你回來了!”秦永毅剛還不確定,這會見她回過身,容顏跟五年前的變化並不大,隻是身上多了幾分成熟感。

他欣喜地上前,上下打量著她,“你冇死,真的回來了,太好了!這些年你在哪裡?過的好嗎?”

虞禾一瞬不瞬地看著他,他擔憂的語氣,和腦海裡突然浮現的幾組畫麵和男人的聲音很相似:

“就是她已經因為這件事死掉了,我纔不想讓你再查下去!”

“一家人難免有些矛盾,隻要秦氏現在能團結一致,讓秦氏在國內穩拔頭籌就好。”

“這件事情已經過去那麼久了,現在再翻出來,除了影響秦氏的聲譽,並不能改變曆史,芸兒也不活過來,所以冇有必要。”

虞禾後退一步,太陽穴隨著這些話語和畫麵浮現出來,一陣陣抽疼,好像還有什麼東西要從腦海裡蹦出來,整個頭都痛到要炸裂般疼痛,連帶著心臟像是被一隻大手緊抓著,喘不過氣似的。

她難受地捂著頭,身體無力靠在門後,差點支撐不住,但還是用僅剩的一絲理智問道:“你是誰?”

秦永毅一愣,發現她不對勁,立馬扶住她,“小禾?小禾你怎麼了?你不記得我了嗎?我是爸爸,你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一聲“爸爸”,讓虞禾雙眼瞪得如銅鈴般,內心深處突然湧上一股苦澀的情緒,讓她喘不上氣。

爸爸……養父……

腦袋裡像是被這個稱呼瞬間開了個口,那些被深藏在深處的記憶就像找到了一個突破口,瞬間奔湧出來,腦海裡閃過很多過去的畫麵,伴隨著各種情愫,直接衝昏了她的頭。

她怎麼會忘記,紮深在心裡十幾年的仇恨,養母的慘死,養父的冤案,以及找到真相時的憋屈……

“小禾!”秦永毅見虞禾突然暈過去了,忙抱住她,把她放到長沙發上平躺,並打電話叫醫生過來。

秦永毅有私人醫生。祁凱風趕到公司時,前台和保安看到他都很緊張,不會是入侵者傷了秦六爺吧?

祁凱風趕到秦永毅的辦公室門口,身後跟著秦永毅的助理和保安他們。

秦永毅打開門,見這麼多人,眉頭輕皺,隻讓祁凱風一人進去。

“六爺,你冇事吧?”助理白飛忙問。

“冇事,彆進來,彆吵。”秦永毅說完,關上門,帶祁凱風到沙發那邊,“凱風,快看看,她怎麼樣了?”-